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妖颜惑众

燃烧了所有

妖颜惑众 夕净泪 2461 2013-01-09 06:53:40

  就像是为了验证水絮舞内心的猜想似的,从人群中走出来了一个对她来说并不陌生的人,此人便是冥樱岛分属六堂的左堂堂主——黄林丘!他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眼中的阴狠一闪而逝,他走至鬼冥面前,不屑的朝地上啐了口唾沫。

“我的好岛主,‘余花散’的滋味如何啊?!哈哈。。。。没想到吧,自己制的毒药用到了自己的身上,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不识趣,你说你又何必呢,只要你肯交出‘环月’,那些无辜的岛民也不至于再受折磨了不是,怎么样?你交还是不交?”

鬼冥尽力忍着胸口涌上来的血气,心中不禁把黄林丘的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一遍,她是真的瞎了眼,居然没看出这狗东西的狼子野心,现在这情形,唉。。。。她在心中叹气,她死了倒不足惜,只是对不起那些个无辜的人,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将‘环月‘交出来,若是’环月‘落到这群人的手里,恐怕江湖上又要掀起一番血雨腥风了,所以说’环月‘是宝,也是祸!

“我呸!你个狗东西,要杀要剐随你便!想要’环月‘,哼!门儿都没有!”她早就隐隐的发觉像是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幸’环月‘也早被她转移了地方,恐怕那个地方是唯一比较安全的了,她也很放心了,就算他们翻遍整座岛也是没办法找到的了,毕竟就算他们找到了密室,也是进不去的不是嘛,那个走谜图,她还真不相信他们这群莽夫解的开,她也压根不担心他们用武力去毁坏密室,因为那些个方法她也已经都试过了,结果就是,密室依旧完好无损。

一听鬼冥如此说,黄林丘就真的怒了,缩在衣袖里的手迅速运功一掌击向鬼冥,而本就受了重伤的鬼冥根本无法躲避,被黄林丘一掌打出好远才倒在了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渗进了地上的黄沙之中。

“咳咳。。。咳咳。。。。狗东西!这样就被激怒了,哈哈。。。哈哈。。。。。打啊,打死我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环月’的下落了!”鬼冥嘴角满是鲜血,她很清楚自己受的伤有多重,但是即便如此,她也要撑着,只有把他们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躲在暗处的那些无辜的岛民才有机会逃走。

这时,只见又从褐衣人群中走出一人,着一身青色衣衫,四、五十岁的年纪,看着倒是慈眉善目,只不过他眼中的贪婪和凶残却出卖了他的伪装,只听他缓缓道:“哦?是吗?那你就去死吧!”说罢拍了拍手,四、五个褐衣人抬着一件被黑布遮着的东西放在了鬼冥的身旁,青衣人蹲在鬼冥的面前,淡淡的扯着嘴角说道:“怎么样?还有什么遗言要说么?可要考虑好之后再说哦,你的那群徒弟可都还在岛上呢。。。”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武林盟主啊,怎么,江湖上人人尊称‘菩萨盟主’的于向明也喜欢干这杀人放火的勾当不成?”鬼冥一言一句尽含讽刺,她倒是真没有想到,围攻冥樱岛的竟然会是他,这个老狐狸藏的倒是挺深的。听到鬼冥的如此讽刺的话,于向明也并不恼火,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随即站起身走到那用黑布遮掩着的东西旁边,抬手扯起黑布的一角,面部平静道:“看看我为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吧。”他用力扯掉了黑布,画面里的景象让水絮舞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只见一个约两米的金属架子,两边是四道粗重的铁索,中间两排齿轮,锋利的齿尖闪烁着幽幽的寒光。“既然已经得不到更有价值的东西了,那你就没有必要再碍我的眼,早死早脱生,鬼冥,你说对不对呐!?哈哈哈哈。。。。”他转身大笑,然后抬手示意了一下,只见从人群里走出来了四人,上前将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的鬼冥架了起来,放上了那个铁架子,用四道铁索将她的四肢绑了起来,身体悬空,四肢被束缚,体内的毒也不断加重,多重的痛苦使得鬼冥此刻的面庞显得有些狰狞,但是她却忍着一声不吭,内心处在一种异常的平静之中。于向明回头看了一眼,见她还是这幅宁死不说的态度,心下不禁冷哼一声,视线落在黄林丘身上,暗中使了一个眼色,黄林丘立马心神领会的走上前来,口气略带痛惜道:“岛主啊,你难道真忍心这一岛的无辜岛众都因你而死吗?你难道忘了曾经你是怎么承诺他们的了吗?你愿意看到这曾经的乐土变成一方人间炼狱吗?你要考虑清楚啊,可不要因为那一件所谓的宝物而致使这么多人无辜丧命呐!”他面色伪装的可谓是痛心疾首,可是那眼底的精光却没有逃过鬼冥的眼睛,心底里冷笑不止,面上却流露出一丝的动摇,而一直注意着鬼冥神色的黄林丘自然没有错过,赶紧再接再厉的劝道:“岛主,你可千万要分清局势,万不可因小失大啊,只要你肯说出‘环月’的藏处,助盟主大人得到‘环月’,那么到时候盟主大人肯定也会善待我们的岛民的!”边说他边观察着鬼冥的神色,只见鬼冥似做了很大的内心斗争,终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他心中一喜,凑近了一些。眼角瞥见了黄林丘的小动作,鬼冥面色无异,缓缓开口道:”罢。。罢了,为了冥樱岛。。的岛民们。。。唉。。。。你。。且过来,我说给。。给你听。“鬼冥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似有似无,黄林丘没做他想走上前,附耳到鬼冥的面前,可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鬼冥突然间在黄林丘倾身过来的那一瞬间居然疯狂的摆动锁链将他的脖颈给缠上拽了过去,然后便一口咬在了黄林丘的颈动脉上,黄林丘惨叫一声,因着铁索缚身他无法运功,一时之间也无法挣开鬼冥,于是他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一旁的于向明,可是令他绝望的是,于向明就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完全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直到这时黄林丘才明白了,自己原来只不过是一座桥罢了,是被于向明过了河便拆掉的桥,他便也不再挣扎了,渐渐地就没了一丝动静,可是他那暴睁的双眼却是至死都狠狠地瞪着于向明。此时的鬼冥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她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生命力已经快要流失干净了,苦苦一笑,一生潇洒最终却落得个这般结果,‘环月’,究竟还要害死多少人啊!但愿自己那几个徒弟可以安然无恙,如今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了。于向明没有再迟疑,他打了一个手势,便有两个人走上前去,先是将已经死掉了的黄林丘撕扯了下来抛去了一旁,然后有一人站立于铁架的一侧开始转动齿轮,一直紧紧盯着画面的水絮舞瞬间瞪大了双眼,紧紧攥着的手指关节已经泛白,她强抿着双唇,努力使自己保持理智,她看着画面里的一切,看着鬼冥那血肉模糊的身体被于向明浇上白酒,然后一把火便点燃了所有,所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