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第三十四章 如果可以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349 2015-09-06 16:27:54

  “亲爱的,你不是答应要带我去个地方吗?”遇之海气死人不偿命的笑着,随即很不客气的把冰极洋拉到了身边。

他漆黑如夜的眸子对冰极洋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温柔慕离斯全都看到了。所以,他害怕了。他怕她喜欢上他,甚至是……爱上他……

从一开始遇之海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一直都是。

但,他做不到眼看着她去那个长相妖孽的人身边。

“可以带我去了么?”遇之海追问道。

似神似幻的冰极洋冷酷如冰的视线渐次落于三人身上,最终还是落到了遇之海妖孽般绝美的脸上,而后缓声道,“遇之海。”

此刻遇之海正柔柔的望着对面触手可及的冰极洋,满眼欢笑。

好听的嗓音打破沉寂,不过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是”字。

冰极洋也在笑,只是那笑异常寒冷。

“可以了。”

说罢,她决然的转身。一如不久前一模一样。

“等等……”慕离斯眼疾手快的拉住冰极洋纤细无骨的手腕,明亮的眸子里飞快掠过淡淡的忧伤。

一闪即逝。

遇之海冷冷的看着慕离斯拉住冰极洋的手,看来这小子很喜欢动手动脚,那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今天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基地野营的事情……”就在慕离斯还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被祢灵急忙的打断道,“是啊是啊,其实都是因为我总缠着他,所以才……”

冰极洋笑道,“不用对我解释。”

在她看来慕离斯和她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仅此而已。再无任何。永远,永远也逾越不了这层界线。

那早已变为茎脉根深蒂固深入骨髓。

只是,祢灵在听到冰极洋的话后脸立刻变得无比难看。

传说中的冰极洋原来是真的……真的冰凉……

慕离斯受伤的看向冰极洋,为什么不能听他解释……

他的痛难道她不知道吗……

真的,很痛。那感觉就像是被丢到了十八层地狱的十八层地狱一样,永无止境的黑以最恶毒的方式侵蚀人的意志。直至死亡。

“如果可以,不要离开。”慕离斯凝望那张面无表情但依旧俊美的面容。心如刀绞。

只要一看到她和遇之海站在一起,嫉妒慌乱痛苦就变得不尽其数。

不论何时,在慕离斯眼中永远只有一个冰极洋。他永远也看不到身边任何一个对他爱慕的人,就如冰极洋看不到他一样。

世界上有一种悲哀是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而爱自己的却不爱。

永远是这样。

“慕,我想我不得不离开。”

慕离斯有些冷的道,“因为什么。”

冰极洋放缓了语气,道,“家里要来客。”

“对不起……”慕离斯抱歉的看着她。

他还以为是因为遇之海……如果不是为了他而离开他的话,他就觉得不那么难过了。

幼稚的行为幼稚的想法,冰极洋早就预料到了。心还是不想让他难过的。即使不爱也忍受不了他忧伤的表情和那溢满浓稠悲伤的眼眸。

“很爱她吗?”祢灵与慕离斯并肩走着,不在乎的问道。

许久。

慕离斯才开口道,“不是很爱。”

祢灵疑惑的看着慕离斯,此刻他全身上下依旧残留了之前的忧伤。那是多么不符合她认识的那个霸气十足的慕离斯啊。

那是冰极洋给的他痛,连带她都……那样……痛。

“是爱的无法自拔。”而后慕离斯深吸一口气道。

一句话瞬时把还在疑惑之中的祢灵打入谷底,被深埋在荒芜的谷底那一刻心里只剩荒凉。

是爱的无法自拔……是爱的无法自拔……是爱的无法自拔……祢灵耳边一直反复循环着慕离斯无意但却让她钻心的话语……而她甘愿承受。也只有承受。

“我到了。”冰极洋走下车,这时遇之海也从车里下了来。

冰极洋看着他,冷冷的道,“你做什么?”

到她家,他下车干什么?

遇之海坏笑着说,“我也到了啊。”

“遇之海,你在开什么玩笑。”

“怎么,亲爱的不信?”

他说他到她家是到了,让她相信什么?!

遇之海把冰极洋单手揽进怀里,笑道,“亲爱的,我证明给你看好了。”

淡淡宁人的香气流入冰极洋小巧的鼻子里。香气诡异却出奇迷人。总是让人不禁眷恋于那平淡的美好。

“别告诉我,你是客人。”

遇之海见她终于开窍,表扬道,“我们亲爱的就是聪明。”

“这么说,你就是以老教授总提起的徒弟?”

“嗯……亲爱的觉得呢?”

冰极洋斩钉截铁的道,“不像。”

“……”

听以老教授对外介绍那些撼人的丰功伟绩,怎么想他从未曾露面的高徒都得是个中年男子合适。

遇之海不过十九岁,哪有那么多时间做那么多事情……又不是超人……

电光火石间,她相信了。

因为他是遇之海。他就一定是有那个本事。

“离我远点。”

想明白后的冰极洋还是没能从他怀里逃出来,迫不得已只得使用言语了……

遇之海停下脚步,右手轻抬起冰极洋固执的小脸,道,“亲爱的,不能踏实会么?”

那双似水晶般净透的眼眸仿佛有魔力一般,有意无意的引领她进入他的世界。

冰极洋用力克制自己逐渐的沉陷,不语也不反抗。

看到冰极洋同遇之海一起到来,冰家祖父母多少有些吃惊。

而以老教授一点吃惊的表情都没有。

这就很明了了。

以老教授一定知道些什么,冰极洋想,姜还是老的辣,古人就是有厉害。

打过招呼不久,冰极洋称有些累,于是便回了房。

刚躺到床上没几分钟她就睡了过去。她,是真的累了。

“没想到,遇少爷与我们家的极洋是认识的!”祖母笑的像个孩子,道,“还说打算让你们有时间认识一下,这可好,省事咯!”

“祖母,不必叫我少爷。”遇之海笑着纠正道,“您这样叫,让我可如何是好。”

“好好好,不叫,不叫就是了。”祖母笑的一脸璀璨,“那之海,你是什么时候和我们家极洋认识的呢?”

“很久很久之前了吧……”

因为现在每天都能看见她的小脸,遇之海觉得再多的等待,再多的煎熬也就都值了。

她应该是真的如她所说的累了吧。真想再看看她熟睡的脸庞,那柔和的模样恐怕只有在睡梦中才会出现吧。

也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最像小时候的冰极洋……

如果可以把她留在身边一辈子,他就可以什么都不要。

唯独只要她。

她,就是他的一切。

不是固执,不是任性,不是荒唐。

是爱。

爱她如命。视她如命。

即便心知相遇是一场折磨的命中劫难,他也会牢牢的把她绑在身上。

期限,无期。

窗外的百年老树又开始频繁的坠落花瓣,浓郁的香气蔓延至宽敞的客厅里。

那是冰极洋不太喜欢的味道,但也不反感。

开在百年老树上花的那种香气是她父亲冰扩的喜爱,所以她未曾排斥过,反而有时也觉得还不错,只不过的确不太喜欢而已。

那种感觉很难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