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天劫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573 2013-07-15 11:10:00

  “沧海不是一个相信爱情的男人,可是那日他沦陷了。”

女子扯住他衣衫的下摆,紧紧地,他面无表情地蹲下身,想扒开她的手,拂袖离去。可是女子眼中的波光流转,这世间还有多少人的眼睛能如此清澈,没有一丝沉杂?“救我……”女子这般开口,脸色苍白,两道血痕触目惊心,他全身如电流击中,他竟神使鬼差似的将女子带入了幽冥谷中,他要救她。

“擅闯者死。”是两个将士。

沧海面色一凛,严肃地开口:“沧海受邀前来,两位这般待客,你们君家人是什么意思?”

两个将士对视一眼,忙赔不是,却道:“幽冥谷是疗伤圣地,谷内治伤以及消失于人间的药草甚多,谷主对那些受伤不请自来的人很反感。谷主邀请的人是您,可您却多带了一名受伤的女子,……我们只是看门的,着实让我们为难了。”

“这是我的……未来的妻子,性命垂危,两位莫要再说,一切后果,我沧海自负。”

君谷主见到抱着一名女子的沧海,一脸担忧,“沧海兄可知散仙的大忌便是情爱?”

“知道。”

“那你还……”

“……”他摸着自己的胸口,这么说,“……情不自禁。”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爱。

“也罢,只要你们不出我这幽冥谷,你们一天也不会遭到天劫。”

“五公主的眼睛暂时失明,是沧海在悉心照料,陪伴着她,她眼睛也一天一天好起来,功力也一天一天慢慢恢复,她在此同时也爱上了他。在地冥谷的日子很快乐,时间也很快,他们天地为证,拜堂成亲,她也怀孕了。”唐小浅回忆着之前在女子身上无意识中搜寻到的却牢牢印在脑海里的记忆。

“姨娘,等妹妹出生了是不是也跟姨娘一样好看?”一个两、三岁的孩子摸着五公主逐渐明显的肚子问道,不等五公主回答,他又径自说道:“那等妹妹长大了便嫁给寒月作妻子罢。”

五公主一怔,倒是君谷主哈哈大笑,“这孩子鬼灵精得很。”

沧海有些欣赏坐在一旁静默不语三、四岁大的孩子,“兰卿倒是沉稳,若是治国,将是一代明君,只可惜有你这么个隐居山林的灵仙父亲。你放着皇位不做,沉醉于炼丹修仙,也不能怪月离你而去。”

君谷主眸底一抹黯然稍纵即逝,“是我对不起月……”

然而,这种安详的景色,又能持续多久。九重天上少了一位公主,天君地下的人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当然,仙人有自由,可是,一些看不惯、想除去她的,早已在暗中调查。纸终究包不住火,五公主与散仙成亲怀有一子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九重天。

天兵天将攻打幽冥谷。幽冥谷的守卫多的是曾执意跟随谷主正在修仙的凡人,有的是已成仙的小仙,有的是臣服于他的小妖。幽冥谷虽有上古神灵的庇佑,而这些天兵天将虽是下仙,却毕竟已成仙,而这些人又怎能打得过他们?

很快,幽冥谷血流一片。逃的逃,伤的伤,死的死。

二皇子、三皇子亲自前来,“请”五公主归天,太上老君和武将神两位护法,与其说护法,不如说是防止两位皇子手下留情。

见唐小浅不再说下去,谷主急急问道:“后来呢?”

她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道:“五公主自然被带回九重天,沧海被封印在了地冥谷的地底。因为他们上不了天。天君的命令是血洗地冥谷……”她心像是被人猛地一抽般痛着,那样小的他,承受了多少仇恨。

“不——”只见君谷主扑身上前,一道灵光打散了太上老君往一旁挂着的画像发出的魂力,他将那幅画紧紧护在怀里,喃喃自语:“月……不怕……不怕……”

一束灵光最终还是打在了君谷主身上,是武将神,怕是用了十成功力。与此同时,太上老君打向五公主的魂力也被沧海打散,只有两成功力。看着躺在地上的仍抱着画像喃喃自语的君谷主,沧海皱眉,好一招声东击西,故意引开自己让自己去救阿五,而这实招竟是冲着他!

“爹……”君兰卿怔怔地看着方才还一派祥和的地冥谷,方才还与大家谈笑风生的父亲,就那样躺在了血泊中,抱着娘亲的画像……

…………

太上老君的拂尘横在了武将神的面前,阻止他对那两个三、四岁模样的孩子下手,“上天有好生之德,就此收手吧,毕竟是个孩子。”

君兰卿看着两个上仙离去的背影,眼中杀气涌现,他转身扶起蹲在地上抽泣的君寒月,手扶着他的额头,掌心是幽兰的光,他封印了他的记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