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楼主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331 2013-07-15 11:10:00

  阿离趴在君寒月肩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头带着他丫头同醉红楼争执着“女子为什么不可进烟花所”,就差动手了。萧红给出的理由则是,可以向这些才情高超的姑娘们学习学习。不知道他们为了这事有什么好吵的,大不了女扮男装进去得了。他有些无趣地四处张望着,想要搜寻到一些好玩的。

一个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向着他们款款而来,眼熟至极,只见,那女子冲着他摇头,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蒙着面纱也看不清她的表情,距离又甚远。他便附在君寒月耳边道:“父王,有个好看的穿着鹅黄色裙子的人过来了,阿离看着好生熟悉,但是阿离一时猜不出她是谁!”

君寒月眼神迷茫,眼前一片黑暗,他发誓,若是复明了,定会钻研医术。

女子走近,只有四尺远,阿离愣了,掩饰住心中的激动,毕竟是天生聪慧的孩子,想起方才她对着他摇头,极大的可能是让他不要告诉其他人她的身份。

正在与萧老头争执的两名小厮,见到女子,忙停住了,恭敬地来到她身边,问:“楼主有什么吩咐?”

女子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不得无礼,快跟两位道歉,既然是客人,又是来学习的,带他们去上房,好生招待着。

“挺漂亮的一个姑娘,怎么就不会说话呢?”萧红吃着饭菜不由感叹着。

“她蒙着面纱,你怎么知道她漂亮?”阿离看起来很得意,此刻,他左手拿着一个肉饼,右手抓着一块五香驴肉,心里一边赞叹醉红楼的饭菜竟这么香。

萧老头拍了一下阿离的爪子,嗔怪,“也不知哪来的野小子!”

“她的气质,看一眼也能想象她的貌美。”萧红道。

“那是肯定的,只可惜楼主儿时生了场大病,从那时便再也没法开口讲话了。除非碰到什么神医,否则定好不了。”正是方才在顶楼的那个侍女,她自然地抓着阿离的爪子为他擦去手上的油渍,像是经常照顾孩子一般。

阿离夹了一块蟹肉递在君寒月嘴边,一声“父王”差点脱口而出,忙装作嘴馋的样子咽了咽口水,道:“阿俊叔叔,尝尝这肉,可好吃了。”见她吃下,他又是水晶水饺,又是羊肉的往他嘴里送。

旁边不知谁多嘴了一句:“这个做儿子的倒是有孝心。”

儿子?!众人皆惊。

“这么一说,这两人看着倒是很像。”萧老头看了又看。

“缘分吧。”阿离嬉笑道。

“搂着。”周围人看着鹅黄衣衫的女子,都恭敬起来。

萧红突发奇想道:“不如楼主跟着我们去西域,那里有个神医一定能治好你的嗓子。”

女子沉思了片刻,蓦地笑了,点头。

竟然就这么信了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时辰的人?她本以为楼主不会回应的,这出乎意料。

“不行。”那老头出声制止,“多了一个孩子本就已经很费劲了,如今怎得偏多出个弱女子,前往西域的速度只会越来越慢。”他表面总是嬉皮笑脸,但实则心思细腻,他不会允许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在他们行列中,当然,阿离只是个意外。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又做了几个手势。

“楼主想请您老人家楼上一聚,不知意下如何。”那侍女解释。

这“聚”字用的很奇怪,即使如此,他却爽快地答应了。

“有话便直说吧!”萧老头环顾这楼上的雅间,他一向不喜欢卖关子的人。“醉红楼这么大的势力,楼主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不会讲话的小女子?”

女子笑了,她的眼睛像两个弯弯的月亮,却透着一股凉意。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这么一个小女子,只不过是想来这闻名天下的第一大烟花所看看,却莫名其妙被这里的人认作了他们尊敬的楼主。她将面纱摘下,露出了她的那张绝世的脸。

“是你?”萧老头顿时有种被耍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