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一舞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249 2013-07-15 11:10:00

  站在蒙默德大草原上,四周一片茫茫的白雪,天空苍白得也有些无力,周围弥漫着一股香气。青鸾换了一身紫衣,她偏爱紫色,喜欢花弄影不但是因为唐嫣,更是因为她一身的紫衣。先前因为紫苏的原因,来到这片大陆便再没穿过紫色,前日唐小浅去了,她想调整心情,便从戒指中取了一件。她只身一人站在这片雪地上,悲凉心生。

“出来吧!你这一身想起早已泄露了你的行踪。”她叹了口气。

“鸾鸾。”香雪海现出身形,如在溪风村上第一次相遇时那样唤她。

“你嫉妒么?”莫名地,她问道。

香雪海一愣,忽地,笑了,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我只不过是瑶池得道的一只狸猫,狸猫善妒的天性是怎么也改不掉的。”

“你在害怕。”她看着她的眼睛,一语点破,“你害怕失去。”

她抿唇笑而不语。

青鸾脸上没有一点笑意,只是问:“那么你在担心失去什么?”

她摇头,只道“后会有期”便飞离了这片雪白的大草原。

良久,青鸾闭眼,张开双臂,轻踮脚尖,一袭紫衣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紫衫如花,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她哼着一段悠久、悲凉的曲调。曲调转急时,她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忽然自地上翩然飞起。四周雪花纷飞,数条紫色绸带轻扬而出,雪中仿佛泛起紫色波涛,她凌空飞到那绸带之上,纤足轻点,衣决飘飘,一舞如谪仙。

有一股子气堵在心口,当她转身时,身后已站了一人,君寒月。他含笑看着她道:“很美。”

她笑了,没有往常的媚惑,此刻,只是一脸纯真。当她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漫天大雪,一舞倾城”时脸上的笑容不由僵住,心口像被什么猛地一抓,疼痛难忍,一口鲜血喷薄而出,染红了一地的白雪,又像是多多呈渐变色的梦里花。

“鸾儿!”昏迷前看见的是他慌乱的神情,他也在害怕失去。

君兰卿抱着唐小浅在这片走也走不完的草原上,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了,他像是一个躯壳,无精打采。

“爱别离,怨憎会苦,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一个像是隔了万年般悠远的声音传来。

佛家的这句话说得对极了。

他前行的脚步听闻此话停住了。“不对!狗屁不通!”他失控地大叫。

“天涯无处无芳草。”那个声音继续。

“我心中只容得下她一人!”他喃喃。

“万发像生,皆系缘分。有缘必定会再见,何苦逆天而为?”

“天?”他嗤笑,“天杀我全家!天下那么多坏人,天不去惩治他们,为什么要夺走我们一家人的幸福!”

那人叹了口气,只吐出了四个字“不过命定”。

“你有本事滚出来!”他怒视着四周,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然而入眼之处皆是白茫茫一片。

“天上上有一块万年玄冰可保尸身永不毁。能不能找到它,靠你自己了。”

话音落了没多久,草原上的二人便消失了。也是在那二人消失的瞬间,那位他指出明路的人才显出身形,挥挥手中的拂尘,连连叹息,这些孩子,何苦呢?

四周是无边无尽的黑暗,只有半空中漂浮着一个薄荷绿色的瓶子,瓶子外面净是一些古老的花纹。

“净心?”

“臣在。”是一个温婉的声音。

“去守着他吧。”

“是。”暗中一抹粉色方消失,留下一缕淡淡梅花香。

“还要多久?”一角,是一个沉沉的男声。

“最少四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