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后悔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506 2013-07-15 11:10:00

  天空下了整整三天的大雪,似乎是不愿停止一般,仍像柳絮一般的在空中飞舞轻飘,漫天的雪片,使天空和大地融成了白色的一体。唐家堡被烧毁的痕迹也被正常应季而来的大雪覆盖得一干二净。

闲月居竹林外,多出了一块墓碑,上面写着“母亲唐婉之墓”。而它的前方跪了一个素衣女子,距离她一尺处竟均没有雪落下。女子脸上没有丝毫血色,略显苍白无力。她左侧站了一个青衫男子,他将一件长袍,撑在女子上方,依稀可以看出那本是一件青色长袍,此刻上面却覆满了白雪。

“每个人所见所遇都早有安排,一切皆是缘。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唐夫人已逝,女施主又何苦执着呢?”说话的是从齐梁山上办完事下来的心无大师,只见他双手合十,手中还挂着一串佛珠。“施主不是急着寻药,时间不多了吗?”他提醒道。

“……”无人应答,只有呼呼的风声。

他又道:“万物皆无常,有生必有灭,不执着于生灭,心便能安静不起念,而得到永恒的喜悦。人因祈求永远的美好,不死而生出了痛苦。……有是何苦?”

看着依旧在雪中的二人,他念着“阿弥陀佛”,摇了摇头,叹息道:“无尘,我们走吧!”

无尘小和尚跟在大师的身后,他们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脚印。

天意?女子眼中有丝闪烁,这就是天意?伤害这么多无辜的人这就是天意?还是命定?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我,也要遵循这个命吗?

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像半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她开了口,“兰卿,几时了?”声音听起来沙哑异常,像是许久不说话了一样。

“未时了。”兰卿伸手扶住她,让她慢慢站起,往她体内灌输了一点内力,助她活血。“今日已是二十二冬至了,你跪了六天。”

六天不吃不喝,不动不说。

小浅低眉,只是一个动作,他便知道她要起来,知她者兰卿也。在跪着的这六天里,她想了太多太多,他们的过往,他们的未来,还有半个多月,自己真的能活着?悲伤笼罩了她一身。抬头时,她已是一脸的笑容,“兰卿,我饿了。”

“走,我带你去吃东西。”他脸上也难得地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笑。

“走不动。”她撒娇道。

“上来。”他蹲下身,道。

她趴在他背上,一路一言不发,将头埋在他的背上,感受着他的气味。眼前再次浮现这个孤寂的男人守在冰床前的身影,这次多出了些别的东西,似乎是男人的过去,有他儿时的快乐,成长的艰辛,对弟弟的爱护,对敌人的残忍。这个男人一生背负了多少,残缺的一生,她想抱紧他,去爱他,可是她发现她抓不住,一个连自己生死都不能掌握的人能抓住什么?多可悲!她知道别人的过去未来,却不能知晓自己的未来!“呵呵……”她笑出了声,一脸的悲伤。

“笑什么?”他脸上也浮现出笑容,以为她恢复了以前的快乐。

“兰卿,若我死了,你要好好活着,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找你。”唐小浅承诺道。

兰卿脸上的笑在她开口时便僵住,“浅儿,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离开我,更不准死!听着,我们只剩一个涎集晶芝了。”

“好好好!我只是……只是困了,想睡一会。我哪里会死的这么早。”是啊,哪里会死的这么早,他们还没有成亲呢。只是,头好沉,好沉。

“浅儿,先不要睡,陪我说说话。”他急急地道,生怕是去她似的。

“好啊……说些什么呢……”她真的好累,好累。

十一月二十五。

“滚!”一声怒吼再次从“天字号”房传来。

客栈老板扶额,向那个“滚”出来的第二十三个大夫点头哈腰地道歉,自从三天前那个男人带着那个昏睡的女人进来,给了他一大笔钱,他当时真是被钱财迷了心窍,他已经为他们请了方圆几百里的大夫了!每个大夫都说“姑娘只是睡着了”,他看也是,可是这个男人偏偏不信。不过,确实也没有大夫能让女子醒来,叫也叫不醒。

君兰卿抚摸着唐小浅的脸,呼吸很均匀,脸上也有一丝血色了,只是为什么还不醒过来?他后悔了,后悔他让她跪了六天,在雪中吹了三天,恨自己没有打晕她,即使她会怪她,又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