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沙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173 2013-07-15 11:10:00

  “为什么走来走去都好像走不出这里?”唐小浅不禁觉得奇怪。

“前面是一大片绝情花,两位施主要不要考虑分开走?”无尘小和尚提醒。

“不可。分开他们定会想着对方,那毒岂不更深、更痛苦?”心无连连摇头,不知是不是幻觉,他看见花丛中,一个青衣曼妙女子缓缓走来,他不禁问道:“你们可看见花丛中有个人?”

一个女声遥遥传来,她似乎笑了,“大师没有看错。”

近了些,才看清女子的面容,很年轻,有些眼熟,她的美说不出来,整个人带了些沧桑,成熟的韵味。

“姐姐你为何从绝情花里走出来?你是花仙吗?”唐小浅笑嘻嘻地问,不知为何,这个女子给她一种温暖熟悉。

君兰卿听见她的话,不由自主地笑了,连他自己都没发觉。

女子瞅了一眼兰卿,却也笑了,“姑娘说笑了。”

唐小浅却是一脸认真,“你长得太美了,我才误以为花仙!我可没说笑。”

女子一愣,知道她会错了意,“姑娘,我的孩子可都比你大了,你叫我声姨娘、伯母、姑姑,我都能接受,你叫我姐姐我可担当不起。”

小浅一脸尴尬,“呵呵”笑着掩饰过去,“伯母你长得可像我的一个姐妹了!至少有六七分的相似!”

“有这等事?”女子不以为然。

“嗯。她叫青鸾,她可厉害了!她会好多各种各样的东西!她是个奇女子!”

女子像是猜到了一般,“哦?那她过得可好?”

“嗯。她成亲了,她丈夫叫君寒月,有个五岁大的儿子君莫离,肚子里还有一个女儿君芷落。”语毕,她才发觉不对劲,“您认识青鸾?”

“我是她……姨娘。”

“哦!怪不得这么像。”

君兰卿将小浅抱在怀里,警惕地盯着女子。

女子没看见似的,继续问:“那你们来这断魂谷干什么?这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一不小心中了毒可是很难解的。”

唐小浅在君兰卿怀中挣扎着想脱开,不料他越抱越紧,无奈之下,开口道:“实不相瞒,我需要断魂谷的天久紫花来治我的伤。青鸾和他丈夫、孩子就去地冥谷取梦里花了。”

“你有伤?”女子伸手去给唐小浅把脉。

君兰卿挡在了小浅面前,不让她碰到她。

女子看着君兰卿好一会,“噗嗤”笑了,“孩子,我不会伤害她的!”

“九重天上可没多少好人。”他没好气地说道。

“是啊。否则我也不会沦落至此。”女子推开他,手按在小浅的脉搏上。

恍惚间,唐小浅看见了女子满面的泪水,她将她手中的孩子交给了九娘,她哭泣着,呢喃着:“孩子,不是娘不要你,而是你的转世娘不能再照顾,娘怕连累你。孩子,不要恨娘。”

她看见了女子整日闲走在花丛中以泪洗面,饱受着绝情花给她带来的痛苦,一个男子默默看着痛苦的她紧锁眉头。

她看见天兵天将追着女子,不停地喊:“公主,请随我们回九重天。”

她看见女子和一个男子爱得死去活来,最后却不得善终,相隔两地,饱受折磨。

她看见女子接住了掉下悬崖的风小染,满脸的悲痛,“孩子,你又如何苦下界历情劫?娘将你送往另一个世界。”

她看见女子和男子躺在血泊中,青鸾在一旁撕心裂肺地叫着“爹娘”,不停地厮杀着。那是一片沙场。

唐小浅一惊,猛地抽出了手,满眼的彷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