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冬季里的雪

彰显权威

冬季里的雪 马日尧 3099 2013-04-12 09:25:12

  飘雪在马路上奔跑着,什么也不要去想、不要去理会,就这样狂奔着。风从耳边划过,脑中的烦扰被风声所替代。飘雪感觉现在的心情好多了,不像在酒店时烦闷。只有疲惫、身体的疲惫才能取代她脑中的不快。

“你跑的还真快,我都追不上啦。”大强和飘雪相互搀扶着,坐到马路牙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现在好多了吧?”

看着大强上气不接下气,又觉得好笑。

“我没事了,我回家了。飘雪拍拍屁股上的土,起身就走。

“回家有事么?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怎么可能叫飘雪轻易地离开自己,她此时正处于心情低落的阶段,现在就是自己最好的时机。

飘雪点点头,她也不想回家,只是不知道该去哪好。

黑迷的酒吧里,少男少女们端着酒杯,随着音乐的节拍身体有节奏的来回摇摆着。客人并不是很多,大多数的泡吧族,只会在晚上光顾这里。要的就是这种纸醉金迷的感觉,浑浑噩噩、一切都处于朦胧的状态。在这种环境中,你本来不忧伤,但周身所有的事物都叫你莫名的失落。

“大强,我不喜欢这里。我要回家了。”

“我也不喜欢这里,我带你去的是二楼,走吧。”大强以为被酒精灌醉的飘雪,就会投靠在怀中,得到自己的安慰。可飘雪却说她要回家,看来得改变计划了。

“这里不错吧,这家的咖啡很好喝呢。”

飘雪挑了一张靠窗户的位置坐下,西下的阳光暖暖的照射在飘雪的身上,也照射着桌面,常时间的晒射连桌面摸起来也是温暖的。这种感觉真好,不需要去想什么,就这样无忧无虑的,让阳光舒服的晒着。所有的烦扰都不再脑海中出现,就连楼下隐约传来的音乐声此时听起来也是美妙的,眼前的人儿们也都是可爱的。太阳光的力量真伟大,离现在六千多年的古埃及文明不是也信奉太阳神---拉?人死后,灵魂就会乘上太阳神拉的神州,飞到光明灿烂的天国。多美的故事啊,赋予了人么对太阳的崇拜。

“想什么呢,”

“不知道人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大强拍打着飘雪,感觉她有点入魔。

“啊,”盯着太阳看了好一会的飘雪,猛一扭转身。只觉得头晕目眩。

“没事吧,要不回去休息吧。”

“没事,”

“你喝杯红酒好么。可以减轻压力的。”大强趴在柜台上思考了好一阵,最后选择了红酒。还是不要趁人之危的好。

“你觉得,漂雄怎么样。”

“他对我没得说,够仗义。”

“他的未婚妻呢。”

“郎才女貌,很合拍啊。”

“是么,”是自己的出现搅起了这场浪波,原本的大家都过着平静的生活。

“不过我觉得你不要放弃,”

“什么?”

“你应该继续啊,你在酒店方面的作为是有目共睹的,”

飘雪惊愕的看着大强,她还以为是??????

“你看雅娟的那副嘴脸,在这方面她不如你的。把失去的那份尊严夺回来,我支持你的。”大强铿锵有力的说着每一个字,可这每一个字都没有听到飘雪的心里。

“我不想再争下去了,随她吧。”

看着飘雪的萎靡不振、与世无争,大强的心里有着隐隐的不忍。他不愿看见飘雪伤心、不愿她难过,就像见她第一面的时候。自信、高傲那样的她就好,可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模样,她的心被漂雄占满了。

“不要难过,我不希望看见现在的你。”

‘不要哭,我喜欢看到坚强的你。’飘雪的嘴角扬起幸福的笑,那是漂雄住院的时候。他对自己说过的话语,里面包含着关心、鼓励、赞美,是啊,我这是在为谁再活。就算我不能牵着漂雄的手,但是他在我的心里。

“你说的没错,我会再她的面前展示我的能力的。”

大强很高兴,飘雪能够战胜自己的心魔。他注意到了,飘雪嘴角间的幸福,是漂雄,漂雄在她的心中已经扎了根,无论我说什么,她是不会把他忘了的。

“飘雪,以后工作别那么卖命。你昨天下午的事情,漂雄都跟我说了。以后再发生这种事,写张报告,让你多休几天。”早上,飘雪不知道该该如何解释昨天的上班脱岗情况,白经理一顿没头没脑的关心,飘雪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现在还难受吗?虽然那是小手术也要注意保养啊。不舒服的话就来找我,啊,别硬撑。”

