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飘雪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2090 2013-07-15 11:10:00

  晋国。十一月十九。

“总管?”风云阁门前一小厮看着出现在面前的红衣女子惊讶道。

“晋国风云阁在边界,天色晚了,不如明日赶路,也不会耽误去西域。反正一共最多只要六天就能到了,且途径天山。白日的天山很美的。”萧红忽略小厮的惊讶,向青鸾他们解释道。

“这一家子竟有如天仙!”刚进门,听闻一位客人的称赞。

不难看出是一家人,男子女子皆着白衣,而中间的孩子像是结合了两人身上的所有的优点,眼睛与男子更是如出一辙。只是可惜了那如仙人一样的男子的眼睛似乎是什么也看不见。

萧红黯然,这一路过来,她彻底认输了。论相貌、论武功,她都不及青鸾,更何况,她爱的还是青鸾,他们还有两个孩子。他们两人之间,是绝对容不下第三个人的!

“听说三天前一场大火烧掉了整个唐家堡?”有人议论。

“更怪的是那后院的竹林竟没有被火一起烧了!”

“听说那竹林从未有人能进去了还能出来过,都说里面住了妖怪!”

“可不是吗!还有闻楚国皇帝多日不理朝政,这不奇怪,毕竟楚皇受着太后的压制根本没有权势,奇怪的是,连梁皇也是多日不上早朝!”

“莫非梁、楚是要亡了?”

“嘘——这可不是你我能在此讨论的。”

“怕什么……”

…………

火烧唐家堡?青鸾惊骇。她慢慢走向正在商讨的两位晋国人。

其中一个抬头,被青鸾的美貌怔住,见她那张虽妩媚的脸,却与之矛盾若仙的气质定非平常人,便直起身,整个人一改懒散,变得恭敬起来,仿佛女子天生有这种改变旁人立场的本领一般,“这位姑娘有事么?”

“请问,你们方才谈起的火烧唐家堡是怎么回事?”她嘴角笑容若有若无,是真非真,看呆了那个小伙子。

另一人见他呆愣的样子,摇头,心里骂他没见过世面,替他答道:“三天前,唐家堡被烧了个精光,就连暗器房那些举世无双的暗器都毁了,想那唐家堡旗下的酒楼、客栈、胭脂店、布庄多少家之前赚过的的钱财也都没了,没了!”他一脸的惋惜,“不过听说,那片大火之际,唐门大小姐并不在家,赶回来时,已经挽救不了这片大火了!”

“是谁这么狠?跟唐家堡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们死在大火中?!连尸首都不留下!”阿离一脸的愤慨,他没有他父亲清冷像仙人一样的气质,却将他娘亲的洒脱、灵动发扬了起来,甚至更胜一筹,更有两人皆无的嫉恶如仇的品性,也不知是好是坏。

青鸾思索道:“唐门想进都很难,机关重重。就算是大火一场,也应该是能逃走的。除非……”

“有人下了毒或有叛徒!”萧老头接口道。

那人钦佩道:“老前辈猜得对极了,两者皆有。”

萧老头听人称呼他“前辈”,差点就打上去了,可看到青鸾笑着看他,一脸的邪媚,他立刻压制住了这个念头,嘀咕:“若不是你有追梦令,你能奈我何?”

“是唐门的仇家下的手?”萧红问道,转念又想,唐门亦正亦邪,向来不跟外人打交道,哪来的仇家?而且对门内人又极好,怎么会有叛徒?

“这我哪知道?”那人笑笑,环顾四周,将声音压低了道:“不过有人说那日在唐门附近见到了魔教的人!”

“是天蚕教?”萧红怀疑是苗疆天蚕教,剧毒无比。

“非也非也!”那人忙摆手,深怕自己被天蚕教的人误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是蛊梦教!”

“怎么可能?”萧红拍案而起,蛊梦教?火烧唐家堡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人通知她!鬼面他当真是血腥凶残,性情变化多端!

那人也惊叫着站起,“怎么不可能!都说天蚕教凶残,好施毒,这蛊梦教可比这区区天蚕教厉害多了!”

这时,一个小厮进来,问道:“青鸾姑娘哪位?”

青鸾欠身答道:“我。”

小厮将一个木盒子递给了她,“这是外面一个头发花白的老道士让我转交给你的。”

道士?她接过盒子,好奇地端详片刻,缓缓将木盒子打开。

君寒月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出奇地灵敏了许多,又加上内力深厚,那盒子打开时,“咯吱”了一声,微不可查,他却捕捉到了那一瞬间。他迅速运足内力,把盒子推在了一旁,将青鸾拉入怀中。

她一惊,那盒子打开后,一把匕首从中飞了出来,插在了木门上。她一身虚汗,在君寒月怀中,也感觉到了他身子轻微的颤抖。她蹲下身,拔下那柄匕首,上面有一个小字“道”,余光瞥到盒子里的一抹白色,弯腰捡起木盒,里面有一条手帕。上面绣着两行字:天山雪莲,凄清美兮。漫天大雪,一舞倾城。沧海阿五,地冥定情。许诺终身,终不离兮。

她激动地抓住那小厮的肩膀问:“那老头在哪?”

小厮有些受惊吓地往外头一指,“往北边去了。”

她冲了出去,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她将匕首收入戒指,太上老君又称道德天尊,那老头想来定是他吧!他是九重天上的人,定是什么都知道的。她盯着手帕良久,忽地抬头仰望微暗的天空,几片雪花落在了她的脸上,融化不见。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雪……下雪了……”

“可惜,我看不见。”君寒月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

“寒月,我试过用灵力治好你的眼睛,可是失败了。”她没有转身,依旧仰望着那些飘落的雪花。“那个药师……她很厉害。”

他只是在她身后静静站着,一言不发。

“寒月,我们快些去西域,你要快点看到这雪,那时我定为你一人在雪中舞上一曲。”她的视线被这雪吸引了,视线迟迟移不开来。

“好。”他应道。

“寒月,等你眼睛好了,陪我去看那天山的雪莲吧!我想看它究竟有多美,又究竟有多凄清。”这回她转过了身,笑着看他。

“好。”他只是淡淡地道,却能低过千言万语。

萧红看着门外那对白衣璧人良久,叹了口气,转身默默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