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第三十九章 你怎么在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701 2015-09-06 16:27:54

  “打完电话了?”遇之海走近那站在落地窗面前赤着脚的身影。

“嗯。”没有多余的话语,她静默了一会,不知在想什么,目光有些疏离,“昨天麻烦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好像弄破了他的手臂。而他那时,在忍耐?是的,他在忍耐她的伤害。她有些笃定。

“亲爱的,我还是喜欢你冷淡的样子。”

比起现在她的客套,他更希望她冷淡。

阳光透过落地窗溜进来,照耀到他们二人的身上,此时他们本来孤单影子被投到了干净的地板上后慢慢重叠。

她不语。

“他什么时候来接你?”

她笑,“不会来。”

他也笑,不语。

今天,是个好天气。适合杀人。冰极洋想。

突兀的门铃声猛然打断了他们二人间的静谧。

“之海之海!”清脆的声音响起,冰极洋想起了一个人。卞子娜。那是这个声音的主人。

“你……”卞子娜当看到冰极洋的一瞬间呆住,手指颤抖的指向她,“你怎么也在!”

冰极洋灿烂一笑,道,“我怎么不能在?”

绝对的反击。成功。一击必胜。

遇之海满意的勾起嘴角,这才对,她终于是懂得了反击。

“之海,你怎么能把她带到家里来?!难道你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妻吗?!你怎么可以把别的女的带回家!”

未婚妻……呵,怪不得呢,冰极洋自嘲。怪不得那次在加拿大的晚宴她能和他如此相近。这样也就解释的通了。

在国外的势力和威望都达到这样高的地位,遇之海和那个叫做普眠枭的人定是不简单。

此时的遇之海明显紧张起来,不经意外露的焦躁与凶狠冰极洋全都看在了眼里铭在了心里......那是一种压制的隐忍,她突然愿意听听他的解释……想知道他版本的说法又是如何。

“卞小姐,我想你误会了什么。”冰极洋冷清的笑了笑,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

“误会?你竟然说误会?”卞子娜用憎恨的目光看向冰极洋,尖锐的嗓音深深的刺痛了她的耳膜。陡然间冰极洋心生厌恶。因为她不喜欢吵。

烦躁。

“我回学院了。”她对遇之海沉静的道,寒冷的气息渐渐收敛。

“听我解释。”遇之海走到她面前,明亮有神的眸子紧紧盯着冰极洋精致美丽的小脸。

那惹人喜爱的面容,那惹人沉沦的眼瞳,真的,从未改变。

此时,她无处可逃。逃不开他的霸道,逃不开他的强势。

“什么?!之海!你需要应该解释的人是我吧!”卞子娜一个箭步冲到他们的跟前,挑衅的看着她,“弄得我们吵成这样!你难道还不打算离开吗?!”

冰极洋冷淡的瞅了她一眼,“好像,一直在吵的人是你。”

“你在说我吵?!”卞子娜嗓音陡然升高了几分,怒瞪着冰极洋精致美丽的俏脸。

“难道你不觉得?”冰极洋又是冷淡的瞅了她一眼,然后对遇之海礼貌的说,“那我就先走了。”

“你这个臭丫头!”卞子娜不作休举起手朝冰极洋扇去,遇之海则快一步把她的手打开。也就在这时,卞子娜因承受不住遇之海的力道,身子猛地向后退去。

她讶异的瞪向遇之海,愤怒的火苗在眼中燃烧起来。

遇之海虽心知就算他不出手,冰极洋也不会让自己挨到那一巴掌,但他就是不想看到她动手。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冰极洋抬步朝外走。真是烦透了,大清早的就不得安生。

“之海之海!你要去哪?”卞子娜黑着脸拦住向外跑的遇之海,喘息拧眉瞪着他,“你要去追她是不是?”

