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冬季里的雪

选择离开(二)

冬季里的雪 马日尧 3263 2013-04-12 09:25:12

  “飘雪,快出来啊。有客人。”

“是你,你来我家做什么?”

漂雄有些不自然,几日不见飘雪的生活中早已没了他的身影。

“欧董事长,请你去一趟。”

“请我,我可没空。”飘雪不再理会漂雄,回房间去了。

“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啦?”

“伯母,没什么啦?”

“走吧,有什么出去聊。”

看着飘雪不爱搭理的表情,郭母有些担心发生了什么事,飘雪会这般对漂雄。

“你现在怎么变成这般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是啊,我就是要以现在的嘴脸来对你。我的心再也不想受到一点点伤痛。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是你还没看清楚。”

“飘雪,你知道我、我是多么的喜欢你。不要这样对我?”

漂雄真的可怜,在不顺心意的生活中。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排忧解难的港湾,可马上静土也要离他而去了。

对不起,漂雄。我真的不舍你从我的身边离去,可是你我都不能放任自己。

“你是男人吗?爽快点好么?”

“飘雪,”漂雄靠近飘雪想再次抱抱她。

“喂,你过分啦。”飘雪一把将他推开。

“对不起。”漂雄闭着眼睛,他真的有点伤心。她的飘雪再也不想理睬他了。

“去见见福瑞的董事长吧,他??????”

“漂雄、漂雄你听我说好么?”飘雪心意已决她是不会再回福瑞的,那个伤害她的地方。

“我是不会再回去啦?”

“李雅娟做的这一切,都是一意孤行。这和董事长一点关系也没有。”

“漂雄,放了我好么?你知道我每天见到你的未婚妻,我、我有多累。你知道么?”

看着飘雪受伤的眼神,漂雄好恨自己为什么连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

‘滴滴滴’一辆名牌轿车停在飘雪的身后。车窗摇下,童童有些担心的望着漂雄。

“漂雄,你冷静点。”

漂雄打开车门,将童童强按在轿车座位上。飘雪慌忙的大叫,害怕漂雄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欧漂雄,你快放手。”童童抓挠着漂雄的脸,此时的他真的快窒息啦。

童童的助理,瞅着这一切不知道该怎么办?掏出手机想要报警。

“小李,没事。等我一会儿吧?”

“你谋杀我几次啦?我如果告你,够你吃一壶的。”童童掏出小镜子,打量着自己的脖子。

“是真的么?”

“什么真的?越来越不懂你啦?”

见漂雄不理会自己,顺着他的眼神看到了飘雪。他正心疼般的看着飘雪。

“你真的爱她。我看的出来。”

“是真的么?”漂雄重复着刚才的话语。

童童犹豫着,面对自己的好朋友真的不想欺骗他,可是如果说真心话他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看着童童低头不语,漂雄知道他的想法被证实啦。

“听我说,童华伟。”漂雄又一次的提起童童的衣领死死地盯着他,想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些什么。

“好好爱她,像保护自己一样保护她。知道么,你知道么?”

童童觉得后背有些凉意,那是一种害怕的感觉。原来,爱一个人是会爱到发疯的地步。

“我答应你,我会像爱惜自己生命一样爱她。”

听到童童的回答,漂雄紧抓衣领的手渐渐放松啦。他深呼一口气,心里的担心总算是放下啦。

“漂雄,你到底想做什么?”一下车,飘雪就质问着漂雄。

漂雄什么也没说,只是将飘雪紧紧地拥进自己的怀中。

“漂雄,”这一刻飘雪有些不忍心看到为自己受伤难过的漂雄,抬起双手拍扶着他。漂雄猛然间甩开飘雪,大步的向前走去。

“漂雄,”飘雪望着漂雄的背影嘴里轻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父亲,”

“人呢?”

面对着父亲,漂雄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飘雪的去向。

“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你要把郭飘雪开除,叫她走人。”

雅娟灰溜溜的站在一边,她没想到叫郭飘雪的离去,董事长竟会迁怒与她。

“你们知道么?现在有多少酒店再打她的注意,你们???????”

“好啦,我再说什么也是无用。”欧百万坐到转椅里,多说无益,下一步该怎么办?

“李雅娟,祸是你闯出来的。把她请回来,就当此事没发生。”

“知道啦,董事长。”郭飘雪她只不过是一只野山鸡,值得你为她伤神么?

漂雄一句话也没有说,这种生活叫他厌烦。多想推开这一切逃之夭夭,可是又该找什么样的理由去放下呢。

雅娟点烟了一只烟,她是从不吸烟的。可现在她真的有些心绪不宁,烟雾顺着雅娟的鼻孔、口腔不住的往外冒着,似一只会自燃的怪兽张牙舞爪的狰狞着。雅娟扶着桌面不住的咳嗽着,也许这样才能叫她的思绪更清晰些。

“怎么,玩自虐啊?”进入雅娟办公室的这个男人顺手拿起雅娟抽剩的半根烟,烟气把他的脸遮挡的朦朦胧胧,叫雅娟看不清他到底是谁,他的心肠怎么也这么狠?

