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天不懂夜的黑

第九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嫩寒锁梦因秋冷 3198 2012-04-21 10:45:30

  这一切饶婷却全无预见的不幸为顾岛增添了新的冲动,却似乎忘记了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仿佛几个安分守己的中年人恪守自己的底线,韩辉和李群芳朝夕相处的妙趣陶醉了。尽管他们希望达到相反的目的,是堂而皇之地说出来,为的是出于傲气而否认爱情和友谊纠缠交割,毕竟向友谊提醒了爱情代表的方向,所以这些话语仍透着畏畏缩缩。

正当韩辉把饶婷的回归想象得轻而易举的时候,断定韩辉和饶婷的婚姻于韩辉极不合适的所有理由突然倾全力回到了韩辉的脑海。韩辉对未来的一切都取决于饶婷这次用希望倾诉衷情的爱取代了过去的爱情;韩辉最好去把可惜已经发出这种韧性用一种新的,充满怜悯和同情的爱,又愿意由她自己作出这个决定以结束我的忧虑。

韩辉和饶婷的内心深处里有些东西他们自己并不清楚爱情多么依恋友谊,想到她回来我脑海里便出现了亲切的形象,这些形象以它们的妙趣略为冲淡了韩辉在她这次回归里看到的危险。韩辉生活里之所以没有混杂着悲悲切切,他们是因为出于害怕失败或害怕痛苦,许许多多的所见所识他都还不能全部理解,这种心绪是由于散乱而漂浮的,又是高深莫测和无法自拔的。情况正是如此。在韩辉完全脱离这些东西之前,也就是在韩辉自认为已经脱离了世俗纷争之后,再也不能忍受那种显得无比惆怅而又冷清的生活。也有这样的情况,韩辉已经占有了那样东西,李群芳却又把它看作负担而甘心情愿摆脱它。然而韩辉并不关心的人一出走不就从饶婷生活里隐退了吗?可是韩辉却又因此感到活不下去。剧情不是把这两种情况都结合起来了吗?在饶婷此之前一直故意惹韩辉憎恨自己,据她说是出于顾忌,其实是因为她看不到前景而且感到并不爱她,此时她忍不住了。

不过饶婷发现自己并没有得到幸福,而韩辉又以为理解错了从而向她道了歉,许多东西甚至韧性,如顾岛向韩辉谈到对饶婷的韧性,倘若韩辉此刻没有得知顾岛倾慕着饶婷,他会原谅顾岛而且从韩辉出的主意的束缚中摆脱出来,这说明“顾忌荣誉”并不是韩辉最坚持的事。因此嫉妒,这种在婚姻里意味着失掉全部幸福的感情是比撤销爱情更容易使人漠然的。饶婷无非是韩辉身上最恶劣部分的名称,比如人们常常会轻而易举的婚姻,并对其评头论足,可是爱情和婚姻究竟是如何双线并线,互不侵犯,相互陪衬。饶婷把造成的不幸的命运也并没有使她得到警讯,读者朋友们可以说是对个人生活里那些恋爱插曲的预测,而当时得知还没有进行这种尝试时,我们所说的是一种神奇的被称为‘亲和力’的东西,韩辉感到仿佛不尝试就不行似的。认为实现韩辉的愿望不算一回事,这无疑是错误的,因为只要韩辉认为这愿望可能实现不了,韩辉就会重新去重视它,而且只是在有把握实现它时韩辉才会认为不必继续去实现。不过认为不算一回事的人也有道理。因为虽说实现愿望和幸福都只是在有把握时才显得不算一回事,这种实现和幸福本身却都是某种不稳定的东西,它们只能使人感到伤心。愿望实现得越全面,伤心便越剧烈,幸福如违反自然规律延读下去而且得到习惯的认可,伤心就会变得更加难于忍受。这两种倾向,一味地后悔,同时又希望以即刻显示结果的新的行动进行安排,使韩辉等待而又不至于毫无希望,简言之,韩辉设法使他的苦痛采取另外一些他想象不那么残酷的形式,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这种倾向是以相信韩辉的行动能够成功为基础的,它干脆就是韩辉圆满实现愿望时可能会立即感到的幻灭的开始,过早的开始,也就是韩辉在排除其它形式而为自己确定这种幸福形式时所感到的后悔之情。

人们在谎言里谈到过的都逐渐变成事实,在和李群芳相处时我对此体会太深了;韩辉在呜咽不已时佯装的冷漠终于成了现实;韩辉当时对李群芳谎话连篇的那一套在事后回想起来也确实弄假成了真,生活逐渐把她和他粘贴住了。我还记得那时的情景,于是韩辉对自己说:“假如饶婷还象这样过上几个月,我的谎言一定会变成现实。目前最难熬的时间既然已经过去,不是可望她再这样继续过完这一个月吗?如果她回来,我便会放弃真正的生活,当然我目前还未能领略这种生活,但这种生活一定会逐步向我展示它的魅力,与此同时韩辉对饶婷的印象却会越来越淡薄。

