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冬季里的雪

明星驾到

冬季里的雪 马日尧 3404 2013-04-12 09:25:12

  五月一号的早上,福瑞大酒店的门口,异常的热闹。童童粉丝团们围聚在过道两旁把通往酒店的过道围得水泄不通。来自各国的旅游团,被一拨一拨的送往别家酒店。娱乐报纸的头版头条都在报导昨天飘雪的飒爽英姿,童童的行踪。博客一族们欣赏着飘雪的精彩演讲,好多大众都给飘雪一个大大的‘赞’,一晚上飘雪的粉丝就多达五百多人。来自各家的娱乐记者也都聚集在福瑞酒店门口,等着抓拍到第一娱乐新闻,如果有可能他们也都想采访一下这位大土豆。

喷泉无心顾及吵嚷的人群,自顾自的忙着喷洒着花哨的水姿。虽然没有几人留心它的千变万化,但它还是恪尽职守的做着它的本职工作,未有一丝怠慢。阳光照射在喷泉上,七色的彩虹围绕着喷泉旋转。花丛中的水龙头忙着浇灌花朵所需要的给养,夹杂着尘土味的花香扑入每个人的鼻孔。一排排的氢气球漂浮在酒店上空,大摇大摆的张显着他们独有的空中魅力。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充满着喜气,福瑞的员工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情。

“童童来了。”不知是谁的一声高喊,引得人群一阵阵骚动。

一辆加长版的白色林肯驶入大家的视线中,高举着海报、高举着摄影机、高举着相机的人群蜂拥着包围了还在行驶中的加长林肯。童童摇下车窗很绅士的与大家招着手。

“啊、啊、啊??????。”粉丝们激动地叫喊着,他们都喜爱着帅气、多才的童童。

在林肯停稳的瞬间童童的助理为童童拉开了车门。童童优雅的跨出车门,有几分走红地毯的感觉。采访的、拍照的、签名的拥挤在童童的身旁,童童的经理人Hutert站到童童的身前,把这些人一一挡回。几名保镖开道拥护着童童进入酒店。

飘雪躲在一旁,只要静静的看着她所喜欢的就够了,她不是一个善于争夺的人。为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就已经很满足了。

大堂里,黑制服的领导层整齐的站着,列队欢迎大明星的带来。

“请问,哪位是郭飘雪呢?”一直支持自己的铁杆粉丝,还没见过她的真面目呢?童童环顾着四周,他想看看大土豆是怎样的一个人。

不一会儿,飘雪被大家七手八脚的架了过来。

“你就是郭飘雪?”

“是啊。”飘雪面对着自己的偶像显得有点害羞。

果然有几分姿色,怪不得欧家两兄弟围着她团团转呢?看着脸蛋红扑扑的飘雪,童童的心里有些触动,真是可爱。

“多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童童亲自应允要帮助自己,飘雪第一时间就想到承诺童童帮的见面会。

“在你不忙的情况下,为童童帮举办一个part怎么样?”童童的眉毛瞬间酬据在一起,飘雪马上说。

“为你好啊。在媒体面前展示你爱戴粉丝们的形象,会增大你的公众名气的。”

童童不解的是他没想到,飘雪的要求会是为了自己的童童帮。一个遇见自己偶像的女孩,提出的要求不是为了自己,时刻考虑着偶像的利益。多么美丽的胸怀啊。童童盯着飘雪一时间有些走神。

“两位,拍个照好么?”咔咔咔咔,相机的镜头不停的闪烁着。

福瑞大酒店的套房里,童童对着手机笑个不停。

“太可爱了,真是个机灵的丫头。”童童指着手机画面上的飘雪,对着身旁的漂雄嬉笑着。

“你别不说话,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出卖了你。还不快招?”看着漂雄的无动于衷,童童使出了激将法。

“童二,别乱说好么?”

“不许叫我的小名。”

“好,那你给我闭嘴。”

童童张着大口,无言以对。

“爱上她就直说么?”

“童华伟,管好你的嘴。要不然我会在媒体面前爆料啊。”漂雄话语里有着强烈的不满。

“你不承认,我可要追了。”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我觉得她很可爱,也很有意思。她是你老婆、女朋友、情人,什么也不是,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行?”

“她、她、她是我们公司的员工。”

“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童童步步紧逼,他就是要看看漂雄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我承认还不行么?我警告你别动她啊。”漂雄呲着牙、咧着嘴一副狼遇见虎的表情。

“逗你的,老兄,不过你答应我的事你可别忘啦。”真的以为他是来捧场的么?要不是自己的好兄弟欧漂雄一再请求,自己才不会抛头露面的进出这家酒店呢?

“不过你们兄弟还真像诶?”

“什么像?”

