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妖颜惑众

所谓的秘密?

妖颜惑众 夕净泪 2115 2013-01-09 06:53:40

  水絮舞坐在书房里的太师椅上继续钻研手中的书,这是最后一本书了,是鬼冥自己撰写的《千毒理》,别看鬼冥平日里嘻嘻哈哈像个小孩子,如果她要认真起来的话,当今武林中恐怕也没有几个能与之匹敌的,光是那浑身携带的毒药瓶子,就能在一时之间让千万人丧命。

“呼...”水絮舞合上手中的书,长出了一口气,最后一本书也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被她看完了,抬头看看窗外,此时正是春天的时节,三月份的天空,蓝得如同不常提起的回忆,慢慢地,竟看得有些痴了。

“咳咳~...小舞舞,在看什么那?这么入迷,连我进来了都没有发觉。”不知何时鬼冥已经进了书房。

“你找我有什么事?”没有废话,水絮舞开口直奔主题的问道。

“哎呦~,小舞舞怎么可以对人家这么冷淡呢,好伤心...”鬼冥依旧嬉皮笑脸的开着玩笑,还双手捧心故意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我没时间跟你在这玩恶心游戏,有事快说,没事的话我还要去后岛。”水絮舞面无表情的看着鬼冥。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真是的,一点都不好玩。”鬼冥看水絮舞是真的不太耐烦了,只能收起笑脸,开始认真地说事情。

“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岛内每个师兄弟到了一定的武功阶段,就会闭关深修一次,而你却是一个特殊,我决定让你提前闭关深修。”鬼冥意味深长的看着年仅十岁却出落得亭亭玉立的水絮舞,语气略显沉重。

“为什么?”水絮舞不是听不出她语气中隐含的心绪。

“因为你的天资与众不同,超越了有史以来我所听说过、见到过的所有人,你是个独特的存在,而这十年来,我所能给你的知识远远不够你所需要的,你现在除了武功内力没我高之外,其他的,不管是医术,亦或是毒术,都已经超越了我这个师傅,所以,闭关入密室,才可能是对你最有帮助的。”鬼冥内心是又骄傲又愧疚,自己的徒弟都超越自己了,看来自己还真是老了啊。

“闭关入密室?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还有什么密室?”水絮舞疑惑的看着鬼冥。

“现在告诉你也不晚啊,其实水尘和尹透他们俩以前并不是在什么‘竹樱洞’里闭关,而是在密室里。当初我选这座岛定居,并不只是光因为它风景美丽、与世隔绝而选了的,最重要的是...机缘巧合下我竟在这座荒无人烟的岛中发现了一座密室,里面传承着未知的秘密和宝藏,我可能资质还是太浅,当时拼尽全力也只是得到了一件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天丝软甲,可是后来水尘和尹透却从里面发现了不同的东西,这就说明了那间密室的神秘,所以我也想看看你能从里面带回什么,絮舞,你愿意进去吗?”鬼冥不紧不缓的道出了密室的秘密,可是水絮舞却听的是精神为之一振,她当然知道慕水尘和尹透带回来的是什么了,那是连她都觉得羡慕的东西,慕水尘三年前闭关结束出现时,手中竟拿了一支通体翠绿的玉箫和一本乐谱,不可思议的是,这把玉萧,竟然怎么样都不会断,不会破损,而配上那本乐谱里的乐曲后,竟可以控人心智,杀人于无形,不过其中也有一首曲子用这箫吹出后是可以疗伤之用的,当时真的是让一干人羡慕不已啊,而出关不到一年的二师兄尹透,他带出来的东西,更是让人眼红,竟是一瓶能解百毒的名叫‘邑冰丸’的圣药和一把玄铁宝剑以及一本绝世剑谱,这些东西,随便一个在江湖中出现的话,恐怕都能引起一场争夺狂潮吧。

“你在顾虑什么?”水絮舞不敢说自己有多了解鬼冥,但是她的各种心绪,水絮舞总能在第一时间发觉。

“呃...没有,你明日子时进密室,记好,别误了时辰。”鬼冥显然不想说出内心的顾虑,匆匆交代完后,便立刻没了踪影。水絮舞再次转身看向窗外,“鬼老太婆,真的,谢谢...”

现在要做的事情应该是去向有过经历的‘前辈’们取取经,水絮舞是这样想的,于是,她找到了大师兄慕水尘和二师兄尹透。...“就是这样,所以我来找你们了解一下里面的情况。”水絮舞将事情与慕水尘和尹透大致说了一下。

“没想到师傅居然要刚满十岁的你进密室,连零羽都还没进过的呢,她还真是偏心呢。”尹透开玩笑的说道。

“小舞,这件事恐怕我们没办法帮你了。”慕水尘略感抱歉地看向水絮舞。

“为什么?”水絮舞疑惑的问道。

慕水尘与尹透相视一眼,齐齐的叹了口气,慕水尘没有回答,转身进了内屋,水絮舞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看向尹透,而尹透也只是笑看着她不语,无奈,知道这两个人是真的不可能告诉自己什么了,只能是等自己去亲身体验了。

“好吧,我不问了,明天子时我就会开始进密室闭关了,不知道要几年才能出来,这期间,你们都要好好地,告诉轩辕莲智,别总是跟...师..师傅贫嘴,告诉三师兄,晚上要陪沫萧一块睡,不然他又要做恶梦、踢被子了,还有,记得叮嘱夜季寒那根木头,别总是把衣服忘在竹林里,也不要每次都把巴豆和木知豆弄混,结果把我的肥肥喂得好几次都差点拉肚子拉死,还有....呃,没有了,就这样,替我向他们传达一下,二师兄,拜托了。”水絮舞把想对其他人说的话都告诉了尹透,她不想去亲自跟他们说,因为那种感觉她不喜欢,尽管只是进密室闭关而已,但她可以想象得到,齐沫萧肯定会哭的很伤心,也肯定会要求跟她一起进密室,没办法,谁让他一直长不大似的,虽然也是师兄,可是却更像是一个弟弟。自从他小时候第一次看到水絮舞白白净净,可爱、吸引人视线的小脸时,就开始粘着和水絮舞一起玩、一起睡觉,一直持续了十年,已经养成了无法缺少的依赖。而水絮舞也已经习惯了齐沫萧的存在,所以,不当面告别是最好的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