“好的,多谢你的关怀。我没事的。”

漂雄又对老白说了什么,叫他不但没扣我的工资,反而还叫我回家休息。飘雪反复琢磨着,瞅瞅漂雄。他正认真的擦拭着旋转门。还是别去了,我怕自己经受不住他的诱惑,又会缠在他的身边。

“飘雪,”漂雄看着身后犹豫不决的飘雪。

“是不是为昨天的事,放心我都替你摆平了。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飘雪矗立在原地,不知是前是退。

“你都跟老白说什么了?”飘雪不想听漂雄表白心迹,如果再说下去,她怕自己会紧紧地抓住他。

“这个么,我用了点小伎俩。”看着飘雪冷冰冰的表情,漂雄回到正题。

“我说你昨天下午阑尾炎忽然发作,你去医院啦。”

“怎么可能,有人信么?”

“他们都信,他们亲眼看见你奔出大堂的。”

“你知道么,去医院是需要病例的,我没有。”飘雪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病例单。这一关可怎么过。

“你不要担心,我会替你摆平的。”

“记住,我的事以后不需要你管。”

快点结束吧。乱七八糟的关系、乱七八糟的事情,飘雪真的有种脱衣走人的冲头,离开这、抛开这一切,可不行。生活原本就不会随着自己的心意去运转,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抬着头继续活着。

“所有主管级请到会议室开会,听到后互相转告。”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叫飘雪头痛,她愤怒的一把扥下挂在耳朵上的耳机。

“飘雪,走吧去开会。”白经理招呼着飘雪。

“好的,马上来。”飘雪抓起会议记录本,追上白经理,一起向会议室走去。

“听说是新上任的李总召集我们开的会。”

“新官上任三把火啊,有罪受咯。”

听着大家的讨论,飘雪的心里有着不安,不会又是冲我来的吧。

“各位很准时么。”李雅娟坐在交椅上,淡然的看着脸上显得有些不安的员工们。尤其是飘雪,她的眼光停留在那,足足有三分钟。现在的这些人在她的眼里都是些饭桶,什么样的高级管理层她没有见过,和他们坐在一起简直有失身份。

“郭经理,开始点名好么?”

“什么,”

“我说把现在参加开会的人员名单念一遍,不需要我说第二遍吧。”

“不需要。”

这种感觉真好,看着她对自己俯首称臣,真是爽快。古时候的君王,为了王位,你杀我抢。使尽了各种招数,得到了江山、美人、金银,而且叫自己的仇人跪倒在自己的脚下,这是何等的痛快。看着飘雪那害怕的嘴脸,哪怕只是现在的一瞬间,自己的心里也是畅快的。

“李总,后勤部的米经理还未到。”

“对不起、对不起,新来了一批工服,我忙着接收。”米经理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就在他要来开会的时候,送工服的制衣厂的工人让他签一下接收单。本以为只是顺手一签,谁知道开会的竟是李总。

“on、on、onneattidyorderly,Doyouunderstand?不要跟我说什么客观的理由,我不想听。郭经理扣除米经理三十分好么?”李雅娟轻飘飘的说,不像是在惩罚他,倒像在和一个老朋友叙着旧。

“米经理,快回到你的座位。我们要开始开会了。”

新来的员工初到酒店,都会有一百分的底分数。在酒店的各项制度都与这一百分挂钩,出现失误就会扣除十分。如果你在一个月,一分也没有扣除,那你的工资里就会多一笔款项。这一百元是对大家的鼓励,很少会出现扣除分数的情况。一次性被扣除三十分这在酒店创业五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

“各位,五月份就要到了,夏天也要来到了。大家可以广结思路,将各自五月份的活动计划案,在明天都给我承上来。有问题么?”

“没有。”

“那就好,散会。”

会议的时间还不到十分钟,可已经张显出李雅娟的威严。那是叫人不寒而栗的感觉,你能够感觉出自己的每一根汗毛都害怕的炸炸着。

“郭经理,”

飘雪怯生生的走到雅娟身边。

“刚才你做的很好。”

飘雪只感觉到后背一阵阵的冷风袭来,直穿到头皮。好啊,你监视我。在这次的活动方案中,我要叫你好看。

两个身份、地位、目的完全不一样的女人无神无息的进行着一场大战。她们彼此都拥有着不服输的精神、坚毅的性格。竞争永远是残酷的,失败的一方终究是要退出的。悄悄地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独自伤心的落泪。当她们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愚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