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第六十三章 魔术师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810 2015-09-06 16:27:54

  “冰极洋来的电话,接还是不接?”普眠枭手里拿着遇之海的手机,那闪烁的屏幕上出现一张倾国倾城的娇容以及出现两个字——爱人。

对面二人一个人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另一个人给舒舒服服躺在沙发里的人揉着腿,那场景说实话真的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但是,此时的普眠枭却没那个心情来拿他们打趣。握着那屏幕不断闪烁的手机就像拿了块烧红了的铁似的,明知道滚烫还放不下......

丢给他们一人一个大白眼,普眠枭刚想接起对方却挂断了。

无奈,普眠枭打了回去,心想这要是让她家那位受丁点委屈,遇之海醒之后肯定不会亲手活剥了他们,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雅市雅蜃丢他们去海里喂鲨鱼。

“遇之海,今天晚上不用来接我了,明早基地野营见。”冰极洋接起电话,飞快的说道,本来想他没接到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刚想着发条信息过去,那边就来了电。

“我是普眠枭,”普眠枭又白了对面的两个人一眼,随后把转椅转向了面对落地窗的方向,“他在我这里,刚出去,手机没带走。”

“好,我知道了。”冰极洋顿了顿,“那请你告诉他,给我回电话,那先这样,我还有事,就断线了。”

“好。”

挂断电话,普眠枭又一个电话把助理Flora给叫了进来。

“这是我需要的东西,准备一下。”

Flora接过蓝色封皮的文件,“早上我来的时候看到你叔叔普威在普氏楼下,但是被保安拦在了外面,现在他好像还在外面,总裁你要见吗?”

普眠枭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带他上来吧。”

Flora微笑着走了出去,看来他们的年轻总裁还是很有人性的,谁说她亲爱的总裁冷血来着?!下回指定让她乖乖闭嘴!

“为什么见他?”卞子扈不明所以的问道,有那个必要见他吗?纯粹浪费时间。

“毕竟他是我的亲叔叔,闭门不见也不是长久之计,既然他那么想见我,我倒想看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招。他去过南宫族,但是那边的人根本就没有见他。

“他肯定有了什么打算,于是现在转回头想跟我来谈条件。不过,他手中没有什么我感兴趣的东西,所以,我的时间浪费在他身上的结果是更好的树立形象,何乐而不为?”

七瑾凌好像睡着了一样,躺在沙发里胸膛一起一伏,没再开口讲话,平时温柔似水的眸子也和遇之海似的闭合上,看不见任何情绪。

“和妖孽生活久了,腹黑这种词汇真的是阻挡不了你了已经,”卞子扈邪邪的笑道,“或者是你们更准确一些。”

“是吗?”

普眠枭:“......”

卞子扈:“......”

七瑾凌猛地睁开眼:“......”

妖孽醒了......他们的世界瞬间明亮。

冰极洋告诉安桥来接她。想要回家给冰极尘一个惊喜,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惊喜,就是想陪陪她哥哥。明明今天中午的时候是可以和他吃饭的,但是由于南宫止的原因只能留在了办公室里。

那现在只好晚上拖延到晚上再一起吃饭。

Edwina忙着给南宫迁递送文件的时候冰极洋一脸悠闲的打着神洞冥死那款网游,时不时接接电话往里面送送咖啡茶水什么的,可是每次只要冰极洋推开那扇大门,许多双眼睛都齐齐的瞅向她,就连会议都会告一小段落。

不是怕她听见什么重要的内容,而是她那张脸生的太美,叫人无法移开视线。

冰极洋见怪不怪,也不多做停留,送完就出去。从下午一点半开始她进去过四五次,就这样开到了下午五点还没开完。

她知道她父亲冰扩此时也在忙着开会,三点左右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Akili对她说,董事长从一点开始开的会不知道开到什么时候,估计要很长的时间,因为在她进去的时候里面就像是要打起来一样的乱,只是董事长没有讲话,最后还问了她是否有急事。