韩辉并不是说他还没有开始遗忘。然而遗忘的结果之一恰恰是使韩辉再也忆不起饶婷那许多令人不快的方面,再也忆不起韩辉和她共同度过的令人烦恼的时光,因此也就不再是韩辉希望她不在这里的理由,就象她还在这里时韩辉希望的那样。遗忘还给韩辉提供了她的素描式的形象。即被韩辉对其他人的爱意美化了的形象。遗忘尽管促使我习惯了分居的生活,它在上述特殊的形式下却让李群芳显得更温柔,更美丽,反倒使韩辉更盼她回归了。

李群芳以为别人似乎不可能看见过她哭泣,使她为这次出走而幸灾乐祸的心情收敛收敛;李群芳还想让韩辉明白她并不害怕谈起这次出走,她要让这次出走显得象是她乐意的——就象某些将领把被迫退却称作符合预定计划的战略撤退一样——仿佛只是我暂时隐瞒了真实意义的一个插曲,而绝不是李群芳和饶婷之间友谊的结束。李群芳不停地提起她的名字,是想让她身上的某种东西象少许的空气一样回到这间人去楼空的房里,李群芳在这里真透不过气了。此外,人在设法减轻自己痛苦的程度时总是在吩咐送衣服或命人开饭时象口头禅一样老提起这种痛苦。

韩辉忧心如焚地想弄明白饶婷是否欺骗了他,这种需求竟使韩辉忘记了男人应该在女人面前保持自重,忘了韩辉应该把她那邪恶的快活劲儿碰回去,这种快活即使不为折磨韩辉,起码也是为了损害韩辉的绅士。那由原始友谊激起的爱情于以令人胆寒的推注力和因主力的驱动相得益彰。韩辉对她撒谎的憎恨,对朝夕相处的男人的倾慕同韩辉眼见她如此这般接受别人的礼遇而感到的痛楚交织起来了。然而只要韩辉不知道他供养的女人也被别人供养着,而且就象人生来善于自编自造的小品以抚慰自己的痛苦,韩辉竟胡乱想象饶婷正在他的怀里向我作解释,不过这种解释完全可能不攻自破,也还没有来得及使它的恩泽在韩辉心里扎下根,因此韩辉的痛苦也就不可能很迅速地平静下来。李群芳琢磨许多男人在对别人说他的糗事很体贴时也在忍受着他受到的这种折磨。然而李群芳和饶婷在韩辉面前表现出来的使他为之自豪的亲切体贴,这一切都掩盖了某些无人知晓的时辰,在这些时刻情夫忍受过痛苦,怀疑过,也曾劳而无功地到处探寻过实情!正是这样的痛苦交织着恋爱的乐趣,交织着为女人的毫无意义的话而心醉神迷的乐趣,明知那些话毫无意义。

顾岛从早到晚不停地为饶婷的的苦恼而苦恼也并不意味着他只想念她一个人。饶婷对顾岛的依赖早就越来越接近某些东西了,这些东西最终会远远抛弃她的恪守,但是饶婷在顾岛身上引起过的那种激情还会照样使这些东西冲动起来,如果有什么事物使饶婷想到顾岛,想到顾岛一家或想到李群芳扮演的什么新角色,痛苦仍会象潮涌一般前来袭击饶婷。在这段我无休无止地备受煎熬的时间里,如果有什么图表能够描绘出饶婷的痛苦的图象,却永远也不会看到饶婷本人的图象,由于自私自利饶婷每时每刻都只看得见眼前的对她这个‘亲和力’十分珍贵的目标,却从不去看那不停地注视着这些目标的‘亲和力’自己,正如指引着她行动的愿望总是屈尊趋附于行动,却不再回升到愿望本身,或因为这愿望过分注重功利,便迫不及待地投入行动而蔑视认识,或因这愿望正在寻求未来以纠正令人失望的当前,或因思想的懒惰促使这愿望顺着想象的轻松自在的斜坡往下滑行而不肯沿着边界的崎岖陡坡往上攀登。事实上,在饶婷置生命于不顾的危急时刻,随着这生命所系的人儿愈益显示她在生活中所占的广阔位置和她震憾一切的力量,这个人儿的形象便相应地逐渐缩小直到再也无法察觉。由于饶婷的感情作用顾岛在万事万物里都能发现这个人儿存在时留下的影响;而这人儿本身,这影响的来源,却哪儿也找不到了。在这些日子里我怎么也回忆不起饶婷的形象,韩辉简直以为我再也不爱她了。饶婷当时感到那样的重逢多么难得,尽管她是在睡梦中,她仍然豁出全部力气使那次重逢延续下去,便可能而且也的确谴责过自己不为的而感到惋惜,然而她在回忆里却总是捕捉不到她韩辉的轮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