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第六十六章 七月七日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3176 2015-09-06 16:27:54

  朦胧的天空上一轮明日缓缓从东方升起。

氤氲的雾气在森林深处游荡,阳光透过繁茂的枝桠照在湿润的大地上,变得很是稀疏。公路两旁有着那么一两的株曼珠沙华在初秋的萧瑟中静静微笑。昨夜的冷意还没完全消散,但这样的初秋中午一定会闷热起来的。

天气总是这样阴晴不定。

基地野营的那片森林要求学生自己去,当然对于这些贵族出身的少爷公主们自然是有办法赶到,而对于那些没有条件的同学来说学院也必然会安排车子把他们带来。

但真的,没人愿意坐那个学院为同学们准备的车子。

它不是不豪华,是很豪华。它不是不美观,是很美观。

应该这么说,坐自家车显得气派。即使不算有钱的那些家庭所开的车子比不过特别有钱的那些贵族所开的那些车子,但毕竟也是车不是?那就足够了。

遇之海的布加迪威航安静的停靠在森林入口处,过不了多久那辆车子就会被学院准备的司机给送回他的第一栋别墅去。这么好的一个车子被孤独的丢在这里谁也不会忍心,况且那是遇之海觉得还算满意的一款车。

森林里面有一大片空地纯粹是为让同学们集合才准备的,顿修学院的同学大约有二到三万的样子,加上学院所有班导任课教师和教授应该也就将近三万了左右。

这次来的人不太多,因为贵族家里的孩子通常会参加这样的活动但又是不经常。

有些在国外实习或是有事情赶不回来的,也有家里出了状况不得不留在家里帮忙的,还有就像是体弱多病身体不行了的,反正最后凑活凑活加起来也就一万左右的人不能参加。

只要来到这里就不分年级但依旧分男女,譬如说这项规定:每组以10人以内为标准自由组合(这是在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到基地野营的场地直接找队友就哦了),这每组里面还规定至少要有两个女生,鉴于学院的女生是珍稀动物(物以稀为贵嘛),所以特此规定来约束。

其余的那些规定就是一些不准——不准发生男女关系,不准乱丢垃圾,不准去极其危险的地方,不准随地大小便(⊙﹏⊙b汗......对于这些贵族出身的高贵品种谁会随地......大小便啊......)

和冰极洋一组的队员是——遇之海、慕离斯、祢灵、卞子娜、樯、齐尔、习尾泽。

和冰极尘一组的队员为——杨亦缓、雅市、雅蜃、比置回、卞子扈、另孤届。

然后的事情就很简单,各组开始找地方搭建帐篷,期间的班导作用就是组织完之后就放养了他们......

森林入口的地方设置了警戒线,等一周过后才会被解除。

成排的救护车在森林外围停留,不远处还有一些帐篷,里面住的是医生和护士。

冰极洋他们选择的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周围还有几朵没来得及凋零的不知名的野花,现在这片树林还是郁郁葱葱无比繁茂的模样,但是再过一个月它就会开始掉叶子了。

自力更生是进入森林后最重要的一项考验,总是要吃饭的,所以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落在做饭上——谁来做?!......

虽然带来的很多东西大部分是都可以直接入口的零食,可是也总不能就这样成天成天的不吃主食吧......于是,当祢灵说会做饭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对她目露出了不是一星半点的赞赏。自然在尝过她的手艺之后就更加赞不绝口了,因为她做的确实很好吃。

其实冰极洋也会做一些,只是她懒......得说。

反正都有一个站出来的了,也不缺她一个不是?冰极洋觉得她倒是可以给祢灵打下手,这个绝对没有问题。

“咱们的帐篷怎么住?”习尾泽一脸悠闲的坐在地上,这时的阳光已经微微有些强烈,但是由于树叶的原因给挡住了不少,那些照在习尾泽俊美的脸上的光亮微微反射出些许耀眼的白光,“不是说两个人一间帐篷,咱们之前安排过这个吗?”

习尾泽现在担心的是自己和谁一起住,因为他实在是不想和樯睡在一起,原因则是由于樯太太太会关心人......他习尾泽可享受不了这种体贴又细心的呵护。还是让遇之海那只妖孽来吧,他们可是很好很好非常好的一对!!习尾泽心里暗笑。

“有。”遇之海回答,“你和樯一起。”

听到这话的习尾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噌”的站了起来,紧皱着眉头看着遇之海,大声进行有利的反抗,“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遇之海理所当然的说着然后把冰极洋的东西放到了他事先弄好帐篷里,期间的慕离斯卞子娜都转头看向了遇之海,当然还有站在一旁的冰极洋......

