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弑父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299 2013-07-15 11:10:00

  青鸾一眼看清了上官婉儿的心思,瞟了一眼君寒月,不由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他似乎看出了她的不安,回握住了她的手,紧紧在手心里,宽慰地冲她笑了。

“爹,你毁了娘,连女儿你都要搭进去么?”上官婉儿痛不欲生地跌坐在了椅子上。

“……你都知道了?”庄主脸色有些难看。

所有人都明白了,不是上官婉儿歹毒,而是她有个狠毒的父亲。都说虎毒不食子,可这一点在上官庄主身上却反了,倒变成虎毒不识子了。香雪海有些沉重地看着唐小浅,她不简单,在所有人误会上官婉儿时只有她是清醒的,也只有她拦住了之前想要出手的君兰卿,她看起来并不像见识远大、看得又远的人,还是说她的体质根本不受控情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她居然一点灵力都没有。是巧合吗?

“爹!放手吧!多年前的恩怨牺牲了娘,现在公孙叔叔都已经去了,您怎么还是想不开?”上官婉儿狼狈地起身,泪流满面。

青鸾听闻将目光放在了一直没有离开的香雪海身上,那目光像寒箭一样冰冷地刺在心上。青鸾眯眼充满着杀气,公孙前辈的仇我一定会报的。

香雪海心虚地低了头,她这么被盯着总有一种像是背叛了她的那种感觉。

“你懂什么?”上官庄主见事已至此,也豁了出去,“我要的不是他的命,我要的是江湖!”

“你……”青鸾正欲出头,却被阿鸾紧紧拽住了。

阿离嘟嘴,将肚子一挺,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嘀咕:“芷落妹妹,哥哥告诉你哦,我们可以像正常人长五年,以后就要一百年作一年的长大了,也就是说要一千年才能长成十五岁的样子。谁叫我们娘是天人是仙,爹是仙,我们就是天人啦!”他提了提声音,你可不比哥哥壮到三年才出世,你只能十月,会让娘肚子打起来的,你要管管娘,她一不小心,你就没啦!

前面的话是什么,青鸾也并不想知道,只听君寒月他说:“这是人家家事,我们不要多管了。”

“小浅!你怎么了?”君兰卿这才注意唐小浅不对劲,全体发寒,身子也变得轻飘飘的,似乎还隐约有些透明。

不好!青鸾想起自己穿越来时,身体也是这般模样。她担忧地握住了唐小浅的手,“小浅,坚持住,不能死,死了……就回不来了。”

“是啊!”她脸上漾起一抹苦笑,“消失的这种感觉果真不好受。”

上官婉儿张口结舌,顿时为父亲的狠毒而惭愧,她双目发红,怨恨地瞪着他,“爹——!我那仁慈、和蔼的父亲去哪里了?你把他还给我!”她奋力摇着庄主的肩,泪如泉涌,哽咽着,“还给我啊!”

“死了又如何?人命不都是这般贱?”他冷笑。“我一生杀了这么多人,哈哈……我要一统江湖!”

“爹!你为何还要执迷不悟啊!”婉儿拔起青鸾的凉夕剑就架在了她父亲的脖子上。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婉儿双目通红,脑中这三个字一直在冲击着他的脑神经,她心一狠,一剑了结了上官庄主。

“婉……儿。”上官庄主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不甘地倒下了,死不瞑目。

“杀了他!杀了他!……”婉儿丢了剑,蜷缩在角落,手抱住了头,不断地呢喃着。

“她不是在大义灭亲,而是……弑父!上官庄主罪不至死。”香雪海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意味深长地盯着窗外良久,缓缓说道:“她不配用你的剑。”

“人都死了!死了这么多人!你满意了?”青鸾起身,压抑住怒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些,“你可以走了?”

“你确定?”香雪海看着一脸坚定的青鸾,依旧露出她那处事不惊的笑容,“我有方法可以救唐小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