童童捂住自己的嘴,差一点就说漏了。

“我是说Hutert,是不是Hutert?”经理人Hutert的及时出现,解救了他。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漂雄没好气的走到阳台上,继续看着飘雪的滑稽出丑。

就在漂雄恳求童童一定要帮忙刚刚离开的时候,大强来到了童童的家恳求的也是这件事,还要他保证一定不能说。童童心想自己的影集里缺少几个帅气的男model,大强和漂雄在合适不过啦。

童童的顺利入住叫这几日奔忙操累得飘雪终于可以停下来,喘口气了。辛苦没有白费,为酒店提高了营业额,也把自己的钱包装满。飘雪觉的得到了回报,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酒店的员工们处于紧张又兴奋的状态,不知道在酒店的哪个拐角,你就会撞见大明星呢。小姑娘们争先恐后的抢着到客房部帮忙。

只有一个人显得有些急躁,雅娟在她的办公室里听着飘雪的成就。原本是叫她出丑,在大家的面前下不来台,可是自己却在无形之间帮了她一把。她现在恨自己当时的莽撞,她紧紧的抓握着拳头。有的只是空气,可雅娟的感觉就像是抓住了飘雪,正把她死死地掐住,叫她再无翻身之地。

马彪看着填写的满满的客房入住登记表,想着董事长看后的表情,心里就乐开了花。这成绩都都归功于飘雪,马彪抓挠着头皮,该给这孩子什么样的奖励好呢?

童童窝在他的空间里,反复的想着飘雪的所作所为。

“Huter,叫郭飘雪上来。”

Huter准备着明天童童的宣传活动,听童童这么一说,马上提出反对意见。

“你见她做什么?不是要举办part么,到时候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可我现在就想见她,是亲眼见到的那种。”

“不行,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么,你现在的表现证明你的荷尔蒙在膨胀,控制一下好么?”Huter说的头头是道,他可是拥有着聪明的脑袋。

童童抓起自己的外套,大步的冲出门外。他才不要理会经理人的唠叨呢。

“喂,这、这呢。”飘雪忙着自己的工作,忽然看见一个带墨镜、神色诡异的家伙,朝她招着手。

飘雪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还未等她看清是谁,那人抓着她就跑。

“放手,你想干什么?”

“杀了你。”童童很恐怖的说。

“哈哈,是我啦。”童童猛地摘下了墨镜,看着害怕的飘雪,哈哈的笑着。

“你怎么跑来这里。”

“找你聊天啊,不欢迎啊。”

“我看不必啦,我可不想被乱棍打死。”

两个可踹心事的人,坐在花丛里,闲散的度过小长假的第一个下午。各色的花朵在花枝上妩媚的摇曳着,随着风的轻轻地吹过,柔弱的抖动着它们娇小的身躯。像一群翩翩起舞的少年女郎,奉献着它们玲珑的舞姿。蝴蝶、蜜蜂也随着它们的忽上忽下,有节拍的拍闪着翅膀挪动着身姿。整个花丛上演着一场轻纱曼妙的集体舞。

“觉得童童帮壮大么?”飘雪顺手捕捉着眼前飞过的蝴蝶,紧盯着它们的动向。

“你真可爱。”

“是吧,我也这么认为。”

“哈,你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支持我。”

飘雪停止了嬉闹,想起了自己不开心的回忆。

“你有一部电影叫做《爸爸,再抱我一次》,里面讲述了一个小女孩和她的爸爸相依为命,可她的爸爸却离她而去了,死了。她的爸爸放心不下独自在世上活着的小女孩,经常在她的睡梦里出现。并教会她很多道理,最后她长大了,她要结婚了。在婚礼上,她的爸爸又一次的拥抱了她,然后呢,她的爸爸就回天堂去啦。”

童童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演的不就是那个女孩的爸爸么?”

刚刚走出学院的他,出演的第一部电影就是一个鬼,为此他晚上没少做过噩梦。

“所以说,你在心里一直把我当你爸爸。”

“哈,不是。是我一直活在你的电影中,”

“一样啦。”童童很伤心,原来是这样的。不是自己的长相、才气吸引着她。眼前的她带着伤感,令人有种想保护她的感觉。

“这就是我一直支持你的原因,明白啦。是不是不是你想听的原因啊。”

“不,你的生活是不幸的。幸运的是有我相陪。”

“你,”飘雪摇摇头,只不过是戏里的那个信念在一直支持她。

漂雄晒着暖暖的太阳在花园里散着步,伤口在逐渐愈合着。好几日的静心安养,憋屈的他腿痒难耐。飘雪,坐在花丛的长椅上,旁边还坐着童童。

“你们在做什么?”漂雄质问着童童,那个刚才还和他说着玩笑话的他,真的采取行动了?

“漂雄,”飘雪高兴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看见了漂雄活生生的站在了她的面前,一切无恙,真好。

“你走开,你说。”漂雄抓住童童的领子恶狠狠的问着。

“这是童童,明星。你不要这样。”

“我问你们在做什么?”一旦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们就会认为他是对手,他们的自尊心不容许这些事情发生。

“我们、我们、我们在导论剧本。就是《爸爸,再抱我一次》的姊妹篇《爸爸,再爱我一次》。啊?是吧、是吧郭经理。”童童冲着飘雪使劲的眨眼睛,如果漂雄再不松手,他的小命可要归西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