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伟大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151 2013-07-15 11:10:00

  “啪!”面具男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了徐欣贝脸上。

她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了地上,她满腔怒火,捂着脸,瞪他,“你发什么疯啊!”她甚至有些难以置信,爬起来,手指着他,有些颤抖地问:“你居然打我!”

“打你怎么了?”面具男一会披风坐在了大殿的座位上,“我打的就是你!”

“从小到大可没有人像你这么放肆!”

“谁让你擅自行动的?谁让你伤了青鸾的!”男子步步逼问,“谁给你的胆子!”

徐欣贝恍然大悟,“青鸾?呵!又是青鸾!……原来我只不过是你用来杀你情敌的一颗棋子!怎么?打不过人家?样子也比不过人家?你以为你杀了君寒月你就能得到青鸾?也对!你是得到了她的人不错,可她的心你永远别想得到。哈哈哈哈……”她狂妄地笑着,意图摘下这个神秘男子的面具。

眨眼间,一把匕首抵在了徐欣贝脖子上,男子阴声道:“徐姑娘,你要清楚,我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你送至黄泉。”

她不知道他怎么出的手,她只感觉一阵风似的,那冰凉物便架在了自己脖子上,她有些腿软,却倔强地朗声道:“死就死!”

“你以为我真不敢?”语毕,徐欣贝的脖子上便多了一条血痕。

“等等!”香雪海用石子打开了男子的匕首,忙扶着徐欣贝,“贝小仪虽伤了青鸾,可她并不会死,却让她小产,这也不正是你希望的吗?爷……饶了她一命吧。她还能助你完成大业。”

“哼!”面具男收起匕首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好好管教管教这丫头!”

“是。”

徐欣贝满脸的痛苦,不堪地靠在了桌子边,“真为青鸾可惜。”

“可惜什么?”

“你救了我。”她低头笑了,“世上哪有什么好姐妹,你若真当她姐妹,又怎么会留下我这凶手的命。”

“当然了,留下你要助爷早日完成大业。”香雪海也跟着笑了,突然,她狠狠地盯着面前这毒如蛇蝎的女子,咬牙狠声道:“留下你,要让你生不如死;留下你,要折磨你,用毒让你痛不欲生,给你解药,再给你毒药;留下你,最后要让青鸾亲手杀了你为她未出世的孩子报仇!”虽说得那般狠毒,她却是一脸平静,仿佛刚才只是徐欣贝的幻觉。良久,她又说:“徐欣贝,你好自为之,要知道,还是我救了你。”

徐欣贝如遭雷劈,长这么大,有父亲的悉心照料,兄长徐怀倾和师姐谷若衾无微不至的照顾,何曾受过这等奇耻大辱!而脖子的血止不住地流,伤口轻重她都知道,刚才,那人怕是真起了杀心。

“这里是些上好的金疮药。”这是一个温婉的姑娘,“别误会,是黑风护法让我给你送的。你脸上的伤是神剑所伤,只能变淡,除不掉了。”

“你是什么人?”

“一个药师罢了。不过你可以叫我婉儿。”

“婉……儿?”她犹豫地叫出声,手却紧握住了剑。

婉儿瞥了眼她,笑了,“我不会武功,你杀了我,我不怨你,但你最好别忙不动手。我可以说,我是世上不多的……好的药剂师。”

“你会制什么药?”

“没多少药不会。”她浅笑,“送你一句话,有时祝福也是一种伟大的爱。”

徐欣贝嗤笑,不以为然,“你懂什么?”伟大?我可不是个伟大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