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Chapter2(五)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625 2015-09-06 16:27:54

  “看着她痛苦吗?”以铭空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倒在椅子背上,沉沉的叹了口气。

他眼中一簇簇噬人的火花消失殆尽之时他俊俏的容颜才恢复以往的放荡不羁,其实原本他这个人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太大的兴趣。除了冰极洋的事情能让他有所动摇之外,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可以牵动他的东西,就连他家的老爷子都耐他不何。

毕竟他也是看她长大的。

“我有时候觉得,你太残酷。”以铭空暗淡的目光始终放于舞台二人的身上。

他的声音像来自地狱最底层的呻吟一般,带着深深的无奈。

“铭空,我只想她过好。”冰极尘把目光投到以铭空落寞的侧脸上,不禁有些难过。

冰极尘何尝不想站在冰极洋身边一辈子为她遮风挡雨撑出一片天空,让她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广阔无垠的天空上飞翔。但是有些东西就算是身为兄长的他也是给予不了的,有些东西他代替不了,即使做得再好再完美也无法替代某些人的位置。

他们从一开始便有了自己的本则,干预不了其他任何。

演出结束。

遇之海牵着冰极洋柔弱无骨的小手向评审和观众席鞠了一躬。

冰极尘看着他们,柔和的微笑。

后台。

“哥哥,我表现的怎么样?”冰极洋像个讨赏的孩子似的把半个身子轻轻依偎到冰极尘左半边肩膀上。

她以前用力收敛自己的光芒,不想外露。现在依旧想那样。她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有一个爱自己的哥哥和一个温馨的家庭。

然而,那些所谓的普通早就消失的不见了踪影,那些早就在她十岁的时候变得很奢侈。

当一个并不想拥有很多的人拥有了许多不得不属于他的东西而他却不能选择丢弃的那一刻时他是悲哀的。

冰极洋就是。悲哀的。

还没等到冰极尘开口回答冰极洋,只听一个温柔中略带些许强势的声音在后台上响了起来。

“冰极洋小朋友,我觉得你要尊重一下你的搭档才对,并且我认为好好犒劳他是有必要的,你觉得呢?”

冰极洋从冰极尘的身上挪开后,冷冷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不语。

见状,遇之海也没有多尴尬,只是自顾自的上前到了冰极洋的面前一把将她抱起对冰极尘友好的说道:“我需要带她走,而且我保证她的安全。”

冰极尘淡笑,“我拿什么相信你。”

“拿你所知道的我的过去。”

独特的香味充斥进她的鼻腔,很让人安心的味道,冰极洋的恼怒顿时下降几分,但她还是想打爆他的头,瞪他道:“最好想清楚你在做什么。”

她冰极洋是会加倍报复回来的。

“亲爱的,”这三个字遇之海依旧用她们二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你这样光脚站在地上会受凉。还有,今天你要和我去参加一个晚宴,不能有差错。”

“理由。”硬邦邦的丢给遇之海两个字的人之后很大方的把自身的重量放到他身上,既然他想这样抱着她走,她又逃不出来,那他就抱着好了。

遇之海嘴角噙住一抹邪肆的笑意,微低头看她明亮如钻的眼睛。

“比赛的提前结束。”

其实,能任由她欺压,遇之海觉得很高兴。

“放我下来。”

注意到后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冰极洋一阵烦闷。

比赛的提前结束?这该死的人,谁叫他帮了!她可想去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宴会,她更不想多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

冰极洋那头简短利落的黑色短发无风自飘,在他怀里的她美得就像是一副油画,值得每个人去珍藏一生。

空气中陆陆续续传来议论声。

“那我就先带她走了。”遇之海看着冰极尘微笑,根本没在意冰极洋上一句“放我下来”,这让冰极洋有点气。

遇之海和冰极尘对视,前者是云淡风轻中略带隐藏的强势,后者则是看不出任何外露情绪的神态。

“鞋子是属于舒适且方便行动的。”冰极尘一边说着一边给遇之海怀里的冰极洋套上了鞋子,告诉他冰极洋平常穿的鞋子类型。

在确定脚上有了层保护,冰极洋毫不犹豫的从遇之海身上跳下来,恰好到了冰极尘面前,既然他哥哥已经同意她随那家伙去。冰极洋也不反抗,因为那是她哥哥的决定。

“哥哥,我很快回来。”冰极洋懂事的笑着。

冰极尘宠溺的揉了揉她细碎的短发,低声道:“好。”

听到这,以铭空一把将冰极洋拉到身后,他盯着冰极尘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你脑子坏掉了!怎么能让极洋跟他走!”

“以少,话可不能这么说。”遇之海不怒反笑,“难道你有很好的理由阻止吗?还是说……你在害怕,她会爱上我?”

冰极尘不语,只是看向遇之海的目光里有了些微的不同。

以铭空语塞。的确,他没有很好的理由去阻止冰极洋和他去参加那个所谓的晚宴。

一瞬间,呼吸声清晰可闻。

冰极洋清冷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恰好打破以铭空所处的尴尬局面。

不管怎样,她都不会让以铭空过于难堪。毕竟,这个人一直同哥哥一样照顾她,虽说有时会油嘴滑舌,但冰极洋心知他对她的好。

那双“CRYSTAL”是以铭空准备留给他未来妻子的,而现在却因为她一个小小的舞蹈比赛给贡献了出来,冰极洋不是不知道那双鞋子的价值。所以,她不舍得穿它去比赛,她珍惜那双鞋子,她在为以铭空未来的妻子珍惜着。

以铭空在冰极洋心里就像她的另一个哥哥,以铭空的保护太张扬,而她哥哥冰极尘的保护则是太小心。

“以少,回来后我想吃香草味的冰激凌,归你准备了。”

就在以铭空反应过来,还想阻止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离他好远好远了,远得就像是他用一生时间去追寻也不会再与她相触。

车里。

遇之海对前面的转动方向盘的人说:“樯,先回家。”

前面的人一滞,很久才反应过来那句话的真实性。不是说加拿大这边的房子是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的吗?那少爷这是……

“是,少爷。”樯决定闭嘴不问,省得一会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古人就是有文化,樯心里暗自夸赞自己的博才多识。

冰极洋静静的坐在遇之海身旁,她望着窗外天边艳红色的夕阳,久久出了神。多久不曾观赏到这样的夕阳了,看样子应该感谢一下身边的这个妖孽少年。

遇之海并没有多说什么,也只是安静的坐着,车里的空气中掺杂着他身上特有的香味。

窗外的树一棵一棵飞驰而过,眼前的景象变得如梦境般迷幻。冰极洋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多年前母亲给她讲过的故事。在美好的国度里,有王子有公主有骑士,还有魔鬼。

王子和公主会幸福,骑士必须与魔鬼对抗。骑士要保护公主。骑士要公主幸福。骑士爱公主。骑士的幸福是看着公主幸福。

然而,公主爱的是王子。所以,骑士注定只能看着公主幸福,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

从小冰极洋就很为骑士难过,骑士那样的好,为什么公主不选择骑士?她曾这样问过她的母亲。她母亲的回答是,因为骑士注定要守护公主,而不是去得到爱。

冰极洋沉沉的开口,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为什么公主不选择骑士……”

身旁的遇之海竟回答她,“因为骑士注定要守护公主,而不是去得到爱。”

“什么?”冰极洋大惊,这与她母亲给她的答案一模一样!

“累了吧。”看着她略显苍白的面容,遇之海揉了揉她漆黑的短发,她竟也没躲,“可以躺下来休息会儿。”遇之海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邪魅的笑着。

冰极洋侧头看窗外,不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