遇之海则像没事人似的拿过面前的水喝了一口,阳光照在他黑如玛瑙般的头发上,一时间所有的光亮都停留在他的身上。

仿佛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一样。

只剩下了祢灵炒菜的声音,还有就是......初秋的风声以及风吹树叶的声响......

或许还有花瓣凋零的声音,以及流水的声响。

“你为什么不和樯一起!”习尾泽不乐意的继续说着,然后突然跑到冰极洋的身边,冲着对面的遇之海坏笑着,“我和冰丫头一起睡也是可以的!”

“你确定?”遇之海邪魅的勾起嘴角,眸底一片冰凉。

几乎是一瞬间,习尾泽感觉到自身受到了强烈的威胁,跑出几步远才用视死如归的眼神对遇之海那张妖孽的嘴脸说道,“我决定和樯一起!”

“阿泽,我想你是正确的。”樯从身后勾住习尾泽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

呜呜呜......老天啊老地啊大爷大妈啊,我习尾泽怎么能这样倒霉啊啊啊!!!!忙着在心里不断叫苦的习尾泽刚才差一点就被樯“温柔”的胳膊给勒死......显然,樯早就知道了习尾泽的想法,而且他已经在手下留了许多情。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樯和遇之海呆久了,怎能没习得了一番“攻心计”?

慕离斯迎着风越过遇之海的身边径直的走向了冰极洋坐在的位置,他亚麻色的头发干净的让人忍不住想去碰碰,那一定很柔软。

“我有事想和你说,”慕离斯站在适当的距离处望着冰极洋倾国倾城的小脸,心里一片刺痛,好像只要一看到她心就会微微发痛,他试探的问,“好吗?”

冰极洋有些担心的望了和煦阳光里的遇之海一眼,而遇之海则冲她颔首微笑,随后冰极洋才把目光转向到慕离斯那俊美似仙的俏脸上,语气有些寒冷的表情也有些麻木的说,“好。”

慕离斯知道他现在不能再做一些过激的事情,否则她一定会选择远离他的,她一定会那么做。

寂静的森林深处。

风吹干了早晨的雨露又或许是太阳烘干的,谁说的准呢。

满枝桠的绿叶随风飞扬,哗啦啦哗啦啦。

曼珠沙华都已被吹散。

他们站在最高处,头顶是触手可摸的天空,周围是成片的小草和野花,风一吹摇摇摆摆。

吸了口冷气,慕离斯转头看着站在他身旁面无表情的冰极洋,抿抿嘴,“对不起......”

冰极洋没有说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她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的天空,幽蓝色的天空中没有一片白云,有的只是飞鸟划过留下的一道道伤疤,然后流出的冷色血液。

口子逐渐逐渐的变大,然后的然后流光了所有的寒冷,它也终究走向死亡。

“慕,你记得吗,”冰极洋瞅向一旁的他,淡然笑道,“小时候我认识一个小男孩。”

慕离斯沉默着看她,现在的慕离斯不懂现在的冰极洋,他们之间好像隔了好大的一条河,或许是海......

但他知道她会继续说下去。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十几年前的一个夏天,那时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地上遥望远处的寂寞的蔚蓝天空,给别人的感觉就只有冷,除了冷我都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用来形容他的词,记得那时候我好像才六岁,他也就八岁吧......”冰极洋对慕离斯淡然一笑,“很奇怪,后来我忘了他。对于幼时的他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但又很奇怪的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来了。那种失而复得欢喜......难以形容。”

慕离斯的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眼睛里是满满的忧伤,他亚麻色的头发在风中飞扬,又寂寞又孤单。

“如果我们的命运就这样注定了,那么我愿意亲手毁了它,因为我想你在我身边,永生永世。”慕离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声音轻的仿佛是风一般,“我是那么的爱你,从小时候你见过他之后的之前我就在你爱你,即使那样的爱很浅薄,但现在想起来,那确实就是爱,可......你不知道。

“你同样不知道当你和他坐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躲在你们的不远处,我在那棵让我得以隐藏的树上刻下了那天的日期——七月七日。那是我的生日。”

“七月七日,我的生日。”慕离斯又重复一遍,眸子变得异常寂静幽深,“前不久你昏迷的那半个多月,错过了我的十九岁生日,如八岁那年一样,你在遇之海的身边。”

冰极洋不小心一个踉跄被慕离斯适时的揽到怀中,于是空气里都是他的声音,充满忧伤的语调轻轻地像是慢性毒药般,“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残忍......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