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天不懂夜的黑

第四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嫩寒锁梦因秋冷 3435 2012-04-21 10:45:30

  李琼芳受饶婷的应邀,来帮饶婷打理农村庄园公司----韩会的梦想城堡,一方面,她担心自己的设计不能很好地配合顾岛的设计方案,另一方面,她很疼爱自己的闺密李琼芳,希望自己好好照顾一下她,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尽自己的努力和丈夫的全力配合下,使得顾岛和李琼芳喜结良缘,两人男才女貌,一对璧人。

韩辉:“亲爱的朋友,我们在哪里遇见过,这不是约定俗成的玩笑话,这是我内心深处的口头探视。朋友的光临,我们有理由看做是一种喜庆。”

李琼芳:“对此并无反感之意,相反,这恰恰佐证您是个性情中人,表里如一,言行一致,感谢主人的盛邀,乐意新结交好友。”

饶婷:“亲爱的朋友,您没来之前我还有所顾虑,担心您能不能融入这个团体,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毫无根据,多此一举,那么让我们就此缔结友谊的同盟,为我们的自由幸福而不懈努力,永久奋斗。”

顾岛:“亲爱的朋友,这是个美妙绝伦的聚会,人类友谊的新篇章,我们是挣脱世俗囚困而活的灵魂自由的奠基人。”

这样以来,李琼芳像开始的那样,越来越使韩辉用一个名副其实的词来表达自己的倾慕----赏心悦目。

原本以为前卫时尚的李琼芳会不适应这样的环境,会给原本融洽的人际缔造裂痕,难怪顾岛说:人的美丽对于外部和内部的知觉的作用那是高规格的治疗,或者和谐社会就需要典雅高贵的女人。

李琼芳的到来是这个同盟军受益匪浅----真诚的心牵制着善良的本性来规制美妙的情。

事情似乎在悄无声息的演变,就像暗箱操纵的赌局,我们能预知最终的结局,而今我们更沉迷于不可救药的过程。

李琼芳----饶婷的大学同学兼闺密,她的神情就像西方神话里的维纳斯,口吐一口地道的京味儿十足的京话,书香门第出生的现如今出落得秀外慧中,落落大方,青春涌动的身姿显得魅力无穷,那凹凸不平的前胸凸显出芳龄女子的体态轻盈,那音容华贵的娇容上幻化出妙龄女郎的诸多花样。

李琼芳是个个性内敛的矜持的女子,虽然这些年来在社会上得到不少的历练,但她那可神秘莫测的心扉,从没向任何一个人打开过,也许她在等待一个开启她的心扉的人,一个分享她的心事的人,那么,等待需要多久,没有定论,可以肯定的是,直到今天为止,她依然心门紧锁。

林旖旎认真仔细的想李琼芳介绍梦想城堡的设计工作,饶婷诚诚恳恳地向李琼芳请教设计方案的建议,经过一周的时间,李琼芳已十分大方得体的殷勤投入工作当中,她总是那么轻而易举的学会一种操作理念,而且学的过程中总是一种谦恭的情态。