“你想放弃么?”

“他们已经分开了?”

“可他的心任然不再你这?”

“为什么,我的一边苦心他总是看不见?”

“这就对了。”这个人把抽完的烟蒂狠狠地按进烟灰缸里,烟灰瞬间化成灰沫。

“把她推入死谷,要不她还是会死灰复燃的。”说着,他扬起烟灰缸里刚刚熄灭的烟灰,又遇见空气的火苗顽强的闪现出粒粒火花。

“你的意思是叫我取而代之?”

“你想想,到时候欧百万就会对你俯首称臣。他欧漂雄也得围着你团团装。”

雅娟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这所有的错都归功于郭飘雪,如果不是她的出现。漂雄现在就会在自己的身边,再冷酷的心也会有暖化的一天。

不错,我的就是我的,是任何人都抢不走的。欧漂雄负我,我要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深渊,叫他万劫不复。雅娟手里死死地抓着漂雄的相片,眼角挂着泪珠。她不甘,为什么漂雄会迷恋她?自己到底哪一点不如她?天下真的就没有不始乱终弃的好男人么?如果你真的不爱我,为什么要玩弄我的感情?雅娟趴在漂雄的照片上放声的痛哭着。

“张总,怎么样,我说的还可以吧?”

“雅娟,你把这么优秀的人才介绍给我,不会是别有用意吧?”朝太豪门的老板张总把玩着手脖上的和田白玉串珠漫不经心的说。

朝太豪门于福瑞大酒店处于同一地界,虽算不上星级酒店。可他们总是偷袭福瑞的经营理念,算是福瑞最强的竞争对手。朝太以住宿、饮食、桑拿为主,以经营海鲜为主打,近几年效仿福瑞也推出口味多样、营养健康的豆腐食品,再加上花哨年轻的漂亮销售员,差不多把福瑞大多数客户都已抢走。这次的明星效应,让朝太也获利不少。他们正在找寻着像飘雪一样头脑灵活、变化多端的营销人才。

对于李雅娟的提议张总决对是非常感兴趣,可是他又怕福瑞在他身边安插个眼线。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说起来很惭愧,郭经理本是对福瑞有功的大功臣。可是我们福瑞有规定,大学文凭一下的都不能做经理。所以,很可惜,我觉得应该弥补她。还请张总帮帮忙。”

听李雅娟说完这些,朝太的张文亮有点生气,为酒店付出心血的实力干将,尽然把她开除啦?看着李雅娟严肃的表情又不像是在开玩笑。

“李总好眼力,我们朝太决对是百分之百可以托付的对象。把她交给我你放心吧?”

“有张总的承诺,我真的可以放心啦?多谢张总伸出援手,往后的生意还请张总多多关照。”飘雪肯定不会想到李雅娟,就这样把她给卖啦。只是为了换取她自己的私利。

“飘雪,要不跟我干吧?”

“跟你混啊?我伯你罩不住我。”

“相信我好么?”

“刚才,漂雄对你说什么?”

童童知道虽然飘雪嘴上说要离开他,可心里终究还是舍不得的。

“说实话?”

“当然。”

“他、他叫我好好照顾你。”童童觉得还是不把原话出来的好,他怕飘雪会马上离开他。

飘雪揉搓着手指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的心里还是有我的,可我不能再去打扰他的生活。我们之间的爱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漂雄,还是可以值得依靠的。”如果你的心里忘不了他,你就去找他吧。童童知道强扭得瓜不甜,看着她幸福就够了。

“什么意思?”

“其实我们从小就认识,我们是好哥们。”

看着飘雪有些吃惊的眼神,童童决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他不想看见漂雄或者是飘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朋友,分道扬镳。

“他比我大,我还得叫他一声哥呢?”

“不会吧?”

“真的,他对我很照顾。每次有求必应的。记得那时我们刚满十八岁,一起去夜店把妹。你绝对想不到,那是一家黑店。我们更本就没碰那里的任何一个小姐,我清楚的记得那时一个五大三粗的野蛮男人。他拿着把刀在我的脸前乱晃,说着一口我听不懂的南方话,你知道我当时多害怕,我怕的都尿裤子了。”说道此处,童童有点难为情。

“接下来怎么样啦?”

“后来,他要我们在那里做事。你知道做什么吗?陪客啊?”

“漂雄,说漂雄。”

“你知道我们怎么可以做那种事,我们的家长可都是有头有脸的。还是漂雄勇敢,你知道他是怎么处理的么?”

‘叮铃铃、叮铃铃’

“你手机响啦?”

飘雪翻找着口袋,她真的想知道漂雄做了什么?

“??????”

“什么?”飘雪想不到雅娟会在自己落魄的时候帮助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