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天不懂夜的黑

白天不懂夜的黑

嫩寒锁梦因秋冷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2-04-21上架
  • 30119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嫩寒锁梦因秋冷 3581 2012-04-21 10:45:30

  韩辉----我们这样尊称一位青春当值的中产阶级成功人士,为了把才得到的梦想城堡的设计稿完成,在自己的水岸山林里度过了昆明的四月芳菲尽的曼妙时光。他还没有维纳斯的诗琴,捕捉不到阿波罗的火花,正低头审视自己未截稿的话版,这时助理林旖旎走过来欣赏老板的半身不遂的作品。

韩辉:“看见我爱人了吗?”

林旖旎:“在她新设计的梦想城堡里,她在府邸对面的亭廊处修建的清雅厅今天就要竣工。夫人的那新颖独特的想法,那巧夺天工的制作,那惟妙惟肖的景致,老板一定会高兴,一定会惊喜。空翠烟霏的村庄,流莺冥啼的黄昏,白鸽停驻的花苑,穿过流泉潺潺的枫桥,府邸和花园就在两翼交相回望。”

韩辉:“哈哈,黄昏里的一道不可多得的靓丽的美景,再加上饶婷那曼妙的身子,那芊芊玉手抓起的每一把红土,那梦幻的微嫩的娇容上不时地滴落几颗晶莹剔透的汗珠,连同云贵高原的夕阳一起隐没在红土地里。“

林旖旎:“这真是个奇妙的景致,右边是开阔的山谷,越过林野交相辉映的草地,就能放眼百里之外的风景,令人心旷神怡,身在其中,忘乎所以。登山的小径拍值得非常雅致,夫人很在行,在她的手下干活心情舒畅。“

韩辉:“哈哈,谢谢您的欣赏,我很乐意您的表达,我爱惜您对饶婷的赞美就像您赞美的是我自己。哈哈,这真是个美丽的幸福的新天地,这真是个魅力的多彩的新生活。我们一起去看看饶婷,我和您一同欣赏她的新作。”

林旖旎前边带路,韩辉尾随而来。黄昏慵懒地偎依在大地的胸怀里,就像洋溢着青春的矜持的花季少女的脸颊,被陌生男孩的眼眸无意识中捕捉到时,那种矜持的心动和绯红的脸颊想隐蔽那莫名的心跳和奇妙的神慌。

韩辉沿着鹅卵石小径一道走来,一边聆听春色满园的花声一边欣赏妻子精心打造的晓然亭,然后踏上枫桥,近处是一排排春意盎然的垂柳,远处枫树风华正茂,绿影斑驳,踏过曲径通幽处,来到微风温煦的篱笆处,路变成了两条,一条在前方蜿蜒盘旋了那么几回合后联通了潇湘馆,另一条曲曲折折扭扭捏捏那么数次后与廊桥梦相接,这种疏远疏近的反复回跌,恰好构成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致,更增添了生活的闲情雅致和生命的流动美。

韩辉顺着青灰色脚砖一路走来,来到了风波亭,这是他们夫妻二人的独处之地,因为此处地怀抱情人湖,背靠轩辕山,波光潋滟,娇娇流莺,软软燕语,山青水秀,更适合夫妻之间你侬我侬,卿卿我我,情意绵绵,含情脉脉。

而后踏上登山的小径,登上那放置讲究的排排石阶,沿着时而陡峭时而平缓的羊肠小道,最后到达风雅居。

风雅居地处林苑的最高地,站在此处可以俯瞰林苑的每一处境地,更是韩辉饶婷谈论文学,交**神的圣地,是他们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爱的守候的地方,是他们爱情的梦想城堡。

风雅居的卧室的正中央悬挂着一幅汉乐府词: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饶婷在门口迎接自己的丈夫,并将他带到自己规制好的又一处观景点,灵动敏锐的她祈愿着丈夫的激情。果然如她所愿,韩辉心花怒放,饶婷生机勃勃。

韩辉:“亲爱的婷,对于您的奇思妙想,你的精心设计,我非常满意,我只想补充一点,我觉得这个屋子有一点孤独,我是说如果它再有一个伴儿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就好比夫妻之间出现的第三者,它可能不是婚姻的绊脚石,刚好是爱情的调味剂,或者是幸福的试金石。”

饶婷:“亲爱的辉,你的想法非常另类,你的头脑里似乎永远也有用不完的奇妙的主意,这也是我为何排除万难的坚贞不屈的爱您。可这华美亮丽的屋子足够容纳你我相爱的彼此。”

韩辉:“那当也是,纵然是再有一个第三者,地方也够用了。”

饶婷:“我们的屋子还可以容纳第四个人,人再多的话,我可以在规制呀!”

