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天不懂夜的黑

第二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嫩寒锁梦因秋冷 3287 2012-04-21 10:45:30

  饶婷呆在自己的卧室里默默的沉思,她的思绪被抢拉回了过去的曾经。

饶婷和韩辉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的爱侣,饶婷是一家北京房地产大亨的独生女,韩辉是一家山西煤老板的独生子,两家曾同住在北京四十多年,后因为家族利益,饶婷被迫嫁给另一家房产大亨,韩辉逼迫娶一煤老板的女儿为妻,饶婷和韩辉一气之下随身携带了五十万元,两人来到昆明发展,经过自己辛辛苦苦的打拼,诚诚恳恳的奋斗,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成功上市,身价上亿。

二零零八年的金秋十月,韩辉决定卖掉自己的公司,并得到饶婷的支持,因为韩辉要和饶婷结婚,而且他们十分明白幸福才是人生的主旋律,什么名啊利啊,在爱人和幸福面前全都不值一提,人生最重要的是要弄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悲剧就是自己到死都没搞明白自己的人生诉求。

昆明是个美丽的城市,这儿有清秀的乡村,神秘的大地,此处能找着一个与熙熙攘攘的尘世彻底隔绝的地方,他和她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韩辉是个思想离奇,性格豪放洒脱的放荡不羁的人,而且,骨子里深藏着永不折服的脾性,这一点从他对爱的永不放弃力得到佐证,他的真诚的品行里滋生出刚毅坚卓的神格,所以他又极其忠诚的效忠自己的祈愿。

而如今时代,它拥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爱侣,也终于化解了自己和家人的隔阂,极具分寸的处理了自己和丈人之间的心之芥蒂。那么他的人生三部曲中的恋人,家人,朋友,朋友至今悬而未决,没有丝毫起色,仿佛画龙点睛似的想对自己的整个生活添上那浓墨重彩的一笔。

顾岛是韩辉的死党,孤儿,为人善良,真诚忠实,才华横溢,放荡不羁,所以十六岁的他,孤身一人去希腊,访罗马。从此他想去那就去哪,而今,三十岁的他颠沛流离,形影相吊。才情卓越的诗人恰遇俗不可耐的社会,行伍在身的又遇走台作秀的行情,多才多艺的他跻身失业大军的行列之中。

韩辉在给顾岛的邮件里没有写下只言片语,思绪就像秋雨**的棉麻无头更无序。他不忍拂妻子的心愿,也不能放弃自己的计划。一边是自己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爱人,一边是自己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朋友。可眼下更要紧的是,如何帮助朋友度过难关,因为危难之中验真情。

他跟本没有理由和勇气婉拒朋友的到来,应该救朋友于危难之际,她那热烈的祈愿变得迫不及待,他的坚毅的性格使他不能等待。

韩辉曾不止一次地品读歌德的《亲和力》,并且得出惊人的结论:婚姻应该在适当的时期进行检修,就像化学里的亲和力的作用,如果发现无可避免的故障,就可以重新组合,而不是明知有芥蒂和隐患而默不作声,到头来,又给数以百计的婚姻悲剧增添了新的一幕。

何况自己的妻子忠诚可爱,自己的朋友人格高贵,这更增添了自己对朋友和妻子的极度信任,是啊,人生有太多的不可预测,何必为此而故弄玄虚。

韩辉走进妻子的屋子。

韩辉:“亲爱的婷,我觉得应该将顾岛邀今进我们的家,这样他才可以在这美丽的事业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从而帮助我们管理我们的农庄。”

饶婷:“亲爱的辉,我想你已经做了最后的决定了,只是你爱每件事情都近乎完美的结束,你才肯罢手,你有那么坚持,我只好极不情愿的同意你的做法。因为我也无法克制我那颗忠诚于你的心的顾虑。”

我的老婆朗读时固然常常不忠实于原文,可是她朗诵起来也着实令人钦佩。凡读到感情真挚处,她不仅尊重原意,而且语气朴实,声音优雅而甜润。甚至在日常生活中,倘若有人(且不说什么艺术品)引起她类似的爱怜或钦佩,她也能从自己的声音、举止和言谈中,落落大方地避免某些东西,做到恭谦待人:

为了不使曾经遭受丧子之痛的母亲勾起往日的旧恨,她避开活泼的词锋;为了不使老人联想到自己已届风烛残年,她不提节日和生日;为了不使年壮气盛的学者感到兴味索然,她不涉及婆婆妈妈的话题。她如此恭谦大度,实在令人感动。同样,我的老婆读的散文,还能读出字里行间所要求的种种自然而然的温情和豁达亲切的意蕴。

