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第六十章 冰氏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3229 2015-09-06 16:27:54

  冰氏。

董事长办公室。

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对坐在他面前的一个年龄相仿的人道,“拓,看来南宫族他们已经开始收集冰氏的股份了。”

“嗯,最近的一些艺人也一直在推辞与冰氏的合作,理由多多少少都是雷同的。想必南宫族那边已经先下手并且他们出给他们价格比我们高。”

“无事,若果他真的想要击垮冰氏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一时半会还弄不起什么风浪,先把公司的内部稳定住,然后再做几个市场调查,全方面的进行审核后针对人们当下的喜好制定新的策划方案,把其他杂志社的出版内容也需要一一进行比较。如果必要的话,把整个公司的血换掉也是可以的。”

“可是那样的风险太大,弄不好整个杂志社就会毁了。”冰拓拧了拧眉。

此时董事长助理Akili被冰扩一个电话给叫了进来,“下午一点全公司高层进行会议,任何来找我的人不管是谁全部拒掉。”

Akili接到指令下了去,冰扩这才回答冰拓的担心,“换血也不一定是坏事,换一小部分不仅可以彰显更多的文化特色,还能让杂志突出的改革换来新的读者。”

“哥,加芊是艺人,可以让她来帮公司做下宣传,我回去跟她说说。”

“还是别把孩子们扯进来了,加芊最近不是在忙着订婚吗,她工作又不是很轻松。”冰扩想了想继续道,“加律倒是可以当冰氏的法律顾问,得记得给他发工资才行。”

冰拓脸上有慈爱的笑容,“加芊交的那个男朋友,我见过了,人挺好的。”

冰扩与他对视一笑。一切都已明了。

显诗走在回齐尔家的路上,其实她最近一直都没有睡好,她的弟弟显意还在莒王的手里,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生命危险,所以,她知道现在的幸福是短暂的,短暂的就好像不存在过一样,随时都有变成泡沫的危险。

“不打算回去了吗?”优雅的男声从显诗的身后响起,她停下脚步,后背立即窜出一股寒冷的凉气刺溜刺溜的往骨头里钻。

她机械般的转过头去,听着脖子由于转动的原因而发出的咯吱咯吱声,风刮掉了树上的枯叶,大片大片的飘零到显诗的脚底。

显诗的头发在空中飞扬,她的面容上覆盖上了一片冰凉,如雪山上的钻石。

“浑尤尽,是他派你来的吗?”她的声音在空中颤抖,身子也在不禁中颤抖着,好像在隐藏着什么巨大的怒气。

“不是,不过我想告诉你,显意很危险如果你就这样消失的话,”浑尤尽顿了顿,眼底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或许你不曾消失在莒王的视线中,这很有可能。”

“你不是一直以来对他都很忠心的吗?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你有什么目的?”显诗警惕地看着他。

以前在帝大组织第一眼见到浑尤尽的时候,显诗就觉得他和齐尔太像了,他们有着同样帅气又不失内敛的俏脸,笑的时候很好看,冷冰冰的时候也很相似,显诗曾一度把浑尤尽当作是齐尔的替身,当然这些只有显诗一个人知道,毕竟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人。

“一直以来我衷心的只有一个人而已。”虽然话里浑尤尽并没有点明他所说的那“一个人”是谁,但显诗觉得,肯定就是莒王,也必定是莒王。

“我来的是时候吗?”一个身穿黑色笔挺西装的少年手戴一双纯黑色滑面的手套出现到了显诗的背后,也就是浑尤尽的对面。

他黑色又慵懒的发丝被风扬起然后落下,宝石般明亮的眸子里萦绕了些许迷蒙的雾气,冰雕般直挺的鼻子坐落于那冰山般绝美的容颜上,薄薄的如刀削的嘴唇性感的可怕。整个人身上都散发了无穷的令人着迷且敬畏的王者气息。

显诗应声转头,映入眼帘的绝世容颜让她顿时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安静的画面,仿佛时间定格在了那一刻,定格在少年的绝美妖孽的脸上。

彼时南宫族里的冰极洋拿着两杯刚刚泡好的牙买加蓝山咖啡推开了副总裁的大门,刚才在茶水间的时候由于一些原因冰极洋耽搁了一些时间。那些外因无乎是又有人找她合影签名......弄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家新签约的艺人呢。

“您的咖啡。”冰极洋绽放一个职业微笑,“我先出去了。”

“等等,”南宫止叫住了欲走的冰极洋,邪肆的笑了笑,“我想你知道现在你父亲的公司处于什么样的状况吧?”

弥漫着牙买加蓝山咖啡香味的办公室里冰极洋淡然一笑,“与我何干?”

显然南宫止并没有预料到她回答的如此干脆,看着她不加任何妆容的天然美,使得南宫止又想起了一张脑海中不管怎样都挥之不去的身影,她也是如此美丽,倾国倾城的模样能让全天下的男人甘愿为之俯首。

“Crystal,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南宫止看着她,眼神里装了些狠辣。

冰极洋微扬了扬精巧的小下巴,挑眉道,“我应该知道什么?”

