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大火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2276 2013-07-15 11:10:00

  “唐姑娘。”梁子傲浅笑着向他们走来。

唐小浅点头回应,“梁公子不是跟阿鸾在一起吗?”

“阿鸾让我转告你们,她遇到熟人,先离开了。”他道:“而且那个人身上有离心果。”

“熟人?”她想不出她会遇到谁?难道是阿五公主不成?

“魔教的萧老头。”他没有提到君寒月和阿离。“既然已经转告给你们了,我就现行离开了。”

唐小浅望着他的背影良久,突然一个幻影浮现在她眼前,是一个男子,一个带着面具周身充满黑气的男子,他身后是一条黑龙,还未等到她看清那条黑龙,那团黑影整个人冲她袭来!不,准确说,是幻影中的她!

她一惊,脚下不稳,险些一摔。

兰卿忙扶着她,将她揽进怀里,“怎么了,浅儿?”

她忽地想起方才那三个骑黑马的男子的方向正是唐家堡。“坏了!”直觉告诉她唐家堡出事了,虽那些并不是真正的亲人,可是,毕竟同出唐家堡,更有那么多对她好的人。

不容多想,她往唐家堡奔去,不顾一切,更像是没有听到兰卿在后面的呼唤。

两个孩子拦住了她,是方才险些被马撞的孩子,他们吵囔着“迷路了”,她才不得不停下。她将两个孩子交给了后面赶过来的兰卿道:“他们迷路了,带他们回家,我回唐家堡一趟。”说完,便消失在拐角,穿过小巷不见了。

君兰卿叹气,一脸的无奈像是想起什么,忽地看向身前的孩子。大齐虽不大,这里又处城中,哪有孩子会不认识回家的路?更何况,现在的小孩那般聪慧!不对劲!太奇怪了。

他冲向拐角那边的巷中,静的可怕,地上躺着三四个人,他俯身查看他们的伤势,皆中的是“满天花雨”的银针。虽不致命,却封住了他们的几个大穴,令他们动弹不得。他叹息,这丫头,过于善良了,在江湖行走不利。

他逼开其中一人的银针,手抵在了那人的咽喉处,质问:“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小心地将手移向一旁的刀柄,却还不曾碰到,那刀柄就无端飞至了半空。君兰卿只是眼神意会一,那刀便横插在了一旁的树上。那人眼珠子四下转了又转,心想横竖都是死,于是下定决心咬破口中的毒袋,自尽了。

君兰卿眸底一沉,将那人丢在地上,往唐家堡飞去。

唐小浅看着这汪洋的火海,面色惨白,什么人能在唐家堡放火?为什么里面没有一个人逃出来?

正想着,里面有三个黑衣人冲了出来,手执血刀,后面紧跟着十来个人。

“拿命来!”紧跟其后,是一个中年妇女,却挡不住她一身的英气。

中间那个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在中了他们魔教特有的沼气,还有这片大火的阻拦下,她竟能逃出来!“传言唐门中女性身份比男性尊贵许多,看来果真如此。在下当真是小看你们女子了,唐夫人不愧是当年名震江湖的女中豪杰!”他们失策了,竟把注意力放在男子身上,对中了沼气的他们赶尽杀绝。

跟在最后的男子看见黑衣人示意的眼神,挥剑朝唐夫人杀去。唐小浅见不是傻愣的时候,四支追心箭朝男子的剑打去。她终不想伤人。

男子似乎早已料到,一个翻身躲过,与唐夫人打斗了起来。唐门擅长用毒和暗器,想来不宜近身战,不仅费体力,且容易受伤。

“唐意遥,你个叛徒!”唐夫人不依不挠,“三十年前老爷救了年仅十岁的你就是个错误!亏他不仅赏识你,还让你做唐家堡的主管!”

“对不起……”他眼中闪过一丝愧色。

“混账!”

唐小浅见状一急,信手捡起一根树枝,欲加入他们的打斗。

那黑衣人却横在了她面前,“唐姑娘,请退开,否则休怪本护法无情!”

她这才看清,他竟是那魔教的黑风护法!她右手横起,左手一招,怒道:“有种你来啊!反正我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

“得罪了!”他刚想出手,竟被一股怪风给强行停止了动作。

“浅儿。”是君兰卿。

黑风见那青衫男子,心中暗叫不好,大喝一声“撤!”风一样的速度,只剩几片叶子落下,那些人便不见了踪影,留下一句话“唐夫人中毒已深,再加动武伤了内力,片刻毙命。”

唐小浅闻之,一阵恶寒。

“噗——”唐夫人像是验证此话一般,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娘……”小浅心惊,扶住了那摇摇欲坠的女人,她的英气不改。

“浅儿……”唐母含泪抚摸着女儿的那张脸,只是唤着“浅儿”。

“嗯,浅儿在,等娘好了,浅儿哪儿也不去,只在家陪着娘。”小浅哭着,将唐母嘴边的血抹去,那鲜红的血非常刺目。

“我知道……你……你不是……我的浅儿……”唐母眼中泪花闪动,却是满脸的幸福的笑,“但是……你跟……浅儿……一般好。”说着,嘴角的鲜血不断涌出。

“嗯……”小浅只是哭着,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唐门……败了?”唐母语气有些无奈,有些痛苦,她看着那在大=大火中烧着的唐家堡,泪水不断。

“浅儿答应娘,将来定会复我唐门!”唐小浅近乎嘶吼着,她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妇人,“娘,你不要离开浅儿好不好!浅儿哪儿也不去了,哪儿也不去了……”语气渐弱,近乎呢喃。

君兰卿在一旁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儿,心如刀绞,却也不能做些什么。

“浅儿……”唐母清唤着,手缓缓下垂,连仅存的一丝气息都消失了。

“娘!——”唐小浅痛苦地看着妇人在自己怀中死去,大声唤道,声音似是响彻了整个大齐。她将希望又放在了君兰卿身上,“兰卿,你是仙,你一定可以救娘的,对不对?”她轻轻放下娘的身体,看着他,眼中尽是悲痛。

“浅儿,人各有定数。”他叹息,“喔救不了她。”

她怔住,轻笑一声,重重地后退了一步,那种无助感是她不曾有过的,是否妈妈找不到自己时也是这样?若不是兰卿扶着,怕是要跌倒在地。她看着漫天的火海,低喃:“爹在里面,姥姥……姥姥呢?你老人家怎得受得了这大火。浅儿去救你们!”她挣扎着往里面冲去,她要救出她们!

君兰卿一把将她抱住,右手按着她的头,有些颤抖地道:“不可以……不可以……浅儿。”她是一个多重感情的人儿啊!他已经失去她一次,他绝对不会允许还有第二次。

她在他怀中痛苦失声,用力拍打着他的胸膛,“坏蛋……呜呜……”

大齐元嘉十四年,十一月十六,一场大火烧掉了整个唐家堡,是整片大陆难得一见的大型火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