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妖颜惑众

母的黄鼠狼

妖颜惑众 夕净泪 2020 2013-01-09 06:53:40

  正在院中对弈的慕水尘和尹透在听到轩辕莲智的惨叫时同时抬头看向浴房的方向,“是莲智的声音!”尹透急忙起身说道,“嗯,是他没错,我们过去看看。”慕水尘站起身率先向浴房的方向走去,尹透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与此同时,在房中练字的宫青零羽、齐沫萧和在后院竹林里练功的夜季寒也因为听到了声音而向浴房的方向聚集。当慕水尘与尹透先行到达浴房时,却看到了一脸惊慌失措的轩辕莲智,慕水尘不禁疑惑的走过去捅了捅在地上蹲坐着的轩辕莲智。“莲智,你怎么了?”轩辕莲智抬头看着慕水尘,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师兄,她..是个女....女的!”“谁啊?谁是女的?..”尹透不解的问道。唯有慕水尘很冷静,很淡定的问道:“她不会还在里面吧?”轩辕莲智茫然的点点头,又好像被慕水尘的话提醒到了似的猛然惊呼道:“坏了!”然而慕水尘已经在他明白过来之前破门而入了,尹透也似突然明白了似的跟在慕水尘之后和轩辕莲智一起冲了进去,可是当三人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就完全的愣在了原地...卢影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三人,不在意的挑挑眉,继续手头的工作——洗澡!反正自己现在是个婴儿,也不用担心什么声誉问题,也不会觉得害羞什么的。说实话她也没有想到,现在是婴儿身体的自己居然已经可以稳稳当当的坐着了,而且颈骨也不想普通小孩那样软趴趴的,难道是因为她是穿越而来的,所以才比常人特殊吗?没有细想太多,视线又落到呆立在门口的三人身上,突然的计上心头,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很诡异的微笑。“我说...你们几个难道不知道什么事男女有别吗?一个劲的盯着女孩子洗澡...不害臊吗?”突如其来的可爱娃娃声音让慕水尘、尹透和轩辕莲智猛地吓了一跳。“你...你居然会说..说话?!”平日里最为冷静地慕水尘此时也被震惊的连说话都结巴了。更别提另外两个人了,他们已经完全被惊吓的说不出话了。“是啊!”卢影大方地承认。看着这几个小男孩被自己雷的‘外焦里嫩’的可爱样子,她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还不错嘛。想慕水尘他们,到底也只是未满十岁的孩子,又怎么玩的过卢影这个实际年龄十五岁的现代高智商天才优等生呢。所以以后他们的生活将会是很‘精彩’很‘精彩’的!

三个男孩儿回过神后立刻就选择了夺门而逃,顺便还不忘帮卢影把门给关好。“呼...记好了今天的事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慕水尘不放心的叮嘱着尹透和轩辕莲智。“放心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尹透和轩辕莲智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说什么啊?”刚平静下来的三人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都是猛的一个激灵,立马转过身看向来人。“哦呵呵...是零羽和沫萧啊怎么也来浴房这边来了,也要洗澡吗?”慕水尘打着哈哈问道。“不是,我们是听到莲智的叫声才过来的,是出什么事了吗?”宫青零羽的目光投向在慕水尘身后低头站着的轩辕莲智。轩辕莲智正要开口时却被尹透抢了先。“哦,是黄鼠狼!刚才突然跑过去了一只黄鼠狼,所以莲智才会被吓得失声大叫,是吧,莲智?”说完还转过身去对轩辕莲智使了个眼色。接到尹透的眼神,轩辕莲智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把事实给说出去。不自然的挠挠头,嘿嘿笑了笑说道:“是啊,是啊,好大的一只黄鼠狼呢,还是只母的呢,呵呵...呵呵...”宫青零羽、慕水尘和尹透以及刚过来的夜季寒在听到轩辕莲智如此奇怪的话后,不禁同时的嘴角抽搐了。唯有可爱单纯的小沫萧走过去揪着轩辕莲智的衣角问道:“莲智哥哥,什么是黄鼠狼啊?‘母’是什么东西啊?”轩辕莲智看着齐沫萧那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提出的问题。屋内的卢影一直都在听着外面一群人的对话,在听到轩辕莲智那句“母黄鼠狼”时,也忍不住的眼角抽了抽。这小子是在影射什么吗?敢拐着弯的骂她,等着被收拾吧!终于把自己洗的白白净净的了,可是目前走路还是有点难度的,所以她没办法自己起身擦拭身体穿衣服,于是只能等着别人来帮她了。此时的屋外又只剩下慕水尘、尹透和轩辕莲智了,只见慕水尘如释重负般轻出了一口气说道:“还好,把他们三个糊弄过去了,要不然就丢人丢大发了,莲智你怎么那么笨!连说谎都不会,什么公的母的,亏你想得出来。”轩辕莲智听到慕水尘的话后,不禁委屈的为自己做辩解,“我又没有说谎的经验,再说了,零羽师兄他们不是也没有发现嘛...”尹透这时候赶紧出来做和事佬了,“好了好了,反正事情已经瞒过去了,大师兄你就别再怪莲智了。”轩辕莲智一听尹透是在帮自己说话,也就立马开始配合起来,嘻笑着说道“是啊,大师兄,咱们都别担心了哈!”慕水尘无奈的看了轩辕莲智一眼,也跟着笑了起来,毕竟都还是孩子,一转眼就能恢复欢乐的模样。明媚的阳光下三个小男孩儿开心的相视而笑。听着屋外那纯真快乐的笑声,卢影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时候的快乐也是那么的纯粹,那么的简单而幸福。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还泡在浴盆里呢,而盆中的水也已经慢慢地越来越凉了,实在等不下去了,反正现在在外面的也只有他们三个,干脆就直接开口了,“你们三个,进来!”屋外本来笑得开怀的三人在听到这稚嫩无比的声音时,却是同时整齐一致的垮下了笑脸,天!忘了屋里的那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