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Chapter5(五)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815 2015-09-06 16:27:54

  冷色的月光染上冰极洋的眼角。

刚从Wait酒吧里出来,一转身她便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停下步子,“把地址告诉我,一会我自己过去。”

“我等你。”遇之海给她披上了一件黑白相间的披肩,“夜凉,快去快回。”

樯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遇之海,思索着为什么他家少爷在看到慕离斯后还可以那么平静的让冰极洋离开,脑子里飘着一堆问号,但又不敢问。

“有什么想说的吗?”

遇之海合上刚才看的经济学,靠在背椅上,淡淡的问。

“少爷,我可以问吗?”

不怀好意的对上樯满怀期待的眼神,遇之海轻勾起嘴角。以为会得到应允谁知那是一种假象,因为他家少爷的后话是“当然,不可以”。

听着遇之海那让人从天堂到地狱的话,樯竟开始已经崇拜自己,入了那么多次“地狱”还能如此健康的成长。

悻悻的把头转回去,樯失望的看着前方,“好吧……”

许久。

遇之海目光空空的落在外面朦胧的夜色中,“对于她,不能禁锢,只能等待。”

“那少爷为什么会爱上她?”樯下意识的问出自己隐藏很久的心里话。

“因为她是冰极洋。”

而他是遇之海。

是注定相爱注定纠缠的两个人。

因为她是冰极洋……樯很是疑惑。

再次进入Wait酒吧的冰极洋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身穿淡蓝色衬衣修身仔裤的慕离斯。

跟慕离斯一起来的是齐尔。

齐尔右耳上的钻石反射出白惨惨的光亮。

“找我什么事?”一个打扮的很随意的男子坐到了慕离斯和齐尔的对面。

“你手下做了什么事你不会不知道吧?”慕离斯摇了摇酒杯,看向男子的目光突然尖锐起来。

“这从何说起?”他疑惑的瞅向他,男子此刻的模样看起来确实像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瞧你说的,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慕离斯冷哼一声,“你敢说你对当年的事没有怀恨在心,你拿什么来证明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对若森虎视眈眈?难道只是因为你手下懂得你的所想,没有收到命令就带着武器去埋伏?可能吗?”

对面的男子对于慕离斯的问话并没为之所动,当年的事他当然不能忘,既然有本事杀了他妹妹,就得做好偿还的准备,一命抵一命,天经地义!

“有些事并不是你可以解决的,你曾被她的仇家追杀过不是吗?那个时候她又在哪里?在做什么!她知道你因她而深处的险境吗?!没有吧,恐怕一点也没有!”

男子显然是想要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个她正站在门口。

不动声色地,打开门的一条缝,她刚好可以听到里面的谈话。

男子阴鸷的看了慕离斯一眼,鹰般锐利的眸子反射出精光,“冰极洋不是一个可以给予别人感情的人,为她做了那么多,你现在还不是什么也没得到!既然什么也没有得到,你为什么还要管她的事!就算你现在有了一定的势力,但真的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吗?你不要太天真了!”

有一瞬间的沉默。

沉默中的慕离斯身上散发出隐约的危险之气。

“我也曾像你一样爱过一个人……”

慕离斯打断他,“我知道是谁,但是支纥,你从来也没有认清你为什么会失去她,你一直以为自己做的足够好,足够让她在你身边一辈子。的确,你给她承诺,但你给不了她需要的幸福!

“你至今都觉得是她背叛了你,可不要忘了,一直以来,你们从未真正在一起过!你不是不知道你妹妹对她如何,可是你仍为了你的妹妹一次又一次伤害她!如果这样你依旧觉得你的爱可以和我对阿洋的爱相提并论,那你就太不自量力了!”

支纥笑着,嘴角流露苦涩,“你的爱,爱冰极洋?别再开玩笑了,她手里染上的鲜血比我多得多!我只想若森偿命,我妹妹临死的时候她对我说,她爱上一个人,但那个人却想要她的命!”

