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Chapter5(三)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191 2015-09-06 16:27:54

  男生微微侧头看向窗外的天空。

余光不经意的瞄到了一个人的脸后便更大幅度的把脸侧过去,对她灿烂的笑道:“冰……”冰什么来?貌似给忘了……刚刚睡觉明明听见了一个姓冰的名字,竟然现在给忘掉了……

“冰宝宝,你在干什么呢?”

冰宝宝?冰极洋挑了挑眉,发现和“暖宝宝”实在是有一拼……暗想,这个人也绝非正常之人。

顿修学院的学生没一个是正常的,要是有那才是怪事。

“同学,我们认识?”冰极洋抬眸,漆黑的瞳仁里倒映着他的影子。

风从窗外吹进来,有些轻有些柔。男生梳起来的长发随风飘动了起来。

男生不满的挤挤眉,“唔,你说话好冷呢。”

冰极洋选择无视他。

“叮叮咚咚……”

下课铃适时的响起来,冰极洋想也没想的拿起背包就朝教室门口走去。

出乎预料的那男生却快她一步站在了门边。双手撑住门框,挡住她的去路,男生有些无语的望着比他矮一些的冰极洋,“这才上一节课,难道你想逃课吗?”

还没等冰极洋来得及回答,一道好听的声音就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里。

“亲爱的,你怎这么慢呢?”

狡黠的眯起眼眸,冰极洋双手环胸,并不打算回答,因为深知这只妖孽有那个能力自己解决他刚刚提出的问题。

遇之海仿佛知道她想法似的,对面前的男生无害的笑道:“同学,你可以把手放下去了。”

“你觉得我会?”

“难道不会吗?”说这话的时候遇之海就已经把冰极洋给带到了自己身边,那敏捷的动作使得男生不禁皱起眉毛。

遇之海理所应当的笑着,“既然你不会,那么我自己也可以让我家亲爱的出来。”

“……”

车内。

冰极洋和遇之海坐在后座上,车内的温度调的刚刚好,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大道上。

“为什么杀死影丽。”冰极洋打开他递过来的一包话梅,甜酸的味道充满口腔,“你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亲爱的你觉得是为了什么?”

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背叛。”

他笑,“没错。”

“但她背叛的是我,而那时你我还不认识。就算是认识,你也没有很充足的理由去杀死她,不是吗?”

遇之海单手托起冰极洋的下巴,把她拉近自己。明亮的眸子静静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她的眼睛,在他眼里,对面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很迷人,不同于任何人的美感让人眷恋且甘愿沉沦。

他反问:“你觉得呢?”

抬起小手,她单手捏低他细滑的下巴。

遇之海的眉梢、嘴角都溢满笑意。

“你想让我怎么觉得?”

遇之海拿下她托住他下巴的小手,宽大的手掌紧紧的把她的小手包裹在了掌心里,“怎么觉得都好。”

“……”

冰极洋总算明白,对于他这个人绝不能和他比两样东西,一个是无赖,一个是无耻。

抽出自己的手,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接听,“什么事?”

那边的人焦急的说:“冰殿!冰殿!若森……若森他受了很严重的伤!柒七他不在堂里……怎么,要怎么办才好……”说道最后的时候竟然有了抽泣声。

冰极洋此刻全身散发出骇人的寒气,车内的温度骤然下降几度。

电话那头的旗玲满脸泪花。

遇之海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把她紧住拳头的手再次握在掌心里,温暖的气流缓缓流入冰极洋寒冷的身体里。

出奇的是她并不排斥这种气息。

“遇之海,把卞子扈借我用下。”

清冷的声音透着一丝忍耐的淡漠,她把手机狠狠捏在掌心里,感觉不到疼。

遇之海不假思索的说:“好。”又把她的手握紧了些。

这个简单的“好”字令冰极洋不自觉的咬住早已失去血色的嘴唇,她把头缓缓别到一旁,轻声道:“谢谢。”

“不用和我道谢,”遇之海顿了一下,轻摇了摇她冰凉彻骨的小手,“可以看着我吗?”

就在冰极洋把头转过去的一瞬遇之海便轻轻把她的头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力道不重,刚刚好。

淡淡的清香萦绕在冰极洋的鼻尖处,那记忆中熟悉的味道让她感觉很放松。

“这是什么香味。”

上一次就是在他的车里陷入了沉睡,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她还是有些心存芥蒂。

遇之海解释,“是一种能让人心神安宁的香药。”

“卞子扈做的?”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那就是了。”

“……”

冰殿堂。

医疗室。

卞子扈终于给若森做好了治疗。

当看到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少年时,冰极洋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怒了。

强烈的怒气充斥到房间里的每一寸角落,显露无疑。但冰极洋却出奇平静的望着为若森检查的卞子扈,“卞子扈,我需要你告诉我,他都伤到了什么地方。”

正在给若森包扎手部的卞子扈面露为难之色,引得冰极洋一阵焦躁。

“告诉我他的伤势和最坏的状况会是怎样。”

站在冰极洋身后的遇之海冲卞子扈点了点头。

卞子扈认真的看向冰极洋,“其中的一颗子弹穿入胸口,离心脏很近,还有一颗打在了右腿膝盖上,恐怕以后这条腿会保不住,还有……他头部受到了强烈的撞击。”

不忍再看她,卞子扈别开头,“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很可能他再也醒不过来。”

瞅着眼前艰难移动脚步的冰极洋,遇之海一把将她揽在怀里。

终于走到若森的床边,这才使冰极洋全身紧绷的神经得以释放,她慢慢蹲下身去抚摸他因受伤而苍白无比的俊脸,那张俊脸上曾洋溢的是最纯真的笑。

如今,躺在那里的模样过于安静,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变成大海之上的泡沫,又或是一抹烟,最终消散于空。

“若森,你是不是很痛,我替你还回去好不好?”

嘴角一抹妖娆的笑凝固成霜。

“他会没事的。”遇之海走到她身边小心的拥到怀里,“小朋友是不应该那么难过的。”

许久,冰极洋都没有开口。

她知道遇之海在她身边,很安静。

“遇之海,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冰极洋仰头看他,眸中的雾气逐渐扩散,模糊了她的视线,眼中的他像是水中的月亮般,遥不可及。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满脸泪痕的旗玲诧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打死也不可能会相信他们的冰殿还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永远也想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