冰极洋自然说没什么事,嘱咐让Akili在会议结束的时候给她父亲准备好治嗓子的药,因为冰极洋清楚只要是冰扩亲自去开了会,那就代表着他的嗓子会因此遭罪。

南宫族这边还好,没打起来也没吵起来,反正她进去的时候都还好,她这样对Akili说过。

Akili在电话那边点了点头,对冰极洋说等董事长开完会给她回电话。

冰极洋关掉游戏,打开了文档就开始敲字。

雪白的板子上不一会就打出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有好多专业的术语是为了阐述关于今年股票的涨势与近一年的盈利目标,这是她要上交的论文。

顿修学院的变态老头知道她是冰极尘的妹妹后交给她一堆东西当然也包括很多权利,但是冰极洋不想要那些权利,于是就把一些还算能抽出时间做到的事情给接了过来,其余的不管那些老头怎么说破嘴皮子冰极洋都不动容。

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她宁愿残忍的对待任何人任何事。残忍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吗?

她都写完论文了,那些人还没开完会。

霞光照射进来,冰极洋走进了茶水间去看夕阳,也就在这时她办公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没人接,一直响一直响......还是没人接。

遇之海的第二栋别墅里。

“你们很准时。”遇之海笑笑,望着刚被樯带进来的两个少年,他漆黑如夜的眸子里深邃的让人不禁沉沦。

他们不知道,就是在今天的不久前,面前这个妖孽的少年他停止了呼吸,仿佛是死了一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过一瞬,他们不知道。

“我们想过了。”松断开口。

遇之海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他们坐下,“我清楚。”

“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什么人,”察理安坐进沙发里,看向他的目光里没有了昨天的警惕,“你可以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时候把卡片塞进我们的口袋里,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况且是对我们。”

“你可以认为我是魔术师,通常会表演魔术的人都会那种东西。”遇之海伸手拿过了樯站在一旁递给他的文件,递给了对面的他们,“这是协议,你们看好了觉得没问题签好给我就行。”

松断看了一眼手中的协议,抬眸问道,“需要现在就签好?”

“不是。”遇之海看到他们正在看协议的同时继续道,“看来你们的感情恢复得不错。”

听到这话的察理安和松断顿时觉得一股凉气钻入后背的骨髓里,但两人还都是故作镇定的继续翻看着手里的纸张,其实早已无心看了,只是掩饰自己不被那么快的曝光罢了。

遇之海的一句话成功的扰乱了他们思绪,也非常成功的激发了他们内心中的毛躁。他晃了晃手里的被子,柠檬的香味入口微酸。遇之海不再说话,细细的品味着那酸冷的感觉。

“有笔吗?”松断瞅了一眼对面翻看财经报道的遇之海,然后同察理安微点了点头。

“你们会忠心于我,确定?”遇之海邪魅的笑道。

寒冷的王者气息从他们进门开始就感觉到了,总觉得他像极了个活版撒旦,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可以压制他的话,那么他爱的那个人能不能呢?

察理安正视着遇之海勾人魂魄的俊脸,“就连浑尤尽都是你的手下,我们可以选择不忠心吗?”

“不错。”遇之海起身,“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房间位置樯会告诉你们。”

望着那即将要跨出门口的身影,察理安“噌”的起身,冲那背影吼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会来?!”

“不要毛躁,我怕会错手伤害你。”遇之海彻底消失了,但那美丽的背影却深深刻进了察理安的眸子里面。他的心在打颤,他在害怕吗?那个人......一个难以毁灭的存在,也是一个......毁灭他人的存在......

刚刚他说的那句说起来极其平淡,但却足以让察理安的心开始不自觉的颤抖。巨大的压迫感降临到察理安的头顶,他无力招架。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猛的刺来,他躲不掉,他逃不了,他只能任由那尖锐的东西逐渐逼向自己然后穿透自己的身体,而他只能选择去承受那冰凉的穿透感以及无声无息的压制感。

对于任何其余的,不管是察理安还是松断什么也无法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