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蛊梦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2447 2013-07-15 11:10:00

  “那个楼主已经让我们等上有小半个时辰了,还有多久才能上路。”萧红有些焦急地抱怨道。

“萧姑娘请耐心等上一会,我家楼主马上便出来。”刚跨出门槛的小桃听见她抱怨的话语,不由开口道。

话音刚落,小桃便看到了萧红嘴巴微张的吃惊表情,便知是青鸾来了,忙闪在一边,让出了一条路。

萧红惊讶地盯着青鸾,那是该凡人有的容颜么?

女子依旧一头长发,没有任何式样,只是辫成了一条长鞭至腿间,一袭极为普通的长裙。她檀唇含笑,眉眼间满是暖意,瞳光时有紫光流转,或许是阳光直射的原因,肤无需扑粉便白腻如脂。看着面前一群人,女子笑意更浓了,她那双似一泓清水的眼睛弯弯的,美中又夹杂了丝可爱,让人看起来感觉不太真实的容貌真切了许多。“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形容她最好不过,可是她一袭白衣,又透出淡雅之气,气若幽兰,所到之处有股淡淡的香气。她腰如束素,那柔荑轻靠在腹前,右手食指上的紫色镂花戒指发出细微的紫光。

“想不到楼主竟有如此美貌。”萧红暗骂自己失态。

“萧姑娘也毫不逊色。”小桃表达着青鸾的意思。

阿离难得的从君寒月肩上下来了,直白道:“姨娘可是生得比萧姐姐美了好多!”

萧红故作生气,想捏阿离的鼻子,却落了个空,道:“你这小家伙,我年纪可是比楼主大得多,你叫她姨娘,却叫我姐姐?这算个什么说法?可不是把楼主姑娘给叫老了?”

“这样阿俊叔叔才能跟姨娘配上对啊!”阿离笑嘻嘻地去拉青鸾的手,领她上了马车。

青鸾满脸的笑意,这孩子!也不知长大了能不能改了这性子。她没有想到,过了几万年,君莫离也没能改了这爱笑的习性,这一点跟她倒也确实很像。

听了阿离的这番话,众人皆笑了。

“驾——”马车往晋国的方向驶去。

青鸾盯着坐在她对面的君寒月看了良久。他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会什么都看不见?

萧红见到青鸾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阿俊身上,便朝他坐得近了些,像是宣告看这个男人是她萧红的主权一样。

她看见这一幕,笑笑,闭了眼睛养神。半个月前在忘川相聚时,小浅曾跟她说过在断魂谷碰到阿五公主的事。得知她的身份,青鸾才觉得自己的身世、过往绝没有那么简单,便想找到九娘问个清楚。。几天前,她和唐小浅在齐梁山分别,小浅回唐门看望父母,而她则在齐梁山寻找九娘的下落,本应在那享福的九娘,却在当天不见了踪迹,就连七彩鱼精也不见了。

事情太过突然,像有人故意不让她知道真相一样,而且这个人知道她所有的行踪,所以她不得不怀疑梁子傲这个朋友。曾经在溪风山上,敖子健害得她坠崖,后被无尘小师父和心无大师救起。三个多月后,他又出现在地冥谷上,为她取得梦里花并且身负重伤,化身为梁国皇帝,身份还是一个被废的龙太子。看起来是他一直深爱着她,所以对她好。可这一切疑点重重,她不得不去怀疑。

若阿五公主真是她娘亲,而且她是这片大陆的人,她该不该认她?她迫切地想知道一切!

阿离小心翼翼地戳了戳青鸾的肚子,“姨娘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哦!”原来自己的妹妹没有死,又活过来了!不过这也正在有资格做他的妹妹!

她眼睛猛地睁开,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盯着阿离。

没有人发现君寒月身子一僵,表情有些变化。

萧红一把抱着阿离往凳子上一放,斥道:“不准胡说八道,楼主可是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

阿离不满地撇了撇嘴:“可是姨娘肚子里真的有一个小妹妹嘛!”

君寒月有些颤抖地伸出左手,“……姑娘,请把手给我。”

青鸾如在梦中,颤颤巍巍地将右手手腕放在他左手之上。他终究还是认出她了,否则定不会要为一个不相干的人把脉,那么,她也不必继续装哑巴了。若有孩子,那梁子傲请太医为她把脉时定早已知道了,为什么当初不告诉她?

萧红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们,阿俊性情冷淡,怎么可能……

他将右手搭在她右手的脉搏上,是两条生命在跳动的迹象,是一个在她肚子里待了有三个月的小生命!虽不精医术,可是看出一个女人是否有孕还是绰绰有余的。

“什么时候知道的?”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异常好听。

“昨日。”他知道她问的是怎么认出她的,便答道:“我认识你的气味。”他轻轻在她手背上落下一个深深的吻,凝聚了对她道不尽的思念。

萧红完全不懂他们在讲什么,愣是一头雾水。还有,这个醉红楼楼主不是不会讲话么?

青鸾不动声色地将右手从他手心抽出,沉默不语。

君寒月虽什么也看不见,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只等着她问出来。

萧红不明所以,也是一阵沉默。倒是阿离,沉不住气了,“娘亲是在闹什么别扭啊!好不容易和父……爹爹相聚了。”

萧红如梦初醒,敢情她被人摆了一道!阿离和楼主是夫妻,阿离是他们的孩子,也难怪那么清冷的他会因这一大一小而动容。亏她还一直以为他对唐小浅一片痴情,想想也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他从来不曾说过这些,一直只是自己自说自话。难道他就连跟她解释一下都不愿意?她眼中满是哀伤,她不觉得自己哪里比眼前的女子差,她一定会公平竞争把阿俊抢到身边来!就算他已为人夫又怎样!

“当初在地冥谷看见你对徐欣贝好。她伤过我。”青鸾终是说出来了,心里有疙瘩,她总是会把它清除。

“正是因为她伤过你,还差点伤到我们的落儿,所以想折磨她至死。”他笑了,那般好看,只可惜了他那无神的凤眸。

萧红心里打了个寒颤,清冷如他,也会这般歹毒?

青鸾蹙眉,手轻抚着他的眼睛,“寒月,你那么好看的眼睛,怎么会变成这样?是谁弄的?我定要挖了他一家子的眼睛!”她也不知道自己怎得会这么狠戾,仿佛天性如此一般。

外头传来赶车的萧老头笑嘻嘻的声音,“姑娘,是小老儿我!”

话音刚落,三根银针便朝他刺去,幸运的是他闪得快。“姑娘,小老儿修为可比你多出了几百年,虽未修成仙,但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你最好治好他的眼睛,否则我青鸾说到做到。”

“他是中了一种叫夺明的毒,只要有解药定会恢复光明。解药在蛊梦教大药师手里。”萧红在旁解释。

“蛊梦教?”这是个什么教?有这么雅致的名字?

“是魔教的另一个名字。真不知教主怎么会把追梦令传给你的。”萧老头连连叹息,她竟连魔教真正的教名都不知道。

“你有追梦令?”萧红看起来有些紧张。

青鸾并不想回答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已是剑仙的你怎会不敌一个夺明?”他内力恢复了,灵力却是一点也没有,是什么药师竟这么厉害?若遇到了,定好好讨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