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活

第四十二章

生活 zhoujuan0923 1511 2013-08-17 14:47:04

  一个孩子的未来是由什么决定的?是不是从小的培养,还是环境的影响,亦或者是命运的注定?

苏文博站在二姑家的院子里,姑父在上房中和爷爷商量着事。苏文博知道自己只是个小孩子,大人在商量正事的时候,自己最好不要去打扰。况且这事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就站在院子里,看着这里的一切。二姑在厨房做饭。苏文博从上房看到厨房,再到南房。

二姑家比别人家要穷多了,姑父身体不好,经常吃药。二姑也是天天胃疼,可以说这个家里四口人,两个有病的,一个不动的,一个胡混的。苏文博虽然在四处乱看,可是他的大脑里却是另一翻想法和感叹。

一个人突然的变化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苏文博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不明白一个土生土长的小孩子,怎么会突然有了一个很混蛋的想法,而且还付之行动了。也许是这几年来,村里的人出去打工的越来越多的原因。苏文博只能想到这个。

因为,他也羡慕过哪些打工回来,穿着一身新衣服,留着时髦发型,说着国家标准的话语(虽然带点老家口音)的人。他曾幻想自己也会穿上那么一套时尚流行的衣服,那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可这些想法,慢慢的被自己给否定了。他要的不是一辈子的打工生涯,而是摆脱农门。

不大一会,二姑从厨房出来,看见苏文博一个人在院子里还站着,便叫道:“去上房,吃饭。”

苏文博看了二姑一眼,二姑的眼睛红红的,而且眼皮也哭的肿了。苏文博心里一阵难受,默默的点点头,没有说话向上房走去。

姑父和爷爷坐在炕上,两个人看见苏文博走进来,都没有吭声。苏文博看看就说:“姑父,饭熟了。”

“恩,你也上来吧。一起吃饭。”姑父勉强的笑着说道。

苏文博知道,这会最好什么都不要说。虽然看起来,姑父没有什么难过之类的表情,可是作为一个男人,一家之主,只能把一切往心里面装。

苏文博坐在炕边上,给爷爷和姑父添上一杯水。二姑把饭端了进来。

苏文博吃完饭。便和姑父打个招呼,去了小间。那里二姑一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仿佛已经没有了灵魂。

苏文博的心有点痛,二姑对自己很好,真的,就想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在和平不在的那几年里,苏文博回到家,没有事的时候就会跑到二姑家,陪着说说话。他知道二姑想念自己的儿子,而自己能做的就是给二姑一个寄托。每当他到二姑家的时候,二姑总是很高兴,那种高兴就像看见了自己的儿子回来了。发自内心,没有一点虚假的成分。苏文博明白这一点,他也能感受到二姑的内心。

现在儿子出事了,苏文博唯一想的就是,自己能让二姑的心平静下来,要给二姑一个希望,他知道二姑会听他的。

其实做为一个农民,特别是处在贫困地区,住在大山沟里的农民,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在这个地方,最大的缺点不是没有钱,而是这里的人没有文化,就连认识字的人都不多,更不要说什么文化了。苏文博的父亲上了个初中,在村里面就是一个很有面子的人。大家都叫苏父“秀才”,往往是孩子外面来信,或者是要想给自己的孩子寄信,都会跑来找苏父。所以苏文博从小就明白这一点。苏文博的母亲是个文盲,二姑也是,大字不认识一个。所以苏文博上了初中,在这个村里面也算是小辈里的有名人物。以前,苏文博陪二姑说话的时候,二姑总是会说和平怎么怎么了,苏文博就会给二姑慢慢的解释,一点点的说道理,以宽二姑的心。现在苏文博要做的也是如此。他要让二姑明白,抓了,不等于死了,虽然死这个话很不好说,可他不得不说。

苏文博走进小间,坐在炕边的椅子上,看着二姑。很久,苏文博才说道:“姑姑,和平到底怎么回事?”

他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所以首先要弄明白。

二姑就像刚回过魂一样,转头看了苏文博一眼。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你知道姑姑一个字都不认识,昨天来了公安的人,送来一个信,就说和平在山东烟台被抓了。你看。”二姑说着就下炕从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份公函交给苏文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