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天兵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400 2013-07-15 11:10:00

  君莫离这句话像一盆冷水泼在了青鸾和唐小浅头上,青鸾不自在地笑了,“这和命不同,不要乱讲。”远远地瞧见君家二兄弟,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慌,忙过去招呼他们,“你们把行礼拿出来作甚?”

“我和哥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行动。”君寒月面色沉重,“你有孕在身,不宜动灵力更不能飞行,我们只好坐马车先前往地冥谷取得梦里花。哥和嫂子就去断魂谷要那天久紫花,一个月后我们在忘川崖上集合。”

楚国。夜帝六年,病故,传位于其皇弟楚玉,享年二十七岁。生平功绩显著,乃楚国第一美男子,似是十七,钟情于前皇后一人,曾为她废后宫,此情被后人永传。其子贪玩而溺水,后人连叹可惜。

“太后息怒。这不利于您目前的身体状况!”尚蔷看着眼前的人不由悲从心生。

“还是没有寒月那孩子的消息吗?”楚太后不住地按揉太阳穴。

“没有。想不到皇上他为了一个女子竟弃您和江山不顾!”尚蔷打量着楚太后,小心翼翼地说。

“闭嘴!”她坐起身,双目圆瞪,冲尚蔷一吼,见她这般怕人,她无助地靠在了椅子上,“你说的不错……后宫的三个妃子可都殉葬?”

尚蔷定了定神,回答:“有两个人都葬了,可是……贝小仪失踪了。”

楚太后危险地眯起了眼,“失踪?怕不是那么简单。那孩子可是好久都没向哀家请过安了。她本名叫什么?”

“徐欣贝。”尚蔷笑了,“听说江湖上蜀山长老有一女也叫徐欣贝。您说……这世上竟有这等事,巧不巧?”

楚太后笑了,“惊呼?……只可以因为青鸾一个人丢了哀家不少好棋。本想她替哀家回了燕国,不料她竟说动燕皇复了西凉,还让了位给顾希右!顾希右可是个棘手的人啊!”

尚蔷在一旁候着,沉默不语。

“楚玉那孩子心思深着呢!一直想替她母亲报仇,说不好哪天哀家就是死在他手上!”楚太后连连叹息。

“太后,梁国不还有绿芜公主?她可是梁国皇后啊!”

“皇后又怎样?生出个儿子才管用。”

“臣妾听说这梁皇身体不好,恐怕是要不行了。”

“他上午兄长,下午弟侄,孤身一人,这江山……”楚太后忽然笑了,“梁国要出个女帝了吧。”

一连三日的奔波,怀有身孕的青鸾身子还真的是吃不消,肚子时时在痛,还常要呕吐,幸亏做得还是马车,她有些庆幸自己不会骑马了。

“爹!你停车让娘亲休息一会吧!”君莫离终于忍不住哭着叫出声来,拉着赶车的君寒月不让他在继续。

“不行!”青鸾呵斥,“一停下耽搁了时间,你姨娘可就没命了。”

墓地,马车停了,君寒月满眼充着血红,他怎能不心疼,他声音沙哑,“鸾儿,她不差这一时半刻,你一定要担上我们未出世的孩子的性命吗?”他不停地赶车,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忽略她的痛楚,可是他做不到!

“不要!娘亲!阿离要看着芷落妹妹出世,娘亲不要丢下我们!”阿离往青鸾怀里钻去,哭闹着。

“鸾儿,不早了,我们去前面的客栈休息一晚上,明早再走吧!”

“要走也得先问过我们!”车外声音响起。

“都是些什么人!”青鸾放下车帘。并未见着来人。

阿离低头,挡在了青鸾前头,“娘亲待在里面吧!这些人爹是应付得来的,你不必担心。”

车外传来了君寒月的声音:“朕可是皇帝,你们敢动朕?”

君寒月有帝王之相,这气势倒也吓到了不少人,不过很快有人反应过来,喝道:“你已被出去皇籍,我们怕你不成?”

青鸾心急,冲了出去。

“娘!”阿离也跟着出去,见她疑惑,他解释:“这都是天兵天将。娘是不相信爹的能力?”

“不。”青鸾看着君寒月敌斗时的英姿,坚定地说道:“我与你爹共生死,有敌一起迎敌,有客一起待客。”她意味深长地对阿离道:“你若有了喜欢的女子便知道了。”

“娘先看着,阿离去帮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