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Chapter5(四)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629 2015-09-06 16:27:54

  大厅。

“旗玲,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若森受伤的经过了。”冰极洋目光迷离,眸中的雾气已消散的差不多。

“是。”她瞅了眼旁边的遇之海欲言又止。

冰极洋清楚此刻旗玲心里在想些什么,她淡淡的望了遇之海的方向,叹息一般的说:“无妨。”

得到应允后的旗玲道:“若森在去Wait酒吧的路上,突然遭到之前找他麻烦的那一拨人的袭击,柒七给若森的那药被他们惦记上了,他们可能是想从若森手里得到秘方才对若森下手的。

“因为一直都是若森出面和他们谈判,柒七从来没露过面,所以那些人也只认得若森。若森他接手的案子没有一个是置人于死地的,但是那边的老大出尔反尔一定要若森把那个目标杀死,就为这事,若森就和他们谈判过好几次。

“后来那个老大同意了若森的做法,因为若森用柒七给他的药把目标迷昏,转而目标到了那群人手里,目标对他们很是惟命是从,于是他们就惦记上了若森手中药的秘方,但若森放下狠话说,绝对不会把秘方交出来。

“要知道,若森他根本不知道什么秘方啊,柒七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关于那药的制作过程!”

显然旗玲还没有说完便被冰极洋厉声打断道:“给我备机车,马上!”

她十指不断发出一阵“咯咯”的粉碎声。

“等等。”遇之海开口对已经不再说些正什么准备离开的旗玲道。

旗玲顿时刹住步子,像看到了希望般转头凝望遇之海绝美到了极致的面容。

“你做什么。”冰极洋不悦的皱起眉毛,“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玩。”

“亲爱的,这场游戏咱们换个玩法,怎么样?还有就是……”遇之海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抚平了她的秀丽的眉头,“皱眉很难看。”

冰极洋有些赌气别开脸,“又没让你看。”

“可是我喜欢看。”

“疯子。”

“只是看见亲爱的不得不疯狂。”

“遇之海!”

“亲爱的你怎么又恼羞成怒了?”

冰极洋绕过他,“遇之海,你最好不要插手我下面要做的事情!”

几步远的的旗玲试探的问:“那……机车还用准备吗?”担忧的望着他们,她俏脸上早就看不见了平常时刻该有的活力。

“不用。”遇之海代替她吩咐,“你好好照顾若森。”

“我拿什么来相信你不会伤害到冰殿!”旗玲向前几步,“而且,我凭什么要去听从你的话!”

遇之海邪魅的笑望她,“就凭‘遇之海’这三个字。”

听到这话的冰极洋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他。

Wait酒吧。

一群一群的人在舞池中摇摆。

在这样一个可以完全释放自己,可以完全释放压抑的地方,人们变得有些近乎疯狂,甚至还有些病态。

不管怎样,能得到释放总是好的,冰极洋想。如果,某一天要死掉了,那么死的无怨无悔毫无怨言也好。只怕,不会那样简单。

她站在酒吧二层的走廊中央,静静俯视楼下放纵自我的男女。一瞬间竟感觉心里堵堵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塞到了胸口。透不过气,异常憋闷。

冷漠漆黑的眸子静静的望着那楼下疯狂的人群。

肌肤如玉,目光似冰。

“美丽的小姐,我可否邀你跳支舞?”

右耳旁灌进个还有些印象的声音。冰极洋则故作没听见。不理。

周围的空气染上丝丝寒冷。被晾的人并没有就此打住,反而愤愤的接着道:“冰宝宝!你怎么能不理人呢?!”

这次冰极洋倒是有了反应,她狡黠的牵起嘴角,眸子里迅速划过一抹调皮的趣味,轻声道:“同学,我哪有不理人?”

“你——!”

这丫头分明就是在拐着弯的损他,他还没傻到那个程度好不好!努力压制住怒火的他再次开口,“我叫松断,冰宝宝你呢?”

