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冬季里的雪

选择离开

冬季里的雪 马日尧 3183 2013-04-12 09:25:12

  漂雄依然在摇曳的霓虹灯下独自买醉,不要去管什么未来的公司继承人、亿万老板的大公子、还有那身不由己的婚事。漂雄越想越觉得烦躁,喝酒已经压抑不住他内心的郁闷。他的心中正有一团火焰随时想要喷发,这些日子的生活叫他痛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总是有着烦厌,看什么事情都觉得不顺眼。飘雪,自从开始留意她的时候,爱情已经在我的心里悄悄地舒展。漂雄玩弄着手里的酒杯,飘雪的容颜变化成万张画面,在玻璃杯上随着灯光的打闪浮现。

“飘雪,”漂雄喃喃的念着。

“嗨,你一个人么?”

“飘雪,”

“我是诗诗?不如我陪你啊?”不知道是和漂雄一样因为心情烦闷而光顾酒吧,还是她另有目的。

一个穿着打扮过于妖艳的女子,在漂雄的身边搔首弄姿,话语中充满了诱惑。她撩起长发妩媚的向后扬起,一股令人陶醉的香气,从她的秀发上散出。她嘟起鲜艳的嘴唇,眯起眼睛准备给漂雄来一个热辣的香吻。漂雄只觉得胃里一阵阵的翻腾,眼前这个女人的浓妆,还有她身上的那股香气,令他觉得恶心。

看着漂雄扭转脸去,对她的举动未有任何反应。她朝黑暗处望望,那个人还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热烈欢快的音乐,在酒吧响起。对酒饮乐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摇摆着身体,张牙舞爪的跳动着,也许只有疯狂才能消除他们内心的寂寞。引诱漂雄的女人也随着音乐在漂雄的面前跳起了艳舞。狂舞的人们都靠拢在她的周围,拍手叫好着与她一起舞动。这个女人看着围聚在身旁的人们跳的更起劲了。漂雄现在有点难受,酒精的麻痹叫他的头剧烈的疼痛,现在的他只想好好地睡一觉,无心欣赏这些。

“啊,”漂雄有点控制不住想要吐啦,扶着酒桌踉跄的像洗手间奔去。

“我、任务没完成。”

“他是一个意志力很强的人,这不怨你。”

“那钱,”艳舞女郎追问着,不会一毛钱也没有吧。

酒吧的灯光依旧在迷绕着,一道光线不经意的打照在女郎的身上,同时也照在斜坐在椅子里的这个男人。亮光出卖了他隐藏在黑暗中的面容。大强,就是大强,他叼着香烟,云里雾里般的烟气正围绕着他。

“钱,你还好意思要钱?”

“我、我虽然没成功,可是我复出啦。多少给我点吧。”她又使出了她的看家本领,娇柔的靠在大强的身边。

“滚,”大强没好气的骂着不知自爱的女人。

“拿去吧,马上给我滚。”

女郎抓起甩在桌上的钱,扭着她的蛮腰,臭骂着不给她好脸色看的这个臭男人。

大强端起酒瓶‘咕咚’‘咕咚’的往嘴里灌着,酒顺着嘴流的脖子、衣领、前胸上都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伤心,我想要什么怎么就得不到。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大强狠狠地把酒瓶甩在酒桌上,玻璃碎片和酒混合在一起喷溅到空中,层层的酒水在飞舞。

漂雄倾吐了胃里的难溶物,嘴里酸酸的,非常不舒服。他掏出手机,胡乱的按着手机键。现在他已经神智不清,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清早,漂雄捂着重重的头,昏昏沉沉的。巡视这四周,不知道身在何处。

“早啊,快起来吧。”

飘雪,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飘雪的家。

“这是我妈。”飘雪边介绍她的母亲,边把一杯醒酒茶端到漂雄的跟前。

“喝了吧,对你有好处。”

“啊,伯母好。我叫欧漂雄,昨晚多有打扰。”

“不用客气,快吃吧。”

漂雄坐在餐桌旁,心不在焉的吃着早餐。眼睛不注往飘雪的方向打量,生活中的她穿着宽松过膝的休闲服,更张显出身材的曲线。长长地秀发松散的卡在脑后,更增加了她的俏皮可爱。

漂雄手里夹着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飘雪。

飘雪的母亲,将一切看在心里。知道女儿有了交往对象,很高兴。

“来,多吃点。”

饭后,飘雪忙着上班前的准备。

“头还觉得疼么?”

“好多啦。”

郭母看看漂雄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正在晾衣台收拾衣物的飘雪。

“喜欢她么?”

“??????”漂雄尴尬的笑笑,没有表态。

“如果你真喜欢她,就要珍爱她。她得到的比失去的少很多。”

“我昨天没出丑吧。”在大街上,漂雄轻声问着。

“你真的不记得昨晚你说了什么吗?”

