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活

第一章

生活 zhoujuan0923 1530 2013-08-17 14:47:04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太阳慢慢的隐没在群山之后,天地一片昏暗,远方影影憧憧的群山像一个又一个怪兽在匐匍,有风吹过,那山脚的桦木林在清风的抚摸下响起属于夜晚的声音。草丛中不知名的虫鸣声和那不时飞向远方的夜鸟让整个天地更加的宁静。苏文博是这里的常客,每到星期天的时候,他会在这个叫做“黑嘴山”的地方看太阳从升起到最后隐没在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之间。

时间已是盛夏,但晚上的气温还是让人觉得有点凉。苏文博慢慢的站了起来,看了看手机,已经八点了,那些村民也都休息了。在这个大西北的小村里,人们还是过着靠天吃饭的生活,习惯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尽管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会外出打工。苏文博习惯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

“今天是十五,应该是赏月的好日子。”苏文博想着,深深的吸了口烟,自己该回家了,明天星期日,也是自己在家里的最后一天。他可不想让家里人都等着他。在村里这个时间大家都准备睡觉了。苏文博回头又看了看那远方的群山。迈步向山下走去。

“这地方越来越安静了”。苏文博走在村子的唯一的主路上不禁的想到,村里的年轻点的大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的都是老幼妇孺,如果这个点不安静才是怪事。“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回来?”苏文博自语。其实他也知道父亲一年回来一次,都是在过年的时候回来,过完年就又走了,呆在家里的时间最多也就一个月。苏文博边走边想着,从学校到家里,又想起去年村里和自己一样大的那帮外出打工的家伙,从外面回来就嚣张的不行。头发不是黄的就是红的,穿的裤子到处都是洞,屁股上挂几条铁链。还说:“那是潮流。”潮流,呵呵,潮流。苏文博想着有点可笑。

“老大。”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村里的安静。苏文博停下脚步应了一声:“小五么?这个时候你应该在老鼠家打牌吧,找我有事?”

“我本来是在打牌的,可是大头让人来找你的,我去你家你不在,我就知道你在黑嘴山。”苏文博看着慢慢走近的人,嘴角扬起淡淡的笑。苏文博迎了上去。“走,先去我家,有事回家说。”小五子是他的发小,家里排行老五,前面四个都是女孩。他父母抱着不生儿子不罢休的的态度,一直努力耕耘,终于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到第五个是个男孩。他父母高兴之下宰杀了一头牛招待全村的人。热闹了几天。而小五子也争气,小时候白白胖胖,常常哭闹不休,折腾的家里人是不知道有多少个不眠之夜。好不容易长大了点,六岁的时候上一年级,那家伙比同龄人高一头,奇怪的是,小五子越长越黑,完全没法跟小时候相比。不过终于是不再哭闹折腾家里人了,他父母也觉得可以过几天安静日子了。但他的父母完全没有想到,这小子跟本就不是一个能闲下来的主,上学了吧,学会了打架,从此村里人就没有见过他父母脸上有过笑容。常常是应付了这家大人又跟那家父母赔罪。上了中学,这家伙突然发育,用八个字可以形容“虎背熊腰,高大威猛”。看着儿子的身体变化,他父母更忧愁了。不过慢慢的他们发现自己是担心过头了,再也没有人来找上门来。其实不是人家不想找他们,是不敢去找,小五子每次打完人都会撂下一句话:“最好别给我惹事,否则。。。。。。。。”

苏文博想起小五子的成长经历又忍不住的笑了笑,说道:“上个礼拜你揍的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怎么样,别提了,那家伙的哥哥是和尚的人,妈的,找了十几个到学校堵我,没办法,花了百来块钱,”小五子说道。苏文博想了想说:“你现在不是大头的人么。”小五子从口袋摸出两根烟,给苏文博扔了一根,说:“这件事,以后不提,嗯,到家了。”苏文博推开大门,母亲的房子灯还亮着,看来又在等他这个儿子。儿子永远是母亲的心头肉。

苏文博把大门关上说:“今晚你就不回去了,在我家睡吧,顺便说说大头那边怎么回事。”小五子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也行,反正我不回家,家里人也习惯了,我经常回家他们反觉得不正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