初秋的阳光懒洋洋的打在冰极洋冷清的面容上。她在笑。眼睛里全是冷涩的笑意。

“出去吧。”南宫止埋头在之前被冰极洋拿来的文件上,“还有,以后的咖啡不需要加任何奶精,我喜欢原始的东西。”

暗含了内涵的话使得冰极洋一阵皱眉,但她却依然绽放了个拘谨又不露痕迹的笑。

“副总裁,有两杯供您选择,一杯加了奶精的是白色杯子里面的,一杯原始的是咖啡色杯子里的,”冰极洋走到他的桌前,“既然您喜欢原始的,那么我就把这个白色杯子端出去了。”

说罢,拿起那个白色的瓷杯。也就在此时南宫止大手越过办公桌狠狠的拉住了冰极洋拿着咖啡杯子的胳膊,他眼睛里有一簇又一簇代表着愤怒的火苗不断燃烧起来。

冰极洋冷冷的勾起嘴角,模样美丽至极,漆黑的眸子里蕴含了深邃如森林般的寒冷,“您这是在做什么?”

南宫止也被自己下意识的动作也吓了一跳,略微尴尬的放开她的胳膊,冷声道,“出去。”

大片大片的云在天空上涌动,活似一条条深海里的鱼。

坐在格子间里的冰极洋没有闲着,当然也没有做正经事情,她在玩习尾泽上市的那款游戏——神洞冥死。

之前习尾泽给她电话说什么为了庆功,要请她吃饭,那纯粹就是借口,分明就是受了她家那只妖孽的旨意,好让她去赴一个鸿门宴。

后来,遇之海解释说,那里面只是一些他的朋友,没有别人,而且也有她认识的。冰极洋当时就不假思索的回了句,只有樯和雅氏二兄弟我还愿意接触,其他你那些狐朋狗友,肯定都不是省油的灯,我才不见。

遇之海也没勉强,最后反正都会认识他们这个未来的嫂子,他也不急,只怕他们急。

瑞古餐厅。

世界上最顶级的高级餐厅,以价格贵、菜色美为典型。来瑞古的人非富即贵,要是身家没有百万的人来这里就等着破产就好了。

大片大片的云在窗外的天空上涌动。

遇之海把菜单递给对面的显诗,示意让她自己点。

初秋的阳光从落地窗倾洒而进,簌簌作响的树叶在窗外大片大片的坠落。金黄色蝴蝶般的树叶布满大地,就这样秋天的气息似乎更浓郁了些。

许久。餐厅里一片沉默。

显诗放下自己的刀叉,再也吃不下去了,遇之海和浑尤尽自从点完餐后谁也没再开口讲过一句话,并且谁也没有表明来找她的目的是什么,这让她心里不禁忐忑。

她也想是不是就只是简单的吃顿饭?但马上又为自己的天真感到好笑。

“你......”显诗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遇之海一个手势打断了。

然后,遇之海拿起桌子一旁的笔和纸板,好像在写些什么,这让显诗更加疑惑,她不解的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捏着笔的轻微力道,还有那纤细的手腕转动的美感。

遇之海抬眸看了看她疑惑的眼睛,微笑着把手中的纸板递给了显诗。

那上面写着:瑞古餐厅对顾客的规定之一是吃饭时不可以讲话,讲话被视为对其他周边顾客不礼貌的行为。

拿起被他放在旁边的笔,显诗飞快的写下: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

阳光穿透大大的落地窗照耀在遇之海右手边上的高脚酒杯,他优雅的抿了一口甘醇的葡萄酒,没有回答。

这时,瑞古餐厅的大门再次被打开。随后走进一对俊男美女,俊少年身穿的是身帅气又不失风格的休闲装,自然没有与瑞古这种古板的餐厅显得格格不入。美少女身穿的则是一件蓝白相间小洋装,利落的马尾辫把她的巴掌大的小脸给完全袒露在了空气中,她水灵灵的大眼睛在阳光里显得越加的璀璨。

慕离斯和祢灵并肩走着,在瞥见遇之海那张妖孽的脸时,他俊秀的眉头微皱了皱才同祢灵随服务人员走向了与遇之海他们方向相反的位置。

有些人不能放在一起,那么一定会两败俱伤,外加和他们又牵扯的人都会朝深渊里跌去,粉身碎骨。

不是我们的世界有多么的风险,而是我们的命运有多么的注定。

遇之海在抬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了慕离斯远去的背影,以及他旁边的另一个身影。

明媚的阳光,明媚的空气,明媚的曼珠沙华。

似笑非笑的眼睛酷似水晶般纯净又如森林般深邃,邪魅的勾起嘴角,阳光里的遇之海又抿了一口葡萄酒,甘醇的香味回旋在舌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