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中毒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150 2013-07-15 11:10:00

  “天女?你是天女!”神兽被自己发出的魂力打伤,不由发出一阵低吼,“你是阿五公主的女儿?”

“……阿五……”青鸾喃喃道。

“你们走吧!公主有恩于我,我不伤你们。”

她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一只手已经将她拉离了这个雾气浓重的地方。

云端之上,她怒视着他,愤怒早已压去恐惧,占据了内心。“你干什么!”凉夕剑没有出鞘,剑柄抵住了这个陌生人的脖子。

“它可以放过你一次,可是不会放过你第二次,如果你坚持问下去,他会向你扑来,吞了你!”恶心的话从这个男人嘴里慢悠悠地吐出来也显得有一丝魅惑。

妖一样的男人。这是青鸾对面前戴面具的人的第一印象,这个印象在此刻有一次加深。他跟她很像。“就算是这样,可我还是要上去,上面有我要找的东西。”

“这个吗?”他笑了,手上是一个黑布袋,里面是他用魂力保住不让它枯萎的梦里花。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那朵花,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怎么好像知道她所有行踪一样?她有些不敢相信地伸出手要去拿那袋中的花。

男子迅速收起袋口,将袋子扎好放在手中。

笑容在她脸上凝固,这是什么意思?

“拿着袋子吧!不能用手直接触碰……”

原来如此。“你走吧!我该去找我丈夫了。……谢谢你。”

男子无奈地摸了摸脸上的面具,是不是无论如何你也无法接受我?不管如何你都无法认出我?

“你醒了?”君寒月面无表情地盯着正在烧着的木柴,“徐欣贝原来还有这等本事。”

徐欣贝盯着自己裸着的右臂,眼中泪花闪动,“皇上……欣贝找你找得好苦。欣贝是你的妻,你怎忍心丢下欣贝!”

“我早已不是皇帝,我的妻也不是你。”

“不!”徐欣贝慌忙往正准备起身的君寒月身上扑去,“不要走!”

他压住怒气,转身要将她拉开,忽地发现她脸上长长的一条很淡的伤疤。……难道是她?若真是她……她要将她置于生不如死的境地!

徐欣贝接受了他的目光,捂住了自己的脸,犹豫地问出口:“你是不是嫌我丑?”

他抱住她,“不丑,你在我心里是最美的。”

徐欣贝警惕地看了眼洞外的黑影,转念,泪流满面,挣脱开君寒月的怀抱,作势要往墙上撞去。

君寒月没有动,结果她一个不稳,真的一头撞了上去,血从她头上流下,引来了大片虫子。“吻我。”她这么说。

君寒月用食指轻挑起她的下巴,这是一个屈辱的姿势,他邪笑着缓缓低下头。她得意地盯着洞外那抹黑影,直到她离开,直到他将口水吐在了她的脸上。

“怎么?不找你丈夫了?”

青鸾一到山脚,便看见了那个面具男,“你还不走?”她有些抑郁,想让自己忘记刚才那一幕,徐欣贝,很有可能是害了自己的落儿的女人,她选择相信君寒月,可是她,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在等你安全下山。”他说的风轻云淡。

青鸾只觉心一阵温暖,“你感动到我了。”

他笑了,突然,他重咳,紧接着,鲜血从嘴角溢出。

不像是装的!这是她的第一反应。下一秒,她就已经扶住了他。“怎么回事?”

“花……有毒。”他只觉得意识在变弱,脑袋在变沉,一个人扶住了他,会是她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