“另有人想要你妹妹的命,若森也只是个雇佣杀手,你要找人偿命,那也应该找给若森钱的雇主才行。”慕离斯脸色沉静,“我只想奉劝你不要与她为敌,倘若你继续做出伤害若森的事,导致你和她有冲突,就不要怪我到时不讲情面。”

“你哪次为了她跟别人讲过情面?”

“从来没有。”慕离斯笑笑。

冰极洋把一切都听在耳朵里。

如果是支纥想要若森的命,那遇之海想带她去哪里?

当年若森十二岁,刚入“冰殿堂”没多久,就接到任务说去解决掉支纥的妹妹,毕竟年幼,杀念不重,又因为支纥妹妹对若森极好,这才使若森心软下来,决定放她一命。

结果却是支纥妹妹死于车祸。

所有证据指向的都是若森,为这,柒七没少收集对若森有利的证据。可那人做的干净利落,根本没留下一丝蛛丝马迹。

其实,之前“冰殿堂”的堂主并不是冰极洋,而是一个叫子博士的老人。

子博士对冰极洋有知遇之恩。收她为弟子的两年后,子博士便将“子云阁”改名为“冰殿堂”,这一转变曾使黑道中人氏纷纷唏嘘不已,觉得子博士简直把自己一辈子的心血亲自毁掉了。

后来,子博士突然金盆洗手不干了,那位传说中的弟子便掀起了一番血雨腥风,本来暗藏汹涌的黑道突然爆发一场又一场战争,而这场战争的始作俑者就是他那个心爱的弟子。

随后黑吃黑的现象接二连三的发生,被吃的不论是否与子博士交情,全都被吞的连渣都没剩。这场战争持续了长达三个月之久,最后“冰殿堂”轻轻松松成为了最大的黑道霸主之一。

另一大霸主是薛王的组织,名为“嗜”。

薛王嗜血出了名。他有一双魔鬼的眼睛。

他一直想“冰殿堂”的堂主为己所用,而不是眼看着那堂主将势力范围不断扩大。薛王有一颗野心,这是冰极洋无法企及的。

子博士交代过冰极洋一句话——别让他人迷了你的心智。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她随心,不要受他人蛊惑没有主见。

这时。

从室内传来一道模糊的声音。

“从今以后你我就是敌人!”支纥起身,鹰般的眸底快速闪过一丝疼痛,“如果不是若森死,就是我!”

“给我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之后我找不到足够的证据证明若森不是杀害你妹妹的凶手,那么我将不再阻拦你。”慕离斯眸子微眯了眯,“不过你要向我保证这一个星期之内不能动他分毫。”

一旁从开始就在假寐的齐尔睁开眼睛瞅向站立的支纥,“阿纥,咱们一起经历过生死,慕也是为了你好。况且,冰极洋是他喜欢的人,就算是因为这一点你都不能做伤害她的事,你觉得呢?”

“你就是这样一直忍耐下来的吗!你难道忘了你爱的人是怎么落在薛王手上的!要不是因为冰极洋的关系,薛王他怎么可能会盯上显诗!别告诉我你不恨她!我不信!”

“我说过,谁都不要把任何事跟她扯上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提她!”齐尔挥着拳头就朝支纥的脸上砸去,“要不是你那个好妹妹,她就不会被那个混蛋抓走!”

被打了一拳跌坐到沙发上,支纥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他何尝不对齐尔感到抱歉。

他的妹妹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他没有办法让她受伤害。他只能去伤害别人!

“我妹妹当初也是好心邀请显诗去逛街,要怪只能怪显诗自己愚蠢被别人骗走。薛王根本没有动任何武力,没准她正为了要离开你诚心跟他们走的!”

支纥似乎还要继续说,这时那边的齐尔一个箭步冲过去抬起拳头就砸在了他的左脸上,“你给我闭嘴!混蛋!”齐尔失去了平时的冷静,目光凶狠的模样仿佛要溢出火苗。

慕离斯拦住齐尔,“你冷静些!”

“要是你的话,你能冷静吗!”齐尔红色的眼睛里喷出艳色的火,“支纥,我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觉得你妹妹什么错都没有,但是就因为你说,我就不能饶过你!”

用力甩开慕离斯拉住他的手,齐尔向门的方向走去。

此时,冰极洋早就不在了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