阿G笔下充满善良和高雅的情操,老婆学会把这两种情操看作生活中的高尚品格(直到后来我才让妈妈明白它们在文学作品中未必是高尚的品格),所以她朗读时细心地从声音中排除掉一切狭隘情绪和矫揉造作的腔调,以免妨碍感情的洪流涌进字里行间。阿G的字字句句好象是专为老婆的声音而写的,甚至可以说完全同老婆心心相印。

为了恰如其分,老婆找到了一种由衷的、先于文字而存在的语气;由它带出行文,而句子本身并不能带出语气;多亏这种语调,她在朗读中才使得动词时态的生硬得到减弱,使得未完成过去时和简单过去时在善中有柔、柔中含忧,并引导结束的上一句向开始的下一句过渡;这种过渡,有时急急匆匆,有时却放慢节律,使数量不等的音节服从统一的节奏,给平淡无奇的行文注入持续连贯、情真意切的生气。

我的悲哀一俟平息,我便沉溺在老婆伴我过夜的温情之中。我知道如此夜晚不可再得,我最大的心愿莫过于在夜间如此凄凉的时刻有老婆在房中相伴;这种心愿同生活的需要和大家的期望太对立了,简直是南辕北辙,所以那天夜间我暂得的满足不过是勉强的例外。

明天我的苦恼照常还会出现,而老婆却不会再留在这里。但是只要我的焦虑一时得到平息,我就不知焦虑为何物了;况且明晚毕竟还远,我心中盘算:到时候再想办法,时间并不会给我带来更大的神通,因为事情毕竟不由我的愿望决定;只是现在事情还没有落到我的头上,这就更使我觉得侥幸避免是可能的。

我又回过头来苦思冥想:那种陌生的情境究竟是什么?它那样令人心醉,又那样实实在在,然而却没有任何合乎逻辑的证据,只有明白无误的感受,其它感受同它相比都失去了明显的迹象。我要设法让它再现风姿,我通过思索又追忆喝第一口茶时的感觉。我又体会到同样的感觉,但没有进一步领悟它的真相。我要思想再作努力,召回逝去的感受。为了不让要捕捉的感受在折返时受到破坏,我排除了一切障碍,一切与此无关的杂念。

我闭目塞听,不让自己的感官受附近声音的影响而分散注意。可是我的思想却枉费力气,毫无收获。我于是强迫它暂作我本来不许它作的松弛,逼它想点别的事情,让它在作最后一次拚搏前休养生息。尔后,我先给它腾出场地,再把第一口茶的滋味送到它的跟前。这时我感到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颤抖,而且有所活动,象是要浮上来,好似有人从深深的海底打捞起什么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它在慢慢升起;我感到它遇到阻力,我听到它浮升时一路发出汩汩的声响。

不用说,在我的内心深处搏动着的,一定是形象,一定是视觉的回忆,它同味觉联系在一起,试图随味觉而来到我的面前。只是它太遥远、太模糊,我勉强才看到一点不阴不阳的反光,其中混杂着一股杂色斑驳、捉摸不定的漩涡;但是我无法分辨它的形状,我无法象询问唯一能作出解释的知情人那样,求它阐明它的同龄伙伴、亲密朋友——味觉——所表示的含义,我无法请它告诉我这一感觉同哪种特殊场合有关,与从前的哪一个时期相连。

这渺茫的回忆,这由同样的瞬间的吸引力从遥遥远方来到我的内心深处,触动、震撼和撩拨起来的往昔的瞬间,最终能不能浮升到我清醒的意识的表面?我不知道。现在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它不再往上升,也许又沉下去了;谁知道它还会不会再从混沌的黑暗中飘浮起来?我得十次、八次地再作努力,我得俯身寻问。懦怯总是让我们知难而退,避开丰功伟业的建树,如今它又劝我半途而废,劝我喝茶时干脆只想想今天的烦恼,只想想不难消受的明天的期望。

然而,回忆却突然出现了:那点心的滋味就是我在西安时某一个星期天早晨吃到过的“羊肉泡馍”的滋味。见到那种点心,我还想不起这件往事,等我尝到味道,往事才浮上心头;也许因为那种点心我常在点心盘中见过,并没有拿来尝尝,它们的形象早已与贡布雷的日日夜夜脱离,倒是与眼下的日子更关系密切;也许因为贡布雷的往事被抛却在记忆之外太久,已经陈迹依稀,影消形散;凡形状,一旦消褪或者一旦黯然,便失去足以与意识会合的扩张能力,连扇贝形的小点心也不例外,虽然它的模样丰满肥腴、令人垂涎,虽然点心的四周还有那么规整、那么一丝不苟的绉褶。

但是气味和滋味却会在形销之后长期存在,即使人亡物毁,久远的往事了无陈迹,唯独气味和滋味虽说更脆弱却更有生命力;虽说更虚幻却更经久不散,更忠贞不矢,它们仍然对依稀往事寄托着回忆、期待和希望,它们以几乎无从辨认的蛛丝马迹,坚强不屈地支撑起整座回忆的巨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