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阿离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421 2013-07-15 11:10:00

  大罗寺。

“你要我爹干什么?”一个粉衣女子拦着了这布衣女,“你是什么人!”

“姑娘!”一群人跑了过来。

青鸾这才忆了什么,朝无尘和男子行了个大礼,“小女子青鸾,谢两位贵人相救。”

“在下徐怀倾。”男子浅笑。

那白衣女子也扶住了此刻弱不禁风的青鸾,“阿鸾妹妹,我一见你如故,不如我们今后以姐妹相称吧。我叫谷若衾。”

青鸾鼻头一酸,她本以为自己要死了,却被救了,她以为以后无依无靠了,现在却出现了一个肯照顾她的好姐姐。“好!”

“嫂嫂,你做什么呀?”那粉衣女子扯了扯谷若衾的衣服,又瞪了一眼徐怀倾,,嗲声道:“哥!这女人也太不知好歹了吧!这么寒酸!”

“欣贝!不得无礼!”徐怀倾怒斥。

“切!”

“佛门重地,尔等在此喧哗是在有失礼仪。”

“爹!”徐欣贝闻声走到了那中年男子的旁边。

莫非这就是蜀山长老!青鸾心中疑惑却不敢擅自使用读心术,毕竟也有前车之鉴。

“爹,她便是我前些日子救回来的女子叫青鸾。她一直想见你,说是有急事。”

徐长老沉思片刻,皱眉,“老夫不曾认识姑娘吧!”

青鸾摇头,“不,我也不认识你。只是经常梦见一个老妇让我来找你。”

“喔?”徐长老来了兴趣,“你且说。”

她举起右手,食指上的那枚银制的紫色镂花戒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她看见那长老脸上一沉,便问:“长老可认得这个?”

徐长老激动万分,飞上前来,硬是行了一个大礼,“草民参见公主殿下。”

“公主?”她震惊。

“公主可认识凤九?”

“你认识我娘?”青鸾打第一天来到这世界就已经把她当成亲娘了,管原来青鸾是什么阿五公主的女儿,她的娘就只有一个凤九。

“那就对了。”徐长老大笑,“草民的生命便是当年王后救下的。只是不知今日她又飘零何方!”

“……娘一切安好,只怕是她认为我如今已死了,在伤心吧。”想起在溪风村的那些日子,她心一阵抽痛。

突然,长老跪在了青鸾面前,一干人慌了神,上前扶他。青鸾见状也跪在了地上,忙道:“长老,青鸾受不起啊!”

“西凉国亡于燕国,西凉公主应担任起复国报仇之责,草民恳请公主殿下担起职责!”他朗声道。

青鸾一怔,问:“这边是您给青鸾指的路么?”她有些不敢相信。

“是!”

她笑得花枝乱颤,众人都莫名其妙不知她笑什么。她笑出来了眼泪,是福是祸躲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那么……好好玩一次。

楚国。永和宫。

“儿臣给母后请安。”

“免礼。”太后满脸笑容。“你要找的是何许人也?你这生就娶过一人,生了一子,还有谁能纳得了你的眼啊?”

君寒月只笑不语。

“父皇!陪阿离玩!”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扯着君寒月的裙角,他的眼睛不但遗传了君寒月那双凤目,而且更有番异国风情,格外清澈。

“阿离,想要母后吗?”太后却招来了君莫离。

“不!阿离的母后只能有一个!”他拼了命地摇头,他是仙胎,在他娘肚子里带了整整三年才出来。

太后听罢直接看向了君寒月,“国不可一日无母。众大臣一直提议选秀你也不应允,这如何是好!”她有些愠怒,咳了起来。

“母后,寒月痴心于前皇后您又不是不知道。”绿芜插嘴。

“时隔五年,整整五年!那女人早已死了!”她偏激地说道。

“母后要儿子选秀只说便是,儿子又怎么可能敢违抗母后!”君寒月略带怒意地甩门而出。

“母后,您别生气,寒月终是有些任性了。”绿芜安慰道。

太后叹气,“绿芜,你嫁到梁国也有几年了,到不曾见你给哀家添个外孙。”

绿芜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母后!我去安排一下选秀的事吧,一个月后选出妃子我便要回去了。”

“一天到晚没规矩的!”太后嗔怪,“我啊我的!”她转口又道:“顺便帮哀家去查一下寒月的玉佩去了哪里!你可知那玉佩的重要!”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