韩辉:“亲爱的婷,我们的生活似乎就像那白开水,过了热情似火,激情鼎沸的时候,而我们正当青春之际,我认为应当就像歌德的巅峰之作《亲和力》中的那样,我们应当给生活一点调味,曲径通幽处的刺激。”

饶婷:“亲爱的辉,我同意你的观点,我反对你的做法,我们那来之不易的爱情和婚姻,我们那不可救药的聚合,我不想冒险。”

韩辉:“亲爱的婷,我对此不敢苟同,爱是何方神圣?爱是相爱的彼此的灵魂的偎依。情是何方妖孽?情是爱的路上相伴的呵护。所以真爱需要生活来历练,更需要第三者来检验。与其让时间消磨我们的爱,倒不如让激情撩拨我们的情,从而得知我们的潜意识里的遐思,揭穿人类爱情的神秘主义的面纱。”

饶婷:“亲爱的辉,我大概了解了你的思绪,而且你一旦将事情上升到理论的高度,那么我的辩解就是悖论,即使是人类五千年来悬而未决的事情。而你是知道的,歌德的《亲和力》,你和我一读再度,读了又读,反复重读,不就是那书中的有伟大的思想。而且,女人的第六感并不是捕风捉影,无事生非。况且,爱情最忌讳的是就是离异,就像婚姻的天敌是第三者的出现。“

韩辉:“亲爱的婷,我大概明白了你的顾虑,你们的第六感就是从没应验的莫须有,总能牵制我们男人的神经。还有你们那颐指气使的敏感,总能让我们男人殚精竭虑。而这其中最具有杀伤力的是你们的情绪,就像某种神秘主义的秘密的预感,总让我们胆战心惊。“

饶婷:“亲爱的辉,我并不钟情于迷信,这点你是知道的,你的想法有时与我相抵触,我承认固若金汤的婚姻就像大隐于市的围城,那一成不变的生活,缺少必要的激情,或许就像你那操之过急的思想,而这弈城模糊不清的心智,我并不放在心上,如果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心。“

韩辉:“生活就是春日黄昏里的那一抹愠色,我们要做的事给黄昏装点绿色,而不是无所作为的满足,这里需要恋人,朋友,家人的悉心照顾,真诚对待,没有任何芥蒂的接纳,毫无保留的倾诉,情真意切的聆听。“

饶婷:“来之不易的幸福是可遇不可求的,就像千里来相会的恋人。“

韩辉:“顾忌是遏制快乐的罪魁祸首,而敢于才是最为重要的,就像人们千百年来赞不绝口的普罗米修斯,为了自己的理想,哪怕被囚禁在高加索山的崖壁上,我是说我们不能再犹豫不决,我邀请了旅行多年的老朋友----顾岛。“

饶婷:“那个思想奇异的诗人,那个特立独行的顾岛,我们的老朋友。”

韩辉:“你是知道的,像他这种思想卓越,知识渊博,多才多艺,灵魂高尚的人无所作为,该是多么痛苦呀,就因为他没有学位证书,或者因为他没到北大的文学系评个博士,那是这个时代的矫情,更是这个时代的悲剧,而我们的新时代已经习惯了走台作秀。“

他们对顾岛在交际场中的豪华生涯一无所知,显然部分原因是他本人守口如瓶、性格矜持,但还有部分原因是由于当时的顾岛对整个社会抱有一种印度种姓式的观念,总以为社会是由封闭的种姓阶层组成的,一个人自呱呱坠地那天起,就永远属于他父母所在的阶层,除掉某些偶然情况外——譬如在某个行业中出人头地,或者同门第不相当的家庭联姻,此外再没有别的途径能跻身到高一等的阶层中去。

顾岛的父母是个农民,顾岛注定一辈子属于那个贫富由收入决定的阶层,钉是钉铆是铆,就跟划分纳税等级一样分明。只要知道他父亲跟什么人交往,就可判断他同什么人交往,以及跟什么人交往才算地位相当。倘若他自己另结新交,那只能算作少不更事,他们家的老世交们,对此都能宽宏地视而不见,尤其是他在父亲死后,仍忠心耿耿地来看望我们,我们更应不予计较。

但是,有充分理由肯定,他若在大街上遇到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人,他决不会当着我们的面同他们打招呼的。如果有人硬要给他一个同他的个人情况相符的社会商数,那么,在地位同他父亲相当的其他经纪人的子弟当中,他的这个商数肯定是偏低的,因为他不讲排场,而且对文学和艺术“着迷”之极。他如今住在一幢老房子里,家里堆满他收藏的宝贝。我的总想去参观参观,不过那座房子位于昆明市的翠湖边上,我的老婆认为住在那个地段有失身分。“您是行家吗?我这么问是为您好,因为您有可能弄到些商人转手的次货。”

曾这么对他说过;她也确实认为斯万是个草包,没有什么高明之处,甚至在智力方面也平平庸庸,这种人在交谈中往往对正经的话题避而不谈,却在琐细的小枝小节上精确到令人乏味的程度,不仅提到菜谱时他不厌其详,而且同我外祖母的两位妹妹议论艺术问题时,他也同样不知趣。她们要他谈谈见解,讲讲他认为某一幅画好在哪里,他居然闭口不谈,简直不顾礼节。要么——如果可能的话——他就提供一大堆具体细节,诸如这幅画由哪家博物馆收藏的,作于哪一年,等等。通常,他只是每次不重复地说段故事,来给我们解闷;不外乎他最近又跟谁遇到了什么事儿,他倒是总选择我们认识的有关人物。

不用说,那些故事逗得我的笑出声来,但是,她弄不清是什么引她发笑的,是因为刘劲总在那些故事中当尴尬角色呢,还是他的故事讲得俏皮:“您真算得上一位典型人物了,顾岛先生!”我们家唯独老婆有点俗气,所以每当有人提到顾岛,她都不惮费神地要提醒不谙内情的人,说顾岛本来可以在同万路大街或者歌剧院大街弄到一套住宅的,父亲起码给他留下四五百万的家当,可是他偏偏乖张任性。我的老婆认为,一个人乖张任性,在别人眼里一定显得非常滑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