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活

第十一章

生活 zhoujuan0923 1487 2013-08-17 14:47:04

  辛辛苦苦熬过一年,终于是初二毕业。苏文博不由得心理暗喜,这学校的规矩是一年换一次班主任。这下可好,不用每天上学要装的那么累。整个假期,苏文博都在思考初三班主任会是谁,学校里整整二十个老师,苏文博是一个一个的分析,最后眼看着上学,他也没有分析出来,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只能希望有个好一点的,这个好一点的意思就是,不打不骂,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最好是不认识自己,不要再搞出来一个老爸的老同学。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苏文博一早起来,吃过早饭后,便和妹妹整整假期作业下山了。

苏文博的家在山上面,而学校却在川道上,苏文博要到学校必须先下山。每次下山的痛苦仅次于做作业。那山奇陡无比,倾斜度快赶上直角了,在苏文博眼里不亚于地理书上所描写的珠穆朗玛峰。下山之后到姨夫家取车,再用半小时时间才到学校。这样算起来,苏文博要到学校,花费时间一个小时左右,其中下山就用去大半时间。这也是他们村一直能上到初中以上的人寥寥无几的主要原因。

苏文博和妹妹历经颠簸与坎坷下山到了姨夫家,一进大门,苏文博便看见自己的车精神饱满的停在院子中央,苏文博不由的暗骂一声:“这破车。”就习惯的走向上房。姨夫正坐在炕上喝着茶看电视,一幅好不舒服的样子。苏文博看了看电视,正上演“雄霸天下。”聂风和明月正在热吻。苏文博赶紧转过头来,这可是少儿不宜啊。

“姨夫,我姨娘呢?”苏文博问道。这句话苏文博几乎每次取车的时候都会用到。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姨夫开口说话,这几年的天天修车,让苏文博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说话,那是不对的,苏文博八年的书也不是白读的。最起码知道见了长辈要主动问好,这是我中华民族悠久的传统,贯穿上下五千年的做人的基本道理。苏文博也自问书读的不少,在古代,绝对是个秀才,而且苏文博总以为“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对了,所以苏文博在自己家里虽然是全忘了君子之礼,可一到别人面前,绝对是个君子,尽管那是装的。

“哦,你姨娘下地去了。”姨夫把眼睛从电视上转移到苏文博身上。苏文博走到桌前,拎起水壶给杯子添满水。

“嗯,那行,姨夫,我去学校报道去了。”这时妹妹从外面走了进来,给姨夫打了招呼。苏文博向院子看了看,自己的车还停在原地,妹妹的车已经在大门外了。苏文博转身寻找打气筒了。

“不用找了,昨天我给车子换了新胎,里外全换,以前车子老坏,是因为外胎不行了,所以内胎怎么修都不行。”姨夫喝了口茶,笑着说道。

苏文博一听这话大喜过望,这下终于不用天天带着打气筒上学了,自己终于解脱了。

苏文博尴尬的笑笑,想说几句话,可实在找不出来一句可说的。只能摸着头,脸上露出估计自己也不忍去看的笑容支吾说道:“嗯,,那就好,那姨夫,我报名去了。”还没有等姨夫反应过来,便跨出房门,后面慢慢传来姨夫的声音“小心骑车,不要太快,太快的话碰上石头什么的容易割胎。”

看来这车的胎不止是苏文博的心病,也成了姨夫的心病,而且肯定是比较大的。

等苏文博出了大门。妹妹已经是在十米以外,苏文博看看自己的车又看看妹妹的车,心里的喜悦不由的消失了。

妹妹今年初二,苏文博自从妹妹上了初中便感到父亲的不公。自己上初中,是一辆淘来的二手车,妹妹的车却是崭新的女式车,前面还带这车兜。自己背着书包,带这气筒,只能慢慢的走,可妹妹却是书包扔车兜里,往往是“一骑绝尘。”自己跟在后面只是吃尘土。而且妹妹的车两年了,硬是没有坏过,这让苏文博心理极度不平衡。可不平衡也没有办法,苏文博想试试妹妹的车,人家压根不让。苏文博只好顾影自怜。

苏文博这一感叹,妹妹已经在百米开外,也就收起心思,还好,今天自己也可以绝尘一下,刚才的失落也就不见了。苏文博背好书包向学校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