所以和她一起工作的员工都十分卖力,而且对她言听计从,这是一种精神抚慰的人力资源调动,它表示任何人都具备谦恭和殷勤。

韩辉将大部分时间投资到他的文学和思考之中啦,因为他觉得人总该弄明白自己是啥意思,不能稀里糊涂的来,不明不白的去。

饶婷一心显著设计方案的出炉,忙得不可开交,不亦乐乎,而且每天都向顾岛汇报设计的进展。

顾岛这种开发设计方案的起草,设计草图的定型,所以经常将下属呼之即来唤之即去,其中还有饶婷。

事情似乎在悄无声息的演变,就像不可一世的候鸟,我们早就知晓它的去向,而今我们更迷恋于玩世不恭的嬉戏。

这样的私通,这样的调情,每一次都是当斯万看到一张一眼就觉得迷人的脸,或是一个一眼就觉得迷人的身子时,油然而生的梦想,或是完全或部分成为现实,可是有一天,当他在剧场里被一位往日的朋友介绍给的时候,事情就不一样了。这位朋友曾经对他说过,这个女的真是令人销魂,他也许可以跟她搞出点什么名堂,不过事情要比看起来难得多,所以把她介绍给他也就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在刘劲看来,她当然不是不美,不过那是一种他不感兴趣的美,激不起他的任何情欲,甚至还引起他某种生理的反感;他觉得她是这样一种女人,每个人都可以举出几个样本来,每个人举的又都不同样,她们都是我们的感官所要求的那种类型的反面人物。要想中他的意,她的轮廓未免太鲜明突出,皮肤未免太纤细,颧骨未免太高,脸蛋未免太瘦长。她的眼睛倒是好看,但是大得仿佛在自身的重量下往下低垂,压着脸上的其余部分,使她总显得身子不舒服或者情绪不佳。在剧场那次相识以后不久,她就给他写了一封信,请他允许她来看看她极感兴趣的他的收藏,她说她“虽然无知,却对美的东西颇为爱好”,她设想他在家中“一杯清茶,满屋图书,一定非常舒适”,而等到她登门拜访以后,对他的了解就会更进一步,却也不掩饰她的惊讶,说他住的那个区不免有点寒碜,而“他是那么(帅),这个区与他实在太不般配了”。他后来让她去了,在分手的时候,她说她十分高兴能来拜访,遗憾的是呆的时间那么短促,说他给她留下的印象跟她认识的别的人都不一样,仿佛他们两人之间可以建立一点罗曼蒂克的联系;刘劲听到这里微微一笑。他已经接近看破一切的岁数,懂得满足于为爱的乐趣而爱,并不太要求对方的爱;但是这种心心相印虽然已经不再象年轻的时候那样是爱情必然追求的目标,却依然还跟一些概念联系得如此紧密,还可能在爱情没有萌发之前成为产生爱情的根源。男人在年轻的时候渴望占有他所爱的女子的心,到了后来,只要你感觉到一个女子心上有你,就足以使你对她产生爱情。就这样,到了一定的岁数,由于你在爱情中追求的主要是一种主观的乐趣,你就会觉得对女性之美的爱好应该在爱情中起最大的作用,这时即使最初没有任何欲念的因素,爱情也会油然而生,但这是纯生理的爱。在人生的这个阶段,一个人已经多次被爱神之箭射中,爱情就不再在他惊诧和消沉的心面前,完全按它自己的不为我们所知又是无可抗拒的规律来运行了。我们也出来插上一手,用我们的记忆,用我们的主意来歪曲它。当我们看到爱情的一个征候的时候,我们就会想起,就会臆造出其他好些征候。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爱情之曲,一字一句都铭刻在心,那就用不着一个女子唱出曲中的充满了对她的美的赞赏之情的第一句才能想起全曲。而如果她从曲子的中间开始——说什么两人心心相印,双方离了对方生活就失去意义等等——我们就会在应该接碴的地方,立刻参加跟对方的合唱。

饶婷又去拜访刘劲,以后的访问愈来愈频繁;每一次访问都使他重温在重逢时的失望之感:她那张面孔,他在两次相会的间隔中已经把它的特征差不多忘了,在印象里既不那么富有表情,也不那么暗淡无光(尽管她还年轻);当她跟他谈话的时候,他因她的美并不是他自然而然地偏爱的那种美而感到遗憾。再说,奥黛特的脸显得比实际上更瘦削更凸出,因为她的前额和面颊上部比较扁平,盖着一片当年时兴的前刘海,底下衬着假发卷,蓬松的发绺一直盖到耳边;至于她那长得绝妙的身材,很难看出它的完整性,因为她的胸衣凸成弧形,象是遮盖着一个假想中的腹部,下缘突然收缩,底下就是鼓得跟气球一样的双层裙子,使得她这个人看来仿佛是由互不相关的几截拼凑而成的;而裙边、荷叶边和坎肩又都一一自成体系,根据设计者的心血来潮或料子的软硬,或者紧贴着它们跟缎带的结子、花边的褶裥、垂直的蓬边相连的线条;或者紧贴着胸衣底下的鲸须片撑架,不管怎样,跟穿在衣服里的人是毫不合体的。衣服上的这些小装饰时而紧贴着她的身体,时而空空荡荡,这就决定她时而显得耸肩缩脖,时而象是深陷在衣服之中。

但是,当饶婷走了以后,顾岛想起她曾对他说过,她觉得每次在等待他答应她再来之前这段时间是过得多么的慢的时候,就不免微微一笑;他想起有次她请他不要让她等待过久的时候的那副焦急不安,腼腆羞涩的神色,还有她当时注视着他的那副带着胆怯的恳求的眼神,却使她在插在带有黑天鹅绒的飘带的白圆草帽上的纸蝴蝶花束下,显得非常动人。她也曾说过:“您就不能上我家去喝杯茶吗?”他借口正在进行关于弗文学的研究,其实他已经中辍多年了。“我知道我是什么也干不了的,”她答道,“在您这样的大学问家跟前,我是微不足道的。在你们这些学者面前,我是井底之蛙。不过我还是非常想学习,想知道这些东西,想有人把我领进门。博览群书,埋头在故纸堆里,该多有意思!”她说话时那副自满的神气就跟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说她不怕脏,乐于干些象“亲自下厨”做菜这样的脏活时一样。“您也许会笑话我;阻碍您去看我的那个思维,我可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他还活着吗?我能在昆明见到他的作品吗?我很想了解一下您所爱的东西,很想猜一猜您这辛勤劳动的脑门里面装的是什么,您这永远在思考着的脑子里装的又是什么。要是能参预您的工作,那该是多美好的梦想啊!”他表示歉意,说他怕再结新交——出于对女人的礼貌,他当时说的是怕再遭一次不幸。“您怕堕入情网?真有意思,我可是求之不得,我都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来求得一个寄托感情的对象,”她在说这话时的语气是那么自然,那么令人信服,连他也被感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