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海之洋

第五十五章 各不相干

冰海之洋 枯叶飞洋 2953 2015-09-06 16:27:54

  慕离斯站在设计楼的顶端。风吹扬起他柔软的亚麻色短发,发丝在空中巧妙的形成一种安然的美景。

在大约一个月前冰极洋受伤后他就把头发染成了亚麻色,从前的黑色被掩藏起来,就像他那颗火红色滚烫的心被其他的色彩覆盖是一样的。

“听说她下午才会来学院。”慕离斯旁边一脸从容的比置回看了看他,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现在这样的入秋时节,天气很清爽。他们两个都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站在并不强烈的阳光底下各有所想的站在那里。

“我想不明白,你当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看着她把刀子刺入胸口的。”慕离斯声音很冷,没有一丁点感情,或许说,现在失去冰极洋的慕离斯再也不会对任何一个人有感情了。

比置回诧异的转头看他,他轮廓冰凉的侧脸狠狠的压在他的心头,有些让他喘不过气。

许久他才轻声回答,“我不知道......”

“即使她伤害了我,我也不允许任何人来替我伤害她。这样......你懂吗?”

比置回沉默着。

“就算她和遇之海在一起,就算她不爱我,就算她只把我当个普通朋友,但是她在我心中的位置永远是我爱的那个人,所以,不管怎样,我都做不到看了别人伤害她后,还能自由自在没心没肺的生活。”

比置回看向慕离斯的目光里有着一股淡淡的哀伤。

“从此以后,你不用再帮我做任何事情。”慕离斯看着沉默中的比置回,下定决心般的继续说着,“你不用每天为我的事奔波,你也有你自己的生活不是吗?你可以活的很绚烂,而不是只留在我身边。”

那样的话,慕离斯对于冰极洋的愧疚就会减少一些,更何况这样做对比置回的愧疚也会少一些,比置回不是他慕离斯用来防御别人攻击的工具,他是一个人,和他一样,是个人。

“你是想说,从此以后,你我各不相干,是吗?”比置回的沙哑的声音在风中变得异常孤寂,就好像一个几天没有喝到到水一样的旅人,剩下的只有单薄的心跳。

“可以这样理解。”

慕离斯没有再看比置回,也不知什么时候,设计楼的顶端就剩下了他一个人,然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慕离斯的脸被阳光照耀的苍白至极。

学生会会长室。

“你怎么想的?”冰极尘认真的看着一身休闲装的以铭空。

以铭空抬起眼睑,笑了笑,“没什么想的。”

“以家怎么会突然宣布和简家大小姐简骄订婚?这是怎么回事?”冰极尘看着桀骜的以铭空,心知他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受家族的掌控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他一定有了什么打算。

以铭空笑了笑,把玩起手中的杯子,他身上有属于阳光的特别香味,绽放在空气当中让人感觉恰到好处的美,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吸引人走向他然后拥抱住他。

懒懒的靠在沙发背垫上,以铭空微启朱唇,嘴角扬起一道桀骜的弧度,“或许,只有这样我才能遗忘掉对一个人的感情。”

“铭空,极洋......”

以铭空打断冰极尘,“那天从加拿大回来我见到了我姐姐,她要我去相亲,但是我没遵从她的意思。直到有一天,极洋来找我,她说我应该为以氏想一想,不要一意孤行的和家里反对,我也许在相亲的过程中发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也不一定......

“我当时多想告诉她,我爱的那个人是她,我生命中的那个最重要的人就是她。我多想告诉她,她可以不爱我,但不能把我拱手让给别人,只要我能在她身边让她感觉快乐就好。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看着坐在我对面抿了一口咖啡她那淡漠的眼神,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极洋从小就喜欢漂亮的衣服,记得有一次我把她粉色的裙子给弄坏了,她又哭又闹的弄得我手足无措的同时也非常难过。还好你及时出现给我解围,不然的的话,我的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命运让她选择了遇之海,那个曾经在幼时出现在她生命中的短暂过客让我输得一败涂地,我后来想想或许我能给极洋的好像只有漂亮的衣服和时流顶端的唯一设计。然而,遇之海却能给她完整的碧海蓝天,让她可以在广阔无垠的蓝天展翅翱翔,即使中途跌下来,遇之海也会做到让她平安无事。

