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冬季里的雪

反响热烈

冬季里的雪 马日尧 4001 2013-04-12 09:25:12

  他的伤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已经回家了么。飘雪自嘲的笑笑,自己怎么会这样。思念一个人到这种地步,他不在自己的眼前就会想他,情不自禁的想他。

五月转眼就要到了,飘雪心里有点没底,不知道自己的计划能否顺利成功。漂雄不再自己的身旁,唯一的内心支柱。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飘雪已有好几日没见过漂雄了,每日筹划着五月份的“明星计划”。这是飘雪自己起的名字,她原本还想叫“童童计划”、又或者是“业绩飞涨计划”,她左思右想好像都不是很好听。如果漂雄在这,他一定会逗我开心的。飘雪的心情霎时间落入低谷,无比的烦闷。

“飘雪,”

“小雄,是你?”满心欢喜的飘雪以为叫自己的是漂雄,可回头一看却是大强。

“我们一起走走吧。”

飘雪随着大强在马路上,闲散的踱着脚步。每一对相爱的恋人,都喜欢这么做-----压马路。看着路边随时变换的风景,他们能够找到不同的聊天话题,马路也随着言语越说越长,没有尽头。昏黄色的路灯打照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把他们彼此孤寂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永远没有交叉线。温暖的春风暖暖的吹拂着,伴随着清净的夜色,叫飘雪的心里没有了害怕黑暗的恐惧感。

“活着真好,”

“你说什么?”

飘雪笑笑,摇摇头。这话她是对自己说的。

“活动进行的还顺利么?”

“随它去吧。大不了,卷铺盖回家啦。”

“哈,想的这么开?”这可不是你郭飘雪的性格,不达目的你是不会罢休的。

“对,我现在觉得好累。发生的这些事都不是我所想看见的,我的生活轨道偏离了我自身的中轴线。”

“到我怀里来吧,忘掉那些不快。”大强走到飘雪眼前,把她拥在自己的怀中。距离是那样的近,心跳、呼吸,甚至连彼此的温度飘雪都能很清晰地感觉的到。飘雪的心‘嘭嘭嘭’的跳跃着,是因为异性的接触么?还是心里所喜欢的类型,原本是大强这样的。大强低头看着灯光下飘雪若隐若现的脸庞,吻住了飘雪的唇。

“不可以,”飘雪狠狠地推开了大强,有个声音呼喊着漂雄,她听见了漂雄的名字。

“叫我来保护你好么?”大强帅气英俊的脸庞,在微风中更彰显了它的魅力。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飘雪看着含漏着疼惜的眼睛,那不是漂雄的那双眼睛么,是那样的相似。

“漂雄,”飘雪投靠在大强的怀中,深深地嗅着。人体的气味告诉了她,这不是漂雄。

“对不起,我??????。”

“没事的,只要能解除你内心的烦忧,做别人的替身又何妨?”说罢,大强将飘雪又一次的拥进自己的怀中。她心里想着旁人,可抱着她的人是我。大强将飘雪拥的更紧了。

“您好,福瑞大酒店,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么?”前台的小姑娘们熟练的接听着柜台上响起的电话,这就是她们的工作,相当熟练的业务。

“Hello,我是童童的经理人Hutert,你们酒店有一位叫郭飘雪的么?”

“啊,”接电话的这位小姑娘,张着嘴半天没回过神来。

“喂,你在听么?”

“在在在,她是我们酒店的大堂副理。请问您找她有什么事么?”

“麻烦你叫她接电话,好么?”

“好的,好、好的,我帮您转接。稍等。”

“您好,福瑞酒店大堂经理郭飘雪为您服务。”

“我是童童的经理人Hutert。五月份还有空房么?”

“谁,你说你是谁?”啊,哈哈哈哈。飘雪把电话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胸口,开心的大笑着。成功了,她的‘明星计划’。

“您真的是童童的经理人么?”

