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第四十三章 初见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382 2015-09-06 16:27:54

  当初独秋前来冰殿堂时先是昏迷了两天半。初见面她觉得独秋是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即使处于昏迷之中,却仍然帅气动人。年龄估摸也就比她稍长几岁。

他一双剑眉勾人怜爱,很是平淡的唇却永远散发着永无止境的光芒。

遍体鳞伤的独秋勉强支撑起最后的意志巧妙又灵活的应对九的攻击,只为见冰殿堂的堂主一面。只要能见到她,那么一切就还有机会。假若不能冲破面前少年的阻拦,那么什么都是枉然。因为坚定这一点,所以即使在受到少年不留情的阻拦他也不打算认输。

何况,他也不能输。

独秋从未那样冷漠,冷漠的近乎麻木。身体上的疼痛已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感觉……能给他感觉的人在面前那似城堡的建筑里。只要挨过眼前此人的攻击,趁机进入冰殿堂的大厅那他就算胜利。只要见到她,一切的努力就不会作废。

这样想着……独秋却被击倒在地……

困兽犹斗。

九淡淡的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大口喘息的独秋。在九眼中这样的伤不过是他自找的。

遍体鳞伤?纯属活该。

“想见冰殿。”九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妄想”。

居高临下望着独秋的九身上很自然的显现出高山般的凛然气息。

高不可及。

九强大的气势不留痕迹的压制着独秋剧烈跳动的心脏。轮廓分明异常俊美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些许不屑的神情。那样的不屑神情是很少能从九脸上呈现出的。而现在,自然不过。

冰极洋安然的坐在古椅上,冷漠的看着监视器里的情景。

随后冷声道,“放他进。”

收到指令的人先是吃惊了一下,便很快恢复正常状态。

但下一刻,却吃惊于被那个不知什么时候从站起来的人击倒在底。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气息的转变,更没有注意他能量消损程度是否如他所预料的一样。胸口处传来闷痛令九释然一笑。看来,他好像输给他了呢。

那个遍体鳞伤的家伙竟然攻击他的心脏……真是个狠角色。

他不是神,他只是个人,所以,那家伙还能坚持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还是更多一些?

恐怕唯有十几分钟吧……顿时,九展开一个灿然的笑容。交给冰殿好了,反正他也是要放行的。那就由他去好了。

冰极洋如玉般光洁的小手怡然自得的玩着一只笔。

由于笔与桌子表面敲击的关系,声响从她手间断断续续的传出。节奏缓慢又急速。揉合到一起却那样和谐。节奏像是一个曲子。意想到的空灵意境贯入人心。美好的不真实。

“砰”的一声。

独秋拖着沉重的步子踱到大厅中央。

与冰极洋对视之前他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少年,琥珀色的眼睛金**的短发还有一张无比俊美的脸庞,这里还真是观赏美男的胜地。

他定下心,决然的望着冰极洋清冷若冰的面容,哑声道,“冰殿……”

随后便昏了过去,一昏便是两天半之久……

“真的决定留下他?”琥珀色眼睛面容和善目光柔情似水的少年问道,仅是随意的瞥了一眼昏倒在地上的独秋。

此时赤脚躺于古椅上的人儿微闭眼眸,许久才似自言自语的应道,“愿我不会后悔。”

七无奈一笑,驾起地上的独秋对她道,“那我就先带他去治疗,”可没走几步他又折回身,询问道,“帝大那边是要公开还是怎样?”

“公开。”冰极洋没睁开眼,可七仿佛已看到了她寒冷如冰的眼神,面容娇小柔和……

纤尘不染的模样好似一个集万千美好于一体的天使般……从容,又干净。

苍茫月夜中两道身影孤独的立于隐蔽的暗处角落,他们二人明亮的眸子穿过透明的空气定定看着那黑幕下不远处的四人,风在他们耳边疾呼,仿佛是在诉说什么哀愁。

又仿佛在叹惜。

当身材高俊的两少年望见冰极洋胸口沾染的蔷薇色妖娆血迹后脸色都瞬间变得无比阴暗,即使被黑暗笼罩却仍然流露出浓浓的恨意。

其中一少年忍不住刚要冲过去时便立即被另一个与他同立于阴影角落下的少年及时制止,而后那少年微微的开口道,“察理安你冷静点,莒王他早就开始不相信我们了,现在的你我可以说是自身都难保……”

察理安狠狠的打掉他内流强悍的手,脸色越加阴暗,愤怒的眼紧紧盯着他,随后不顾一切吼道,“松断,你混蛋!”

眼看着决然转身离开的察理安,松断怅然若失,苦涩的笑缠上俊美的容颜。心仿佛一直在下沉,下沉……最终不知沉到了怎样的位置,止住。

手指慢慢抚摸上身侧那陷下去的墙壁,松断的苦笑更是难过,他能感觉出察理安的怒气……无比繁茂……

如果这一拳不偏不倚的打到他脸上,恐怕也就这样毁了。

察理安还是没那么大的勇气把那充满愤怒与恨意的一拳砸到松断脸上,毕竟同生共死那么多回,毕竟情同手足那么多年,还是狠不下那个心,去伤害他……

夜,越来越深。

“独秋,现在你可以尽情发挥,我相信你不会让我感到失望。”莒王看了看独秋,气势凛然的模样好似黑暗中的一个霸者,谁与之争峰必死无疑。

独秋颤抖的双唇在夜风的吹拂下瑟瑟发抖,就好像冰极洋在很多个无月之夜一样,颤抖。

冰极洋的意志以最快的速度消逝着,可她现在却仍旧笑着,灿烂如黑色的玫瑰花,是只在黑夜里才绽放的玫瑰……艳美又迷人。

她望向莒王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与无畏。炯炯的目光似看穿人身一般溢满寒冷。

莒王根本没有在乎冰极洋的目光,泰然自若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即使三十几岁的他已是中年之人,可他外表确实给人太多的迷惑,乍的一看充其量也就二十六七,哪里看得出他其实是有一十岁之子一说。

这样的人过于接触必成大错。因为他必会左右人正常的思维与是非观,所以照理说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事实证明也真的不是。

察理安和松断是理智之人又懂得辨别是非,所以他们也是危险的。

“冰大堂主现在这个场子就留给你们二人,不过……最后的结局可要让我知道。”莒王勾起唇角,了然一笑潇洒转身后边走边道,“好好表演。”

夜,异常寂静。

花瓣开始凋零。

树叶开始狂舞。

风卷起冰极洋额前细碎的短发,她眸子微眯了眯,随即冰冷的视线从莒王逐渐消失的身影上折回到了独秋略显病态的脸上。

坐落于那张脸上充满英气的剑眉,惹人心宁。

独秋用失去焦距的目光看着冰极洋站立的方向。一侧的河流无声无息的淌于他们心底,黑色的无奈黑色的忍耐。

霎时,独秋手举起枪,子弹冲破枪口驶向前方……

当子弹以最优美的姿势穿入冰极洋肩膀的那一刻,她如释重负的笑了笑。而后便又是一片蔷薇色的血液开始淌出,妖娆的模样像极了黑夜中的精灵。

妩媚动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