“子娜,不要再胡闹了,你应该清楚那不过是为了帮子扈演一场戏,事实上,我们并不是未婚夫妻。”遇之海冷静的拿掉她的手,“我念在子扈的面子上,今天的事就不和你追究,若是以后你再试图伤害她的话,我会加倍从你身上替她讨回来,这件事子扈也不能干预。”

坚定不移的话狠狠的震撼了卞子娜原本刚硬的心,而后轰的一声坍塌……尘埃滚滚……

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冰极洋什么也不做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之海的爱,不公平,上天对她太不公平。

不,她不甘。她为遇之海付出的比任何一个人都多,凭什么遇之海还可以理所应当的当着她的面那样保护一个不能给他比她给他爱更多的女生,况且,冰极洋那个该死的女生根本什么都没有为他做。

卞子娜眸子里闪过阴狠的光,冰殿堂的堂主?就凭这个头衔,她卞子娜就不信她还能活很长久。

遇之海只能爱她一个。冰极洋你好好看着,遇之海只能是属于卞子娜的,永远也不会是你的。

不管你是不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你都抢不走他。

卞子娜看着遇之海逐渐消失的背影,咬紧嘴唇,冷声道,“给我等着。”

“卞小姐最好不要乱来,你应该知道我们少爷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樯?”卞子娜疑惑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的俊美少年,嘲讽的道,“你就那样看着你家少爷被一个女的控制,坐视不管?”

“卞小姐你错了,那不你口中所说的一个普通女生,那是我们少爷的爱人。”樯冷静的说着,看向她的目光也显得有些冷。

樯,其实并不喜欢卞子娜。

心机太重不择手段的人不适合待在他家少爷身边,即便冰极洋手段比她厉害,他也仍然对她厌恶不起来。

冰极洋就像一团光,就算世界都失去了光明,她也会固执的保留着她最纯净的光华。那光同样也是他们的希望是他们的信念。

如果一个人在光明和黑暗中翻滚了多年,那他本早已不再有了纯粹,可冰极洋脸上偏偏有那种风尘又干净的神态,那是最使人舒服的神态。

不得不说,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于他家少爷来说,冰极洋必然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你!”卞子娜恼羞成怒的用手指向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告诉你,遇之海爱的只能是卞子娜!永远也不可能是那个女的!给我记住!”

“记住又如何?这是骗谁的?”

不过是欺骗她自己罢了。

樯开始同情卞子扈有这么一个既不懂事又爱胡搅瞒缠的妹妹。

是啊,她这是在骗谁呢?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给自己一个谎言让自己更坚定的去爱遇之海而已吧……虽然是谎言,那她也不能放弃,那她也不能不去爱遇之海,他那么美好……美好到,这个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可以称为完美的人了……

遇之海,太完美。她舍弃不了。她就是自私。她就是要把他绑在身边,即便……她很不想承认,他不爱她……

“樯,你讨厌我?”卞子娜昂起头看着他。

樯,长的真好看,她想。那种好看似乎很不同于任何。

她恨不起来。有些什么令她不敢去恨。记得她哥哥对她说过,恨一个人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多,通常会很累,那样的情感永不能去沾染,不然恨这个包袱会一直折磨人下去。

后来,从那开始她就杜绝了恨。

此时,她不恨樯,不恨遇之海,但,她知道她已经开始恨冰极洋了。一点一点的开始,恨了。

恨意啃噬着她骨髓,以及鲜血。

它,在生长。

包袱?她便要背起。如果安静的看着他们在一起,那她卞子娜就是个傻子!连爱的人都成为别人的,这是耻辱。她忍受不了。若要抉择的话,她宁愿变成恨的傀儡。

上次冰加芊的事情搞砸了,竟然找的人是她经纪人达敏的哥哥达屿,真是有够可恨的,现在扳倒冰加芊有了一定的困难,即使没有达屿那个人,冰极洋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她只能谨慎行事。

最坚定的就是——之海,只能是她卞子娜。

“并不讨厌。”

樯和蔼的笑着。好像真如他所说似的并不讨厌。这也不假。只是有些反感她的对人做事方法态度而已。仅此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