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婉月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819 2013-07-15 11:10:00

  在“到处皆诗境,随时有物华”别有一番风情的西域边塞,竟也有这么一个阴森诡异的地方——蛊梦教。这是一个黑暗而恐怖的地方,它的四周以万丈深渊与外世隔绝,而这些悬崖断壁中俨然屹立着一座巨大的宫殿,通向宫殿的石阶陡峭且蜿蜒,普通人想要上去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上去了,怕也是累死。放眼四望,雾气蒙蒙,了无人烟。

“好壮观啊!”阿离被这蛊梦山宫殿的气场所震撼。

青鸾也是初次看见蛊梦教,不想它这么雅致的名字竟由山名而来,确实有种蛊惑人心、让人宛若梦中的力量。

“什么人!”是两个教徒。

“快快闪开,别挡了小老儿的去路。”萧老头瞪他们。

两个小教徒一脸笑意,“原来是老头儿啊!”

其中一个教徒看见萧红一脸讪媚的笑容,“红总管,好久没见到您了,真是越来越美了!”

“大药师在山上还是山下?”她不理会他的马屁。

教徒一脸的机灵相,“您许久没有回来,想来不知道那个药师是不住山上的!”这个教徒一点也没有怕她的意思。他看见萧红身后的白衣美女,笑得甚欢,“红总管怎得带了个比你还没的仙女儿?要知道蛊梦教没有教主的命令是不让外人进入的!”

萧红看了眼依旧一脸淡然的君寒月,又瞅了一眼听闻笑得更邪媚的青鸾,心里叹了口气,他们果真是绝配,一个俊逸若仙,一个灵动媚惑却仍有仙人一样的气质。若是有人这样说唐小浅,那个君兰卿怕是早早将唐姑娘护到身后去了。这边是他们的不同吧。听阿离说他和君兰卿二人是同胞兄弟。但两者性格相差甚大,虽说二人皆对外人无情。

待她想清,给了那个教徒一脚,不轻不重,只是撒气,便带着一行人绕山离去,后面传来那个教徒的叫囔。

蛊梦教正面阴暗是因为山多而高且对着北方,常年照不到太阳。而它的西面山脚下却别有洞天。

满地的绿茵、鲜花、草药,明明已经入冬,这里仿佛处在仙境一般,暖如三月,两岸中的桃花,皆齐放,芳香扑鼻,美不胜收。不远处有座房子,上面三个秀气的大字——婉月轩。

“啊!好香!好软的草地!好清新的空气!好美!”青鸾看见这景致,踩踏在青草上,忘我地旋转了两个圈,倒在了那片柔软的草地上,仰望那与景色格格不入的苍白的属于冬天的天空。有多久没有这么放松,这么快乐,这么自由过了?她不知道。或许从坠崖之后?或许是来到,不,回到这个世界之后?五个月?七个月?……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摩挲了片刻,幸福地笑了,不管多累,也值了,至少遇到了寒月,还有个可爱的儿子和才四个月大的落儿。

君寒月虽看不见她的快乐,却能感觉得到空气中流淌的幸福。

“谁啊?”婉月轩中传来一个女声,如莺般好听,脚步声渐近。

“是小老儿啊,婉丫头!”萧老头激动地挥手冲了过去,比看见自己的女儿还激动,竟将自己布袋中的离心果给放了出来。

离心果呼吸到空气中的花香、药香也激动起来,上窜下窜着。

“这是小老儿给你找的离心果,你可得做顿好的犒劳一下小老儿!”他一脸得意,老顽童本质又显现出来。

“嘿!小东西!”阿离腾空跳起来,想要抓住那离心果。谁知,离心果瞬间变细从他手缝中逃出。

“哈哈!想抓住我,没门!”离心果扮了个鬼脸。

阿离不想作罢,追着它四处跑着。

那婉丫头瞧见阿离怔住了,是这孩子,那他……

她的目光往前方看去,是一个红衣女子和白衣的他。是他,没错,不正是当初在比武招亲台上挑掉她的面纱的,她日思夜念的人么?有他,也会有她把!她将目光偏离了些,眼神有些欣喜,还好不是她!

“寒月大哥!”她开心地唤道,这是自她到蛊梦山下很少露出的笑容。

“……”君寒月没有一丝动容,他看不见,只觉得他应该是不认得前方唤他的这个女人的。

她呆了呆,想是他不记得她了,走近了些,“是我啊!上官婉儿。”

原来是她。出于礼貌,他只是略点了点头。

她的眼神黯然,又问:“怎么不见青鸾姑娘?”

“我在这呢!”

一个俏皮的白衣人儿从她身后窜出来,吓了她一大跳。这个女人还是来了,她没变,依然灵动脱俗,但是他好像变了很多,与以前一样俊美似神,却也多了神拒人于千里的感觉,更多的是一份淡然,一份清冷,令人寒颤不止。

青鸾眼中紫光流转,一眼看穿了她的心事,没错,自从寒月失明,他现在对旁人确实如一轮孤傲寒冷的月亮一般,清冷、淡然,性子转变了许多,不过这样的他似乎更让她着迷了。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她会异常讨厌他的这种道骨仙风,这种拒人于千里的气质,那时的她总想破坏掉这一切。

萧老头一把拉过上官婉儿,“婉丫头,别看她眼睛。你的心事全被她看到咯!”

青鸾咯咯笑了,“寒月的眼睛中了你的夺明,解药给我,我来为他上药。”她余光扫过那排大字,婉月轩,婉月,挽月。对不起,这轮月亮只属于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