“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吗?”

冰极洋淡漠的回答他,手中的杯子由于光线的原因变得柔和起来。

松断理所应当的说:“当然有啊!”

不料冰极洋后话是,“说说看。”

“……”

看着他呆掉的表情,冰极洋反问:“没理由?”

此时的松断依旧保持沉默。

“我是不是应该称赞一下你的诚实?”

沉默。

“冰小姐。”

冰极洋应声看去,懒懒的问:“遇之海呢?”

“少爷在楼上等您。”当瞥了一眼表情极不自然的松断后,樯眉毛微蹙,目光寒若冰霜,“需要我帮您做些什么吗?”

听出了他的意有所指,冰极洋摇摇头,“不用,我马上去。”

“是。”说罢,樯转身离去。影子逐渐被拉长拉长,最后消失不见。

“你还有什么事?”冰极洋看了一眼松断,留给他一个冷漠的侧脸,“你看到了,我还有事。”

其实,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与面前这个人说的了,至少现在没有。

“没……”

“那再见。”

“等一下!”松断见冰极洋欲离去,飞快的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冰极洋瞟了一眼他紧握住她手腕的手,“放开。”

尴尬的松开自己的手,他竟有些手足无措,连声音都掺着一丝颤抖,“明天,你会来学校吧?”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不去?”

“……”

看着冰极洋离开的方向,松断依旧保持她离开时的状态,静静站立着。

“这么冷艳的一个美女还真是给人无限的挑战呢!”

一个身穿海蓝色衬衣的少年慢慢的走到了松断身旁。他眼睛美如星辰,嘴唇薄如刀片,非常俊美。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人吗?”

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问道:“什么?”

“就是她!”

“你是说,你以前和我提过的那个人就是刚才的那个冷艳美女?”少年有些激动的握住松断的肩膀。

“察理安,你反应还可以再迟钝点吗?!”

一个控制不住察理安就要朝冰极洋消失的那个方向奔去,但很及时被松断给拦了回来。还好松断反应比他快,不然这个反应迟钝的人指不定又闹出什么状况。

想起他之前的迟钝,松断就不免叹惜外加感慨,察理安他哪里是能用迟钝这个简单的词汇来形容,他简直就是迟钝它祖宗好不好!

“我说,你平时反应总是那么慢,这次反倒这么快!有病了!”说着说着还把手伸了过去,做状要测测他的体温。

察理安厌恶的拍掉了他的手,“你才有病!”

“我这不也是关心你么。”

“真希罕你!”

“那是那是!”

“……”

察理安对松断的这种厚脸皮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她。冰极洋。十二岁时。救过两个人。然而对于这些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不知是喜还是悲。

Wait酒吧。

第三层。

宽敞的房间里。

“喏。”遇之海推给冰极洋一个蓝紫色晶莹剔透的酒杯。

他优雅的抿了一口猩红色的液体。

换了一个姿势坐在软质沙发里,冰极洋微敛眸,“是什么?”

她精致的小脸在柔和的光晕下漾起了些许妩媚,荡漾在遇之海温凉的眼睛里有流光闪烁。

“玛格丽特。”

她端起酒杯,细细端详了下那里面陌生的液体,喃喃的重复,“玛格丽特……”

“知道玛格丽特花的花语是什么吗?”在看到冰极洋把杯子抵到嘴边尝了一下,遇之海才不急不慢的问她。

冰极洋不语。

他接着,“期待你的爱。”

“尝起来还不错。”她不以为意,又抿了一小口。

“的确。”遇之海深邃的目光沉静的落于对面而坐的冰极洋身上,背靠进沙发里微启唇,“樯查出,伤害若森的并不是之前的那群人。”

冰极洋危险的眯起眸子,“也就是说另有他人?”

遇之海颔首,“一会带你去见他。”

柔和的光打到她侧脸上,透着一股子静态的美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