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Chapter4(一)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369 2015-09-06 16:27:54

  安静的抱着她进了房间,遇之海没有为自己解释什么。他脸上挂着始终如一的标志性微笑,淡然高贵又有些疏离,如天上的繁星般遥不可及。

轻轻把怀里冰冷的人放到床榻上,见那床深陷的一小块。遇之海的心,紧了紧。她终于真实的存在了他的世界中。

望着她冷峻的小脸,遇之海想要无期限与她一起。就算是天崩地裂洪水泛滥海啸不止也要与她一生一世海枯石烂永不分离。

他只为她而停留。

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抑或是未来。

遇之海不知道,他脸上浮现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满足与幸福。还有同样他没有意识到的是,冰极洋那对他显而易见的嗤之以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某方面看冰极洋是个极其固执别扭的小孩。

“亲爱的你觉得什么都好,乖乖睡觉吧。”然后,修长白皙的手指随意的指了一下床头柜上的透明的杯子,“喝水不用出去,免得回来睡不着。”

冰极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心,紧了紧。这个妖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若不亮出底牌,她也无可奈何。原来,还真有她冰极洋治不了的人。

危险等级逐渐升高,遇之海归为加强版重度危险。

“晚安,记得盖好被子。”遇之海很绅士的为她掩好房门,顺手把灯关掉,便消失在了冰极洋的视线里。

室内陷入一片漆黑。

倾国倾城容颜的人儿蜷在床上没过多久困意就再一次爬上了眼皮。

加拿大。

同样的夜幕下。

身穿雪白色正装的少年安静的立在落地窗前。透明的窗子里反照出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比起月光更显孤冷之气。

眉宇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淡淡忧伤夹杂着纯净的悲哀静静流淌在这漆黑的夜幕里。只要看上一眼,便会深陷其中。他高挺的鼻梁宛如一座忧郁的冰山般屹立在那张俊美的脸上,有着一种让人不禁感觉难过的伤感美。

夜,一点点消逝。

取而代之的是朝阳徐徐升起。

东方的火红色小心的燃烧着。

少年就那样站在落地窗旁,双眼迷离的望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整整一晚已悄然过去。

刺眼的阳光直射到他身上,整晚他都坐在地板上,他微低下头,脖颈巧妙的弯成了一道忧伤的弧形。

那深埋在臂弯中的俊颜很好的隐藏掉了脸上的表情。少年的影子被映在地板上,又孤单又寂寞。

窗外浓密的树叶看起来摇摇欲坠,但事实上风很柔很柔。其实是叶子开始变得脆弱,脆弱到只要有风就会立马死掉。于他来说也是一样。

他不可能就那样看着她离他原来越远,更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另外的人站在她身旁牵着她的手走过春秋冬夏,同样不可能再一次去忍受没有她的日子。

那样的话,他会死掉。

“慕,我不认为她值得去爱。”

闻声,慕离斯仰头看向那立在沙发一侧的少年,静默了几秒他才回答他,“齐尔,你永远也不会想到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声音是沙哑的。

讲完这句话的时候,慕离斯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像是被带刺的荆条包裹住一般,疼痛难捱。痛令他的颜脸色变得愈加苍白,眉角处流露而出感伤让齐尔都不由得一怔。

如同战神般的慕离斯逆光而坐。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颗红色的心脏被无数冰凉的荆条扎满小孔的滋味是什么感觉。自小孔里流淌于外的不只是鲜红的血液,更多的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情。

“太要强的人不适合你。”齐尔上前一步,“更何况,她不爱你。”

阳光正盛。万里无云。

室内的空气温温的,可是慕离斯却陷入了一片冰凉之中。

即使,齐尔知道慕离斯把那个女生当成生命中最珍惜的人,可事实是她并不爱他。

走到坐在地板上的少年面前,他高大的身影把少年包裹起来。

“她会爱上我。”

慕离斯决绝的语气和坚定的眼神只换来齐尔一声叹息。

“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在被追杀,你应该很清楚,”齐尔眯起眼睛,一道凌厉的光迅速划过,“就在三年前你选择与她同在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惹上了杀身之祸,这么多年了,难道不累吗?”

似乎是阳光过于强烈,所以影子才会那么的阴暗。

以至于,地板上的影子越加浓烈的漆黑起来。

窗外的花朵竞相开放。树叶在温和的风中轻轻舞动。鸟儿在唱婉转的乐曲。

蔚蓝的天,蓝的让人哀伤。

齐尔想,或许他和慕离斯是一样的。都是为了一个说不出的缘由选择坚守原来的那份“最初”。

只不过,一个在明白中沉溺,一个在迷惘中沉沦。前者是他,后者是慕离斯。最后的结果都只能是痛苦。一分不差的痛下去。

“累吗……”慕离斯自言自语道。

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苦涩无比的笑容,他望向窗外的蔚蓝色天空,深邃的眸光暗淡了不少。“比起看着她与那个人在一起,我宁愿受尽折磨也要把她留在身边,你可知,若是她不在了,我也就失去了存活的意义。”

声音听起来幽幽的却透着那样的坚定。

齐尔缓缓闭起眼睛,“你太固执。”随后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下,“不过,我会帮你。”

有些东西再怎么想对别人诉说也很难被理解,有时候一切都是那般无力。那么,自己理解自己明白自己守护那份痛楚那份甜蜜就好。

不需要安慰,因为安慰会更让人难过。

阳光灼痛了慕离斯明亮的眸子,就连心也被被穿开了无数个细微的小洞。

世界好像都停止了。安静的像是在等待着死刑的最终确立。除了沉默就只有阳光和空气。水消失不见。

风放飞了谁的忧愁。谁在谁的命运中徘徊。谁在为谁落泪。谁又在与谁相偎。

温度适当的卧室。

睡到自然醒的冰极洋懒懒的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

七点过一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准备起床。

窗外一片鸟语花香。

乔其纱的窗帘被风吹的一摆又一摆,犹如精灵的花粉般美好。

敲门声有节奏的传入冰极洋的耳朵里,想必门外的那只妖孽应该是满脸笑意的等待着门被打开吧。可是,她并不想去为他开门。懒得动。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想看看谁更能忍耐。

他敲,她就不开,看谁耗得过谁。反正时间有的是。冰极洋这当儿是起了玩心,离飞机起飞的时间还早,定的是下午三点的机票,她当然不能浪费掉这么美好的时光,不找点乐趣多没意思。

似乎知道门内的人儿想什么似的,遇之海也不恼,微勾起唇角,熟练的把手上的钥匙插进钥匙孔里,门开的一瞬间恰好偶看到了记忆中清秀的小脸,心情随之大好。

他走进来冲她邪魅的笑。看似并不准备先开口讲话。

冰极洋静静的看着他妖孽的俊脸,无所谓的摊摊手,“不好玩。”

遇之海想,要是每天的清晨都能看到这张洁白无瑕倾国倾城的小脸该有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