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活

第五章 你去干什么

生活 zhoujuan0923 2022 2013-08-17 14:47:04

  在家里的时候,苏文博睡的都早,这里人的生活习惯是,晚上十点之前睡,早晨九点以前醒。

当鸡叫三遍的时候,苏文博已经醒来了,如果不是星期天的话,这个点也快要做早操了。苏文博没有起身,还是躺在炕上,他的大脑却在高速的运转。至于到底在想什么问题,他也不知道。从今年的上学学费到这个夏天真是热,或者就是自家院子里的那颗梨树今年结的果比去年少,.......。他喜欢闭着眼睛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

小五子响亮的打鼾声充满了这个小房子的所有空间。小五子是一个快乐,简单,直接的人。苏文博一直这么认为,事实也是。苏文博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快乐感,有他在,苏文博笑的很真实。

“汪,汪汪...”院子里传来了狗的叫声,随后一阵狗奔跑的声音,苏文博猛然想起,昨天回家家里的狗不在。自己经常不在家,慢慢的家里的好多事都疏忽了。苏文博想到这里,翻身坐了起来,看了看还在看酣睡的小五,便开始穿衣。他知道,这时候奶奶应该要来敲门了。

苏文博穿上衣服,轻轻拉开门,刚走到院子里,一道黑影猛的扑了过来,正是家里养的那条土狗,黑色的皮毛油光可鉴,摇着尾巴围着自己转圈。苏文博蹲下身来,摸摸狗的头,说道:“好久不见,你这生活看来过得不错啊!”这狗得到少主人的夸奖,顿时尾巴摇的更欢,两只前爪升起,就往苏文博坏里蹭,那长长的舌头一个劲的要舔苏文博的脸。苏文博照着狗头就是一巴掌,笑着说:“每次都舔脸,舔上瘾了你还。走跟我出去逛逛。”苏文博说完起身向大门外走去。那狗哼哼两声摇着尾巴也跟着走了。

小五子正在做着美梦,口水流的枕头上到处都是,在梦中自己光着背,打着领带,披着一黑色风衣,齐肩的长发泛着银白的光,脸上架着一副有半边脸那么大的墨镜,左手夹着一根正版古巴雪茄,右手拎着一把寒气逼人的唐刀,身后是整整齐齐的西服墨镜打扮的小弟,手里是清一色的纯钢片刀。在他们对面也有一群人。小五子把刀一挥,冲着对面的人喊道:“和尚,你他妈的敢抢我哥的女人,兄弟们,给我砍死他。”顿时这个地方便是刀光剑影,惨叫连连,人身体的各个部位在空中乱舞,小五子一刀砍翻和尚,早有兄弟跑过来护着他,小五子冲着还没有死的和尚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终于落在我的手上了。”那和尚立马拖着没有死掉的身体跪下说,“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小弟下次不敢了。”小五子一瞪眼说:“你还想下次,这次就饶不了你。”说着手中的长刀立劈而下.......

“五子。”一声大喝在耳边传来,小五子睁开了迷迷糊糊的眼睛,摇了摇头,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了,下意识的问道“你叫我有事啊?”他还没有从梦中完全醒过来。

苏文博被他问得气笑了,指了指枕头说“你看着枕头上一坨一坨的是什么东西?”

小五子一愣,看了看枕头,上面全是口水,才反应过来,“现在几点了?”

“都十一点了,看你睡得香,就没有叫你,睡醒了.”门口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奶奶,我自己来,你叫我就行了”

小五子“嗨嗨”一笑说:“奶奶,上学都起得早,经常打瞌睡,一回到家就想着好好睡一觉。”说着麻利的穿起了衣服。

苏文博从奶奶手中接过了早饭,一碟花卷,一碟辣子拌黄瓜,还有一个酸辣土豆丝。

苏文博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对小五子说:“把手洗了再来吃饭。”小五子一边穿衣一边嘟囔:“吃完再洗不是一样吗?”

“你一个人怎么着都行,在我这儿就是不行。”苏文博边说边给自己泡了杯茶。

“行行行,你是老大,我洗。”小五子摆摆手走了出去。

吃过饭差不多十二点了。苏文博收拾完盘子,对小五子说:“陪我走走。”

“去哪。”

“就是随便走走”

苏文博吃过饭之后总会漫无目的的散散步,这个时候,他什么也不想,看看四周的花花草草,远处的青山古柏,好像他对什么都感兴趣。

小五子跟在苏文博的后面,看着苏文博摘下一朵花闻闻又扔掉,又停下脚步看看蓝天白云,就是不说一句话。小五子实在无聊透顶,他绝不会做这些莫名其妙的无聊事。他喜欢的是打架,打牌,吹牛,睡觉。

苏文博忽然停了下来,小五子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撞在苏文博身上。

“怎么了?”小五子有点好奇。

“你觉得大头叫我们过去是干什么?”苏文博若有所思的问道。

“还能干什么,肯定是打架了,难道叫你赏花。”小五子说的很笃定。

苏文博笑了笑又问道:“我们认识大头多长时间了?”

“多长时间?”小五子有点懵,感觉跟不上思维。

“是的,多长时间?”

“一年多了,怎么了?”

“这一年多你跟着他打过不少架吧。?

“是不少,可是这些事你都知道的。问这干嘛?”小五子越来越不解。

“这一年多,大头什么时候叫我打过架了?”

“是啊!好像还真没有你。你是说这次大头叫你,不是要跟和尚打架?”小五子开始有点明白了。

苏文博点点头,又想了想说:“大头知道我不是一个可以打架的人,所以这一年多从没有让我参与打架的事,而这次和尚把他的人打了,以大头的性格,他是绝对要还回去的,可我想不通的是,这次怎么会叫上我?”

小五子完全懵了,在他心里,如果连苏文博都想不明白的事,他就更想不明白了。所以小五子条件反射般的问道:“那么你去干什么?”

“我去干什么?”苏文博轻轻的重复了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