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请婚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791 2013-07-15 11:10:00

  这时,一个小家伙从门内窜了出来,后面跟着君寒月,那小家伙往青鸾身上扑去,“娘!”这僵局就被这戏剧性的一幕给打乱了。

青鸾抱住君莫离开心地笑着,想不到这个萌物竟是她生出来的,“你怎么来了?”

“父皇千里传音问我想不想娘。我就飞过来了。还好父皇从小就让我练那飞来飞去的东西,谁让父皇说阿离一生下来就是什么神仙呢?不然阿离也不会这么快见到娘了!”这稚嫩的声音唤起了青鸾的疼惜,这五年……

“阿鸾,你有孩子了?”小浅惊喜,“你们长得好像啊!特别是他这眼睛,跟你好像!”

“儿子像娘亲,天经地义!”小家伙咧嘴笑了,躲过了君寒月的手臂,又往青鸾怀里缩了缩。

“若你喜欢,将来我们也生一个。”兰卿认真地对小浅道。

“叔父羞不羞?瞧你都快把姨娘脸给说红了。”阿离捂嘴偷笑却遭来君寒月的爆炒栗子。他嗅了嗅青鸾的味道,皱着眉,一嘟嘴,眼中便禽满了泪,委屈地在眼睛里打转。

青鸾以为君寒月弄疼了他,便替他揉着,“男子汉不可以哭的。”

谁知,“娘亲有了小妹妹之后还会这么疼阿离吗?”

青鸾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看向了君寒月。君寒月有些激动地拉起青鸾左手道:“鸾儿,你真的有喜了。阿离的感觉一向很准,错不了。”

“大家都在门口站着作甚?老爷让大家进去呢!说都是一家长,客气什么!”一个小厮笑嘻嘻地来了。

唐小浅看着高堂上的中年男子和妇人,脱口道:“爸妈!”他们这张脸分明就是在现代的爸妈的啊!

青鸾扯了扯她的衣角,她才发觉自己的失态,于是行了个礼,乖巧地叫了声“爹娘”。

“浅儿,你可是回来了?”原来,那唐母的眼睛已瞎了。

“娘,是浅儿,浅儿回来晚了,浅儿不孝。”唐小浅由于思念老妈,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唐母。

“是浅儿,老头子,真的是浅儿啊!”唐母眼泪顿时溢满了眼眶,不住地抚摸着自家女儿的脊背。

“娘,你眼睛怎么了?”唐小浅松开唐母,一脸心痛。

唐父叹了口气,“你娘的眼睛由于常年哭泣,再加上劳累过度而废了。”

“伯父,伯母,不如让我来试试吧。我略懂些医术。”青鸾自信地笑笑,心里却不禁感叹,这回竟又是紫苏的记忆帮了她。有时候,她也真怀疑那紫苏是不是全才。

“说话的这位姑娘是?”唐母扶着唐小浅站了起来。

君寒月右手揽着青鸾的腰,笑道:“伯母,这位便是我的妻子,青鸾。”

唐父却一脸忧愁地站了起来,“君夫人的才艺老夫不敢否定,只是内人的伤怕是大罗神仙来了也不敢说能治好啊。”

“爹,不如让阿鸾试试吧,她是女儿唯一的好姐妹,在外多靠她照顾女儿,女儿了解。”唐小浅一脸地坚定。

“……好吧!且一试。”

青鸾循着记忆将银针微插在唐母眼睛周围的穴位上,运足内力拨起古琴,一曲佛教乐曲《目梵》,阵阵由那银针刺入唐母眼部。等一曲结束,也过了半个时辰,她早已满头大汗,又因为灵力被封,体力不支,竟昏倒了。

“娘,怎么样?”唐小浅也顾不上被君寒月扶起的青鸾,紧张地看着唐母。

“浅儿竟出落得这么水灵了。”唐母眼睛一改以往的混沌,笑道。

唐父满心欢喜,“君夫人果然神医盖世!你们君家二兄弟替老夫寻得女儿,如今君夫人又替老夫的内人把眼疾给治好了。老杜该如何感谢。”

“咚”,一向傲视天下的君兰卿竟跪在了地上,“唐伯父,兰卿一生无求,只愿得一人。兰卿恳请伯父将小浅许配给我。”

唐小浅愣是一怔,忽而又记起这个时代婚姻一向由父母做主,不由羞涩地低下了头。

“君公子是什么地方的人?家中可还有什么人?”唐母忙笑着扶起他。

“实不相瞒,我是燕国的皇帝。”他一脸淡然。

“不可!小浅放回家,嫁与你当个妃子,有句话说一入侯门深似海,宫深似海!她以后岂不是要吃许多苦?这些年还没吃够吗?”唐父立即反对,他才不管他是什么皇帝,他只知他就唐小浅这么一个女儿。“况且,我们是齐国人,嫁给燕国皇帝,不是明摆着……”他欲言又止。

“我堂堂燕国会怕这小小齐国不成?何况小浅是去当皇后的。”

“兰卿,我的夫君只能有一个妻子。”沉默良久的唐小浅开口了。

“我确实只认你一个。其他的妃子我碰都不会碰,我可以让他们离开。”君兰卿见状有些着急。

“离开?离去哪?她们都是嫁出来的,娘家回得去么?你有想过她们的感受么?”唐小浅忽然想到一个特很严重的问题,“君王可以三妻四妾,可是在我的世界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一个丈夫只能有一个妻子,一生只娶一妻。”她没有说可以再娶。

所有人都被她这个大胆的说法吓住了,她又接着说:“哪个女人会愿意共侍一夫?除非她根本不在乎他的夫君。”

“……”君兰卿似乎陷入了沉思。

君寒月看着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鸾儿,你也这么想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