“我说有没有啊。没有,我挂机啦。”

“有有,怎么会没有呢。”

飘雪喜悦的心情不能言表,没想到自己的这一招还真灵。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偶像,飘雪觉得身体飘飘然的,似踩在云彩上一样的轻柔。

“真的是童童么,是他要来了吗?”女孩们围着飘雪吵嚷着,脸上都挂着崇拜之情。

“各位兄弟姐妹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飘雪在这关键的一刻,停顿了,她要看看大家的表情。

“童童找你啦?切。”对于飘雪这次荒谬的想法,没有几个人是赞成的。听着一个没有受过任何营销培训的外行人的指挥,他们每个人的心理都有着愤愤的不平。

“没错,童童的经理人刚才给我打过来电话啦。他说没想到一个酒店的所有员工都喜欢他,他很感动呢?”飘雪故作冷静的在这些人面前夸大着事实,她就是要让这些看不起她的人知道。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你们没有我这般机灵的脑袋,呆在一边羡慕吧。

“开玩笑吧?”他们不会相信,是童童的经理人亲自打电话要求订房。难道崇拜他,就会令他失去理智。

“郭经理,外面围了好多童童的粉丝,他们都要求住店呢?”

哇,整个房间沸腾了。大家尖叫着,活动的成功怎么说也有自己所付出的一份力量。

飘雪看着大家欢跃着、吵闹着,冷冷的挤出了一个微笑。原本对于童童的粉丝们推出普通房半价的优惠活动,一遍招揽更多的粉丝们。现在的情形,赚它个大满盘决对没问题啊。

“哈哈哈,”飘雪学着电影男主角的怪笑,此时的她是激动的、是喜悦的,不知这个月的分成加上自己的业绩提成会是多少呢?

办公室的人员大部分都扒在前台,忙乱的为聚在大堂的一堆人们办理着入住手续。

“白经理,客房爆满。现在怎么办?”

前厅部的白尚海第一次见到人们蜂拥着要求入住,他揉搓着脑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祝大家玩的愉快啊。”飘雪开心的冲着排队的人群叫喊着,见到喜欢童童的人这么多。自己还是很有水准的。省下了好多繁琐的程序、宣传费、人力,顺、顺到爆啊。飘雪合计着一会儿要不要去买张彩票,说不定能抱个大金砖回家呢。

“飘雪,不要再这偷着乐了。现在客满了,怎么办?”

“到满啦,连预留客房也卖出去啦?”

“就是这样,怎么办?”

飘雪咬着牙,苦苦思考着对策。给旅游团的预留客房都被抢购一空,怎么办?

“老白,撑一下。我要去找董事长。”

“董事长,”

马彪的办公室里,李雅娟正坐在那与他商讨着什么。飘雪没有敲门,径直闯了进去。

“郭经理,有点礼数好么?”李雅娟恶狠狠的在马彪面前,不留余地的训斥着她。

“抱歉,马董事,我有急事找您。”

“过来坐,什么事这么急?”

看看原地坐着,没有想走的意思的雅娟,飘雪有点不高兴了。

“我能单独跟您说么?”

雅娟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嘲笑着飘雪,准备看她如何收场。

“董事长,我的那个计划,您知道了吧?”

“不是反响不错么?”

“是不错,场面有点收不住啦?”飘雪有些难为情的说,早知道会有这么多的粉丝团,就不联系旅游团业务了。

“客房爆满了,连旅游团的房间也没有了。”

马彪有些吃惊,明星效应的收获会这么好,以后还要多举办才是。可是,客房无空缺又该怎么安排旅游团呢?

“你是不是有对策了?”

“董事长英明,”飘雪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需要借助您的力量。”飘雪用眼角瞟着马彪,害怕他会有怒骂自己的举动。

“但说无妨。”马彪沉稳的回应着这件事,飘雪的计划得到了不错的结果,她要说的提议也应该是不错的。

“把大堂的客人介绍到附近的酒店、宾馆入住,当然这需要您来于这些老板们商讨。可以叫他们让利给咱们,哪怕是一成。”

马彪脑中飞快的思考着飘雪的提议,也不是未尝不可得。平时遇到客房满员,也都是这么做的。

“你最终得到了什么?”

