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第四十四章 回家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518 2015-09-06 16:27:54

  就在冰极洋快要坠地之前却非常准确无误的落入一个温暖又让人安心的怀抱。

那是她熟悉的怀抱。带着特有的香味。温暖。以及关护。

她知道那是她的爱人到来了,遇之海那个妖孽的人来了吧……于是她便无所顾忌的放松掉自己。因为遇之海的到来,所以她不需要再做任何逞强的姿势,也不需要再继续崩住那代表理智的线。

现在的冰极洋终于可以安然的睡去……即使天崩地陷也毫无畏惧。

因为,她的爱人在。

所以,没什么可惧。

要是永远被他这样抱着该有多好……冰极洋美美的想。

冰极洋安静的靠在遇之海肩膀上,好像一个得到玩具后的孩子,心满意足的听从指挥然后踏实的睡了去……

脸色略微阴郁的遇之海慢慢俯下脸颊,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冰极洋的额前细碎的短发。冰冰凉凉的吻中饱含了十足的爱意。

“亲爱的,我带你回家。”言罢,遇之海又小心的拥了拥冰极洋柔软无力的身体,边走边对后面的少年冷声道,“七,他可以不必再出现。”

此时刚从迷茫中惊醒的独秋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怔愣了几秒,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高大的背影离他而去,随即他便看出了那少年怀里昏迷过去的人是冰殿!那是他的冰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流出那么多得血……难道说……

“没错,”七侧身挡住想要冲到遇之海面前的独秋,“那是你的从前冰殿。”

当独秋再一次试图冲破七防线的那一刻自然是被很不留情的摔倒在地,七不过用了五成的力量,于他真实的内力来说少之又少。通常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七不会轻易动用武力,因为在他眼中智慧才是最值得人敬佩的东西。

而,不是蛮力。

光有蛮力难以成大器。但倘若只是光有智慧不会行动的话,自然也不是成大器的料。

独秋绝望的跪在地上,眼睛依旧看着遇之海离开的方向,即使那头早就空无一人。

他双手垂于体侧,模样好似一个断了线的木偶,目光迷离,焦距开始隐没。

身畔的河,安然流淌。无声亦无息。

冰凉的夜风肆无忌惮的袭击独秋忧伤的面容,全身散发出忧郁气息的少年肩膀好似大山般沉重的瘫下。他就好像一个断了翅膀的天使,眼睛里萦绕着些许好似悲伤的雾气,丝丝缕缕。

一旁默不作声的七此时微扬起漂亮的手,当他的手按住独秋肩膀的那一刻,随之而来的“咯”“咯”声猛然之间划破寂静如灰的夜空。

骨骼断裂的声音从独秋的肩膀处传来,他苍白如纸的脸颊上缓缓的滑淌出一行滚烫似火又清澈无比的眼泪。

泪顺势而下。晶莹的泪水在流淌到下巴的低端后绝望的汇集到一起……随后悄然坠落。

“滴答”声震耳欲聋。

一滴一滴。接连坠落。

接连坠落。

震耳欲聋。

“滴答……”

“滴答……”

……夜色越来越浓……

冰家别墅。

“父亲,今天我会在家。”高贵如神的少年身穿雪白色的衣衫安静的坐于优质的沙发里。目光温柔似水。

香草味弥漫在他的周围,冰极尘优雅的靠在沙发背上凝望着坐在他对面的英俊男子。

男子莞尔一笑,逆光中的他更是增添了几分朦胧的美感。显得越加的英俊。

“极洋还好吗?”男子放下手中的晨报,即使已是中年之人,可面容却一如当年帅气不减。又似有一股越活越年轻的架势……

“一切安好。”冰极尘对冰扩展开一个放心的微笑,接着道,“极洋和遇之海在一起,所以父亲不用过于担心。”

听到这话后冰扩了然一笑。英俊的脸上布满流光溢彩。

既然有遇之海陪着他们家的珍惜宝贝,那就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冰扩这样想着,也就安心了许多。

但,在冰极尘看来,并不是真的无事。只是在这种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遇之海是可以去信任的。但非他居心叵测,他也没什么十足的把握战胜他……

这个少年太强,强的危险……甚至强的恐怖。虽然还不好确定他的身份,还好有了些眉目,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否则都是枉然。

冰殿堂。

大厅。

“七哥哥,就带我去找姐姐好不好嘛……”长着一双漂亮如紫罗兰色明亮眼眸的小男孩楚楚可怜的扯了扯七的衣角,微扬起的脸上显得是那样委屈。

“晓斩,听话,过段时间姐姐就会回来。”说罢,七伸出细长的手指轻揉了揉晓斩的金黄色的短发,微笑着继续道,“你要听话才好。”

像是受了蛊惑一般,晓斩木然的点了点头。

冰极尘在家中是为了等一个人。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太阳一点点的移动。

寂静的客厅里。

冰极尘淡然的看着一本厚得不能再厚的书,厚的让人吃惊。

恐怕世界上没一人有这样的勇气去观看这样的东西……

因为它不光厚,最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并不是由中文来记述,那更像是英文,可又不是英文……法文吗?也不太像……

总之,非人类所能看懂。

“少爷,祢灵小姐来了。”

冰极尘微微一笑,道,“好。”

一进门祢灵便高兴的大笑道,“冰大会长,这么出奇的找小的来,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任务要交给我啊?”

“重大倒称不上,只是今年的基地野营要推迟一段时间,需要协调。”冰极尘不多废话,直奔主题。

弥灵脸色变了又变,大声问道,“为什么?!”

看出了她的所想,冰极尘淡淡一笑。

笑容美似繁花盛开,明亮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不收敛的全都倾洒到了他的身上,浓郁的香草味更是久久挥之不去……

他微动眼帘,眸子清澈如水,清凉的声音从他嗓子里流泻而出,动听的像是魔幻乐章,“灵,你们的努力与付出并没有作废,只是现在需要拖延一些时日而已。所以,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基地野营这项活动消失。它也不能消失。

“你说的是真的?”祢灵似信非信的看着对面一脸淡然的冰极尘,心中还是不免生出顾忌。

“是的。”冰极尘眼睛微微眯起,如月牙一般迷人。

对于基地野营来说并不是说撤消就能撤消的了的,历年来的学生会都会遵从学院的安排有规律的进行这个大型社会实践活动。

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增强学生的体格。在保证他们安全的前提下,让参加者多吃苦受累才是真正的目的。毕竟能来顿修的大多数都是有家世有后台的人,为了不培育出纨绔子弟的种子,学院当然要想方设法把不好的东西扼杀在摇篮里,绝不允许它们成长出来好趁机做乱。

推迟的原因是因为冰极洋。

她的伤还不适合去实践。

归根究底就是冰极尘担心他妹妹冰极洋的身体状况,跟学院说明原因后学院利马回复态度说这样的事情不必对学院再进行汇报,学生会决定就好。

这完全都在冰极尘的意料之中。只是多年来,他从未对学院提过任何请求,这次当然也算不上什么请求不请求的。

学生会会长冰极尘现在所在的位置和顿修学院的总院长位置真的没啥区别……

冰极尘在顿修学院的股份有大约百分之三十,而他父亲冰扩才占学院股份的百分之十三……总院长也不过百分之三十五……剩余的那百分之二十二虽然没人知道到底在谁的手里,但至少现在还动摇不了冰极尘的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