漂雄摇摇头,对于昨晚他真的全忘了。

“算了,反正我们是不可能的。”

“不要这样,飘雪。你看着我的眼睛,听见你的心在说什么了么?”

漂雄面对着飘雪叫他看着自己,不希望她逃避。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放弃你自己的信念,那是很重要的。”

“够了,不要在强求了。这样下去我们之间是没有好结果的,好么?放手吧。”

“飘雪,不要这样对我。你知道??????”

“漂雄,醒醒好么。”

“你要我怎么做?”

“除非,雅娟愿意放弃你。”

飘雪十分明白,强求来的是不会幸福的。不如放手,给大家一个自由的空间。昨晚,飘雪自嘲的笑笑。只不过是一个美梦罢啦。

漂雄掏出手机,拨打着飘雪的号码。

“我要死啦,我真的好难受。来救救我,求你。”漂雄冲着电话胡乱的喊着。

飘雪不忍漂雄一个人难受,也怕他会做出傻事,还是来了,她的心里终究还是放不下他。

“飘雪,不要离开我。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漂雄死死地抓住飘雪,他害怕飘雪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现在就让他好好地抓住吧。

“你知道我的心里有你,可是我不能违背父命。我好难受,你不要把背影冲着我。你答应我,啊?”

飘雪低沉着头,她能说什么。承诺什么也说不出口,也不能给他。

漂雄依偎在飘雪的怀中,他们坐在马路边。看着来往的车辆,听着周围吵杂的声音。他们之间没有了话语,有的只是心灵的共鸣。漂雄在飘雪的怀中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飘雪搂着他紧紧地。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你的身边一定会有我的目光。

这夜是那样的静,没有任何的干扰。飘雪可以与漂雄一直无声的呆在一起,不用担心有人会出现,打断这温暖的时刻。

“雅娟,”

“什么事?”雅娟看着漂雄,他会有什么事找自己呢。桌上堆积着厚厚的文件,对于这个早上要忙的事还有很多。

“放弃我好么?”

雅娟噌的一声从椅子上上站了起来,他现在是要摊牌了么?

“你再说一遍?”

“别这样,你知道我们是不会幸福的?”

‘叭’一记耳光种种的扇在了漂雄的脸上。

“不可能,你知道我这一生都是为你在活。”

“听我说,”

“我不想听。”

“我们之间没有爱,你明不明?”

“我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出去,”雅娟指着大门,他不想听漂雄亲自对他说着这些。

“出去,我叫你出去。”雅娟把漂雄强推到门外,重重的关上了门。

“不要这样对我好么?漂雄,不要。”雅娟抓着衣领痛苦着。是她,都是她。

“李总,您找我。”

飘雪推开了会议室的门,所有的领导层都在里面,只有飘雪刚刚走进来。

“坐吧。”雅娟的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就是她现在要说的内容。

“我手上有一份新下发的文件,你们听了以后可要睡不着觉了?”雅娟抖动着手里的那张纸,发出刺耳的响声。

“内容如下:为了提高我酒店领导层自身的素质能力,规定自五月份开始所有领导层必须是大学文凭以上。如现有大学文凭以下者,一:直接降级于员工同类、二:交递辞职报告。咱们队伍里可有大学文凭以下的么?”

飘雪听到这里全明白啦。开会大家都准时到达,唯独自己接到的通知是:李总找。自己就是高中生,这不就是冲我来的么?

飘雪什么话也没说,摘下别挂在衣领上的胸牌,狠狠地甩在了桌上。

“我是,给我结工资吧.”

雅娟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看你还能耍什么招数。

“太不幸了,郭经理。”

飘雪愤恨的离开会议室,看也没看雅娟一眼。

“李总,郭飘雪可是对酒店有功的人哪?”

“是啊,这样做不太好吧?”

“诸位,我也不想这样。有文件在的,我也没办法。”

大家都散去了,白尚海的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不快。

“飘雪,怎么啦?”漂雄正在指引客人们办理着住房登记,看见飘雪怒气冲冲的收拾着柜台里的各人物品。

“叫他走吧。”

“出什么事啦?”

白尚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细致的讲了一遍。就连雅娟的语气、表情也没有落下。

漂雄闯进雅娟的办公室,

“你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不满冲我来好啦?”

“不,我可舍不的。不铲除后患,春风吹又生。”

漂雄压制着他的拳头,他不想打她,因为他是女人。

“我算看清你了,”漂雄把雅娟桌上的文件一股脑的拍打在地上。

他现在要去寻找飘雪,既然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啦。

拐角处,飘雪趴在大强的肩上哭泣着。漂雄不敢相信这一切,换做旁人他一定会上去把打个半死。可是,那个人是大强,是他极尽呵护的大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