“可是,真的,极尘,我爱她,我爱她的程度并不比遇之海少,甚至,也不必慕离斯少,在这一场还没有敲响擂鼓的战争中,我和慕离斯都被迫退出了她的世界。还没有正式开始,我们就已经溃不成军,因为从幼时的开始遇之海就赢过了我们。”

良久。咖啡杯已经冷却。

“可是,你爱简骄吗?”冰极尘起身坐到了以铭空的旁边,“你不爱她,就不要勉强自己同意,这样你们两个都不会幸福的。铭空......相信我,我可以帮你争取一些时间让你遇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再去结婚。”

以铭空一半脸被笼罩在阴影里,他的睫毛在轻微的颤动,就好似蝴蝶飞越不过沧海一般的悲伤,“极尘,你应该知道的,极洋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存在,对你来说,不是也一样吗......”

他明亮的悲伤不加敷衍的传递给了冰极尘眼里,两个人在浓郁的悲伤之后又陷入了一阵沉默,偌大个学生会会长室寂静的可怕。

“是啊......”冰极尘叹息一般说着,起身拍了拍以铭空的肩膀,“极洋并不知道你喜欢她。”

“嗯,因为我并没有打算告诉过她。”以铭空抬眸便撞进了一弯温柔湖中。

冰极尘的眸子里满满的温柔让人觉得无比的安心,只是那种温柔太独特,让人很忍不住想对他诉说曾经的伤痛,这让所有人都在他的目光里无所遁形。

“其实,简骄很像极洋。没准结婚后我能喜欢上她,不过需要些时间。这样的联姻,有一个人肯爱另一个人就好了,简骄说她在顿修里关注过我的作品,也对我很感兴趣,所以我想,至少,有她喜欢我就足够可以把这段婚姻延续下去。”

会长室的门被推开,一光鲜亮丽的女子走了进来。

她繁茂的如同海藻一般的长发随着前进的步伐在腰间一摆一摆的让人为此臣服,巴掌大小的脸被涂抹上了些许防晒霜。

以铭佑她是属于那种不把自己折腾死不罢休的人......上次她刚专门去了趟印度,利用那里天然的日光把自己染成小麦色皮肤才舍得回来,这回来后又突发奇想的想美白,所以从回国开始到现在的这些日子她都在为自己皮肤恢复以前的白皙程度而拼命的做努力......(笔者幽幽而来:其实这就是闲的没事干有钱没处花折腾自己玩还乐在其中的典型......(~o~)~zZ)

“空,妈在找你,怎么一直关机?”接过冰极尘给她递来的红茶,以铭佑润了一下嗓子后就直接奔了主题。

以铭空掏出手机一看,递到她面前,淡定的陈述事实,“没电了。”

“她让你今天陪简小姐去游泳。”以铭佑看了一眼冰极尘,然后又看了一眼沉默的弟弟,“姐知道你不愿意娶简小姐......”

“谁说我不愿意了?”以铭空朗声打断道,好像他真的没有不愿意一样,“姐你就不用为我担心了,从小到大,你还为我做的不够多吗?”

当初由于他们父亲逼迫以铭空去学小提琴,以铭空死也不愿意,以铭佑就跟他们父亲去说,她喜欢学,于是送去学那无聊东西的人就换成了以铭佑。

往后的时光中,只要是以铭空不喜欢的以铭佑都揽入自己怀中,不惜一切代价。只是,这种家族联姻,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牺牲而是两个人一起牺牲才算终结。

即使在以铭佑强迫以铭空相亲的时候,以铭空还是能感觉到当初他姐姐对自己的从未改变的保护。

虽说是表面上以铭佑一直在强迫他去相亲,但中间总能发生一些状况,譬如说女方车子坏了不能及时赶到,譬如说他车钥匙没了不能及时赶到,譬如说女方中途去厕所结果被反锁在厕所里,譬如说他走在约定的餐厅路上,女方就在前面,回头看见有一女的朝他泼水骂他是负心汉......好多诸如此类的插曲弄到最后都会变成无聊的相亲活动。

他家的老佛爷知道后亲自出马坐镇挑选了她认为适合她儿子的儿媳妇,最终确定为是——简氏集团的大小姐简骄。

这下,连以铭佑都束手无策两眼一瞪没辙了。

只要老佛爷一出手,啪啪啪,所有人都得立即放下屠刀,前提是不管成不成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