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活

第八章 大头离去

生活 zhoujuan0923 1919 2013-08-17 14:47:04

  “听说你是从二中刚转过来不久?”苏文博淡淡的问道。

马保龙看了看苏文博,那轻蔑的眼神直让苏文博暴走。马保龙没有回话,又看向大头,问:“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就说吧,你那兄弟是我打的,如果你是来叫我道歉,那么对不起,我是不可能道歉的,如果你要找回场子,我们奉陪。”

大头这个时候也冷静了下来,他不是来打架的,相反,这件事是他做为自己浑浑噩噩生活的终结。大头看了看苏文博,苏文博的脸色很是难看。任谁被人这样无视都会生气,何况是十七八的小伙子。大头很明白苏文博此时的心情,但他更知道在这里谁都会失去理智,苏文博绝对不会。虽然苏文博比他大头年级小,但绝对比他要稳重的多。

苏文博压下自己的怒火,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以往的笑。苏文博回头对小五子找了找手。

小五子早就看不惯马保龙了,一个刚转来不久的小子也这么嚣张,若不是苏文博在,他早就让马保龙趴下了。这时看到苏文博叫他,便有点兴奋的走了过去。

苏文博回头对和尚说:“他不认识我没有关系,我可以理解,而且不认识更好,但我们可是相识,你也知道我苏文博从不参与你们的事,上次你和我的事,过去就过了,我也没有问过你,这次张哥叫我来,只是做一个见证。”

“见证,什么见证?”和尚有点奇怪。以大头的平时作风,这种事是不打不休的。

“张哥不想和你斗下去,没有意思,张哥的意思是,这件事做一个公平的解决。”

“大头是这样吗?”和尚看着大头。

“嗯。”

“那你想怎么解决?

“很简单,马保龙打我兄弟,我不能不管,但我不想把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这件事将是我最后插手的事,至于怎么解决,我的意思是,我出一个人,和马保龙单挑,不管输赢,此事两方全都揭过,怎么样?”

和尚点了点头,看向马保龙:“你是当事人,你觉得怎么样?”

“呵呵,”马保龙冷笑一声,“好啊,你像你说的,不管输赢,就此揭过。”打架,他马保龙就从没有怕过谁。

“那么就在今天,就是此时,人,就是他。”大头一指小五子说道。

“身体倒是不错,不知道能挨几下。”

小五子笑了,完全是气的,他都怀疑这家伙脑子不正常,嚣张的没有边了。“不愧是二中出来的,你可真够二的,走吧,去河对岸吧。”小五子说完便向对岸走去。他可是个学生,这里人太多,影响不好,万一传到学校,让班主任知道,那可是罚站加检查。

不一会,对岸走过来一个人,和尚看了看是小五子,又往后面看看,没有人。“不会伤的动不了了吧?”

等小五子过来,苏文博看了看,跟过去的时候一样,苏文博不由放下心来来。

“马保龙呢?”和尚有点心急的问道。

“走了,他说这事就过去了,他说话算数,他就不一起走了,先回了。”

大头走过去,拍拍和尚的肩膀。“走我请你喝酒去,以后怕是我们很少有喝酒的机会了。”

“怎么了?你要自杀啊。怎么你这话像电影里面生离死别的一样。”

“不是,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我都20了,早就是成年人了,可想想我这20年,什么也没有干,到现在还让家里人养着,没事还好,有事了还不是家里人掏钱,操心。”

和尚的脸沉了下来,他听了这话想起了自己。自己都25了,可自己也是什么都没干,不但一事无成,还在监狱里过了三年,他从没有想过家里人,没有想过父母那么大的年龄还起早贪黑的买菜,下地。而自己却沉醉在当老大的梦里,这一刻,和尚忽然觉得自己的25年就像是一个笑话,一个不好笑的笑话。

“哦,对了,马保龙你是怎么认识的?他可是刚来不久。”

和尚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心理压下,“他是自己找上我的,带了很多礼。”

“呵呵,”大头淡淡一笑,“面子,面子是个什么东西,我们简直幼稚的可怕。”

“好了,和尚不说其他的,今晚我请客,好好喝一场,怎么样?”

“你想去哪?”

“先去兰州,我有个朋友在兰州,如果那边可以的话,就慢慢打拼,不行就去新疆。”

“去新疆吧,我和你一起。”

“你?”大头真的惊讶,大头从头到脚的看了看和尚。

“怎么,不相信.”和尚笑着掏出了烟。

“相信,你能相信我,我为什么不能信你。”

“虽然我比你大,但当哥哥的以后跟你混。”大头说的和认真。

“你还真把咱们当黑社会了,大哥,以后别说混了,出去了互相照应,我们是兄弟。”

“哈哈哈,兄弟,好,真没有想到我会和当兄弟,走什么也不说了,喝酒去。你怎么时候走说一声。”

“明天。”

和尚一呆,“好,明天就明天。”

大头转过头看着苏文博,“兄弟,做哥哥的要谢谢你,我知道你不喝酒,我也就不叫你了,不是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清醒,明天我就走了,你不用送我,好好上学,你比我有前途,我今天说的话兄弟记住了,我大头永远有你这个好兄弟。”

苏文博想不到会是这样,认识大头一年多,只是偶尔在一起的时候,他说说自己的想法,说说自己的心情,他完全没有想到会让大头有了这样的变化,但这个变化让苏文博笑了,不再是平时的虚伪,无所谓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