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妖颜惑众

危险选择

妖颜惑众 夕净泪 1972 2013-01-09 06:53:40

  “鬼老太婆!!!你到底跟水絮舞那丫头都说了什么啊!?”正在屋里吃橘子的鬼冥被突如其来的大吼吓得猛地一个机灵,于是乎....

“呃~...唔..唔...”看着鬼冥一脸痛苦的样子,轩辕莲智傻眼了,自己不就吼了一声嘛,至于吗?

“唔唔...哦及囫囵(我的喉咙)..唔呃...”鬼冥现在是又急又气,没看到自己快被噎死了吗!?这臭小子怎么这么笨啊!

“啊?什么啊?什么囫囵不囫囵的?”轩辕莲智不解的看着鬼冥,这鬼老太婆又想耍什么花招?可是当他看到鬼冥在自己掐自己的脖子时,就不淡定了。

“就算说了不该说的,也不至于自杀这么严重吧!...”鬼冥彻底无语了,她第一次见到这么笨的人!站起身使劲的蹦了几下。

“嗝~.....”终于咽下去了!

“呃...啊哈哈...哈哈哈哈.....”轩辕莲智听到鬼冥发出打嗝的声音后终于算是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笑的前仰后合的,而鬼冥的一张老脸也难得的红成了番茄色。

“笑笑笑!笑死你啊!臭小子,存心找抽是吧!?”一下揪起轩辕莲智的耳朵,用力的扭了一圈,疼的轩辕莲智不停地大叫。

“啊!疼、疼、疼!鬼老太婆,松手啊!!!”

“你让我松我就松啊!是你是师傅还是我是师傅啊!?”鬼冥又用力掐了掐轩辕莲智的耳朵,嗯~手感不错!

“嘶~...别再掐了!你是师傅,你是师傅!”轩辕莲智深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的用处,再不求饶,自己这一只耳朵恐怕都要废在鬼冥的手里了!

“哼!算你识相!”鬼冥又用力地拽了一下才松手,看着轩辕莲智疼的都飙出眼泪的样子,鬼冥那叫一个乐啊!

“你真狠心啊!对自己的徒弟下如此毒手!”轩辕莲智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耳朵一边用怨恨的眼神死瞪着鬼冥,就好像要在她身上瞪出几个大窟窿似的。

“你懂什么!?这叫‘严师出高徒’,‘棍棒底下出孝徒’,真是不知道我的用心良苦啊!想当初,如果不是我把你带了回来,恐怕你......”鬼冥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准备对轩辕莲智开始说教,完全不在意轩辕莲智已经转黑的俊脸。

“如果不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恐怕我现在正过得舒舒服服的呢!好了、好了!我没时间听你在这讲什么过去的壮举,赶紧的,快回答我的问题!”天知道,这鬼老太婆只要一讲起那些什么曾经的壮举就会没完没了的,简直能把人给念死!

“凶什么你凶!再凶还送你去育蝶房。”鬼冥仗着自己知道轩辕莲智的弱点,就开始动不动的搬出来吓唬吓唬别人,一脸的得意像,看你小子还敢跟我吼!

“......”使劲的篡着拳头,极力的克制住内心的冲动。轩辕莲智想揍人!很想!非常想!

“好啦!别拿一副吃人的表情来看我!再看我就不回答你的问题!”果然,这句话真好用,看着轩辕莲智那变速比翻书还快的表情,鬼冥额上华丽的坠落了三条黑线...

“您老请讲。”轩辕莲智那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着实让鬼冥吓了一跳,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臭小子,恐怕他自己还没发现吧,只要是一遇到跟那个丫头有关的事,他就会变得不像自己了,其实一直很紧张关于那个丫头的一切,可是平日里还总是做出跟她相对的事,总是做出一副想尽一切办法去惹那丫头生气的样子,其实,真正的,是想要那丫头开心吧...’

“行啦!不用讨好我,我也会告诉你的,不过你可不能再告诉别的人了,小舞估计也不想让你们知道的。”鬼冥不放心的叮嘱轩辕莲智道。

“哎呀!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跟其他人说的。”轩辕莲智一拍胸脯认真的向鬼冥作保证。

“嗯,其实是这样的......”

......

“嘭!!!”一声震响吓得正在整理东西的水絮舞猛地回头,看向破门而入的人。

“水絮舞!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轩辕莲智别提有多郁闷了,在听鬼冥说完事情的经过时,他二话没说就冲了过来,这个死丫头,鬼冥让她进密室她还就答应进啊,而且见了他也不跟他说这件事,密室!那个地方是她能进的吗?一直到现在,他永远也忘不了大师兄和二师兄从密室闭关出来时的情景,血!全是血!浑身都是那种鲜红的液体,有的是他们自己的,有的是未知的,浑身上下的伤口,多的数不过来,大的小的,青的紫的,有的结疤很久了,有的血液已经干涸结痂,有的当时还在淌着血,总之是惨不忍睹。那时候大师兄和二师兄的武功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尚且才是勉强保住一条性命走了出来,现在却要她这个虽说医术毒术第一,可是武功却倒数第一的小丫头进密室,这不是存心要她的命吗!?

“轩辕莲智!你要吓死我啊!”被吓一跳,任谁也不会依旧好脾气的当没事儿,就像现在的水絮舞,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朝着轩辕莲智大吼,天知道她刚才差点没被吓的心肌梗塞!(作者:真可惜,怎么就差一点呢...水絮舞:有你这样的娘吗?!!)该死的轩辕莲智,本来自己还打算最后一天里好好跟他和平相处呢,他倒好,净挑自己的火气!

“呃...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太着急了。”轩辕莲智还是第一次看到水絮舞这个样子呢,一时之间不免有点被震慑住了,支支吾吾的解释自己的行为。

“急什么急!又不是要赶着投胎!我什么事没告诉你了?需要你这么激动的跑来质问我!”水絮舞没好气的又瞪了他一眼,继而又转过身去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