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控情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698 2013-07-15 11:10:00

  没有预想中的震伤。

“嘣!”是椅子炸开的声音。

君兰卿皱眉,“没事了,下次小心。”是他运足内力将波强行推开了。

君寒月心惊,有些激动,轻吻着她的长发。“伤了你和孩子怎么办?女胎不比男胎,她会正常怀胎十月出生。不会同阿离一样强壮可以保你平安,三年后才出世。以后做事情不要那么莽撞,会让人担心的。”

“噗——”君兰卿吐出一口鲜血,想不到那波会这么厉害,他强行推动反倒被震伤了。

“兰卿!”唐小浅松开阿离的手冲上去拉住了君兰卿,“怎么会这样?”

青鸾怒气冲冲地走到香雪海面前,眯眼看她,想不到她的力量会这么强。也对,能给我喝寻仙汤,就一定不会是凡人,我怎么想不到?那么,就不要怪我了,公孙前辈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她嘴角一勾,轻蔑地看着她,笑了,人皮面具在摘下的那一刻她看见了她的愧疚。“好姐姐,你害得我好苦。我说过你留下我的命你会后悔的,公孙前辈的仇我是报定了!”

“是你……”香雪海有些震惊,听了她这话,不免有些难受。

青鸾手中紫光微弱,迫于法力被封,所以使出来耗力。“不要。”君寒月见状握住她的手,那团紫光逐渐消失。他道:“我给孩子想好了一个名字,君芷落,如何?”

青鸾恢复了理智,点头,“甚好。”若不是他拦住她,怕真要伤了孩子了。

“好好好!大家有话好好说。”上官庄主掩饰住看见追梦令时脸上露出的阴霾,一副“和事佬”的模样。

“爹!现在就只有一个魔教的人!怕什么?”上官婉儿终究沉不住气,出声说道。她爹这样子,还真看不下去,“爹!君寒月那般对待婉儿,婉儿求爹做主啊!今生今世,婉儿非他不嫁!”

“庄主,魔教的人已被我娘亲击退了!”君莫离皱着眉头,一脸的不开心,这个上官婉儿可真不自量力,居然想跟我娘争男人!

“我爹又没承诺过你们什么!”上官婉儿紧拽住阿离的手腕。

“上官姑娘,你何必为难一个孩子?”唐小浅心疼阿离冲去就要推开上官婉儿,不料自己却被一股力量震开。

“小浅!”君兰卿飞身接住唐小浅,恼火地瞪着上官婉儿,刚想出手却被唐小浅拦下,他不解地看着她。

她虚弱地说不出话,只是浅笑摇头。

众人都盯着上官婉儿,想不到这女子如此歹毒!香雪海靠在了门框上,赶上了一场好戏,这上官婉儿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吧!

“不是我!不是我!”上官婉儿慌得松了君莫离的手,命令摆手摇头。

君莫离吐了吐舌头,活蹦乱跳地站在了青鸾身边。

上官庄主看着君莫离眼神极其复杂,又似乎不是在看他。

“上官婉儿!我念你是女子不想伤你,可你要害我的孩子还打伤了我姐妹,你让我情何以堪!”青鸾异常激动。

君寒月摩挲着他的背,给予安慰。鸾儿不会为这么点事就发火,她该是冷静的。这里……有些古怪!他环顾四周,顿时眼睛一亮,拉着阿离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青鸾平静了下来,刚才是怎么了,她不喜欢那样的自己。“我们告辞了,庄主多多保重!”

“不!”上官婉儿见状冲上来欲抱住君寒月。

不妙!她匆忙拉着君寒月转身一侧,灵力顺势往后方冲去。

香雪海脸色一变,一团灵力从手中泄出,抵住了与方才伤了唐小浅的一模一样的力量。那力量无声地消逝了,她来不及收手,灵力便集中了上官婉儿。

“噗——”上官婉儿情绪异常,一口鲜血喷出,连连摇头。“不是我!为什么!”

谁都知道不是她,她的武功那么弱,可是这个世界要的是证据。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青鸾都没办法去怀疑。因为没人做这种事会有益处,除了上官庄主,借手伤人他可有最大的益处。不过那可是他女儿!哪个父母会伤害自己孩子?量谁都不会怀疑到他头上吧!

“爹!这香真好闻!”阿离手上端着一个小坛子蹦跳着过来,袅袅烟雾,绕在上面。反而给这香增添了一份诡异。

这不是方才在上官婉儿旁边的么?不对!……正因所有人都不会怀疑上官庄主,所以……青鸾理清了思路,抬头笑道:“庄主还真是忍心呢!我若没猜错,这香是控情吧!加速人的情绪、人的反应。您借女儿的手杀我们取得追梦令,世上也就只有你这父亲会这么狠心吧!”

“不!婉儿莫要中了他人挑拨离间的心思!”庄主辩解。

上官婉儿笑了,有些凄凉,“不,爹!女儿认得这控情。”爹,娘的离开女儿都知道,是你害了娘,我本想找个人嫁了离开这里,就不用面对这残酷的现实了,你为我招婿是帮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任我如何刁难,装出凶恶模样实则想要他们离开,可君寒月那般优秀,我又怎么想放弃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