厉害,不愧是老总级别的,问题太犀利啦。

“结果,结果就是,酒店通过明星的入住同时带动粉丝们的入住这只是表面。最重要的就是酒店借此事件宣传,提高知名度。”

不简单啊,马彪在心里夸奖着飘雪。看似一个清纯的小女生,也能做出翻天动地的大作为。

“郭经理,”马彪为酒店能拥有这么出众的员工而感到高兴,此时他有些冲动。这种感觉在年轻的时候曾拥有过,受到飘雪的影响他现在竟想往前冲,热血澎湃的思想在他的脑中翻腾着。

“现在让我们一起冲刺吧。加油。”

谁说马董事长年过半百了,都是无忌之谈。他身上拥有着年轻人的劲头,不服输的感觉。

“亲们,静一静,听我说。”飘雪站在预定处的柜台上大声的对着黑压压的人群说喊着。

“我们酒店客房已满,现已为大家预定了旁边几家酒店的客房。”

还没等飘雪说完大家叽叽喳喳的炸开了锅。

“我们来就是来看童童,在那边怎么看。”

“我们要投诉。”

“我们抗议。”

“我就睡大堂,哪也不去。”

“对,我们就在大堂。”

说着又几位粉丝躺倒在地,一副撒泼耍赖的形象。

李雅娟细细的品着红酒,躺靠在老板椅里,悠哉的欣赏着画面中的飘雪。完全是在看电影的闲情。

飘雪看到状况越发无法收拾。脱下高跟鞋,狠狠地丢在了柜台上。

清脆的响声惊醒了疯狂吵闹的人们,大家都竖着耳朵听着台上的女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不会要开打吧,一个男孩的心里偷偷的念叨着。

“你们为什么不听我说呢?我会为大家举办一场明星见面会。”

“就你,你还是自己见自己吧。”

“你们看这是什么?”飘雪高高的举着手里的那张牌牌,生怕疯乱的人们一个不小心会把它撕得粉碎。

“看清楚了吧,我和你们一样是童童帮的人呕。而且我是大土豆、大土豆。”不亮自己的底牌是不行啦。

你一定很纳闷,什么是大土豆呢?这还要感谢我们的飘雪。

在童童还是一个黄毛小子的时候,飘雪作为第一批粉丝支持着还未成名的他。偶有一次飘雪提议组建一个童童帮,里面是所有喜爱童童的粉丝们。入帮的时间来定名他们的头衔,土豆、番茄、黄瓜、葱头、蒜苗,五个级别。童童工作室觉得很有创意,采纳了飘雪的建议。为了答谢飘雪,命名飘雪大土豆。拥有着新奇好玩称呼的童童帮迅速壮大,童童的名气也随之提高。是当今娱乐圈的前沿人物。

“是她,上次童童帮有晒她的相片。”

“这么说你能举办见面会了。”

飘雪自豪的点点头,在童童帮她可是大土豆第一人呢。

“好玄乎啊,太不可思议啦。”

“你们不相信是吧,我也有点不相信。好啦,我的粉弟、粉妹们乖乖地回去睡觉吧。”

“要是见不到呢?”

“对啊,我们怎么办?”

“那好,我就把我所有的收藏都送给你们。这样行了吧。”

大家还是有点不太相信,慢腾腾的离开了福瑞,转到其他酒店入住。

戏剧性的一面就在雅娟的眼前发生着,

“胡扯,简直就是胡扯。”雅娟愤怒的把酒杯抛在办公室的墙壁上,还未喝尽的红酒顺着墙壁上的纹路一条一条的滑下,像一个狰狞着的野鬼向雅娟的方向爬着。

大强站在二楼看着飘雪,真可爱。她的临危不乱、她的足智多谋都深深的吸引着大强。她的一举一动是洒脱的,带着满满的自信。她的心里,真实的她也是这般的看似坚强么?大强回到自己的工作区域,想着刚才所发生的混乱。

“童童还真够意思。”大强自言自语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