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一路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2716 2013-07-15 11:10:00

  “阿瓦罕!”老远,罕古丽就看见在君兰卿怀里的唐小浅,挥手叫道。当他们走近,她看见在那个男人怀里的阿瓦罕面色虽恬静,却是一脸苍白悲凉,不由奇怪道:“她是怎么了?病了么?”

兰卿则是一脸的温柔,“她只是睡着了。”

青鸾惊讶地看着君寒月,现在这个唐小浅根本没有丝毫生气,准确说是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怕是连魂魄都不在了。

似乎感应到她的不安,他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小懒虫,拜火仪式完了,你就得起来喽!”君兰卿侧脸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抱着她往两堆火间走去。

小浅,你会回来的,对么?青鸾怔怔地看着那一身红衣窝在君兰卿怀中的女子,不由想起她曾经许下要回来的承诺。当那两人从火堆中穿过,一股酸意在鼻尖蔓延开来,终是忍不住,双手紧紧环住君寒月,在他怀中轻轻啜泣。

“小懒虫,该起来了。”君兰卿坐在树上,看着眼中的人儿,眼中有泪光波动,轻抚着她苍白的面颊,他沙哑地唤道。

“她死了。”一股香风袭来,是一个橙衣女子。“若没有在雪中跪上那么久,是不会这样的。”

他没有转身看女子一眼,只是依旧抚摸着小浅的面颊,柔声问:“你怎么不醒来啊?是不是真的像她说的,你死了?……你不是答应过我你不会离开的么?你走了,又不让我死,一个人在这世间孤老终死?你……怎得会那般狠心?”他的声音哽咽。“所以,浅儿你定只是睡着了,对不对?”

“香雪海没说错,唐小浅她已经死了!”尽管无力,青鸾却道出的是一个事实。

“不!不会的!”他猛地转头,将目光转至她身后的人,“寒月,你告诉我,她还活着,对不对!”

君寒月纵是对外人万般清冷,心中的那丝亲情却总是很浓的,此刻,他却抬眸,道:“哥,人死不能复生,况且她的魂魄早已不在了。”

刚赶来的罕古丽看见这一幕,捂住嘴巴,泪水便从眼眶中不断涌出。阿瓦罕,那样一个难得的女子,就这样消逝了?人的生命究竟有多不堪一击?她眼中多出了一些东西,像是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的一样东西。

纵然是一代君王的兰卿,泪水却止不住地落下,滴落在唐小浅的脸上滑落至地。

他和她初次见面是在西郊城外的一个山洞中,他将她从奸人手中救出,她亦给他心灵深处最震撼的一击,他活了几万年,这是他第一次也会是唯一一次心动。

他一向不信佛,不信命,更与九重天那些虚伪的神仙有不共戴天之仇。然而……

——你救我是命中注定的事。再说,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你救了我的命,这份恩我也一定要还的。

——喝了孟婆汤,失去了记忆的我便不再是我了,就算是恢复记忆,我却有了另外一个身份,已经恢复不成原先的我了。人是独一无二的,生命诚可贵,并不是轮回便可以说清楚的。我的观念里,这个从来都不存在。

生命是有多脆弱,他不知道,他只有把自己内心封闭起来,把他人的生命视如蝼蚁,他才能立足于这天地之间。可是当几万年后,那个小人儿闯入了他的内心,颠覆了他的世界。

——那就是你不对了!对我而言,一人的生命是一个人最宝贵的,失去了它,一无所有。若你杀了她,这一生便一直要救人来弥补自己的过失。当然,在这个世界里不杀人是很难的。但是,不能没什么大事大仇就把人给杀了吧!

他一直因为自己毁了紫苏,间接改变了寒月这件事而自责、心痛,却不曾想到,她会那样对她说出那么一番话来。

——如果你亲人爱她爱的很深,那你杀了她同时也伤害了你唯一的亲人,身体上的伤害永远敌不过心灵上的伤害。如果你那个亲人的至爱很爱很爱你的亲人,她是会保全你们所有人的性命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她绝对不会让她爱的人和家人受伤的。……至少我是这样的。如果有一天你爱上一个女子,你就会懂了。

爱上一个女子?他以为在这万年中,他会一直孤身一人,却不料他终是爱上了对他说出这些话的女人。也没想到几千年了,自己也会笑了。更没想到,他对她的思念不停疯长着。

再次相见就是在燕国御花园里了,想不到她竟把他当成了一个侍卫,而且对他那般信任,脱口说出她是楚国的细作。

——因为这宫里,我只有你可以信任。……我的命是你救的,你要随时可以拿走。

她不像这个世界的人,她的思想太惊世骇俗,她的单纯更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离开?离去哪?她们都是嫁出来的,娘家回得去么?你有想过她们的感受么?君王可以三妻四妾,可是在我的世界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一个丈夫只能有一个妻子,一生只娶一妻。

——哪个女人会愿意共侍一夫?除非她根本不在乎他的夫君。

她心痛,他的心会更痛数倍。

——兰卿,你可愿为了我为了我抛弃一切,甚至江山,甚至……生命?

她喜欢大草原,喜欢自由,喜欢放羊,他都可以陪着她,他可以不要命,但是他一定要让她活着!

他以为她在明月山庄时就要离开他了,那种痛是他一辈子也忘不掉的。

——消失的这种感觉果真不好受。

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只是想让她活着。

有一些问题,他永远回答不了她。有时候她的悲伤他也不懂,她的悲悯系着天下。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战争?

在靠近百日的最后,她总是喜欢抱着他,他知道她心里的不安。

——兰卿,如果我不在了,答应我,不要守着我,赶快找个姑娘娶了。不,不对。那姑娘一定得比我漂亮,比我善良。你要教她武功,让她修仙,不然定会经常受伤,像我现在这样。她一定要比我爱你,但是……我要提个要求,你绝对不可以比爱我更爱她!

——答应我啊兰卿,我知道我比较自私……那好吧,你可以跟爱我一样爱她,不过不能再超过了。

火烧唐家堡,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无能,看着她从未有过的绝望,他心如刀绞,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只能默默守着她,那些天,她似乎长大了很多。

——兰卿,你是仙,你一定可以救娘的,对不对?

她在跪了整整六天,在雪中吹了三天,他自私地不愿打晕她招她恨,却不曾料到他会再次失去她。

——兰卿,几时了?

——兰卿,我饿了。

——走不动。

——呵呵……

——兰卿,若我死了,你要好好活着,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好好好!我只是……只是困了,想睡一会。我哪里会死的这么早。

她昏迷了四天,他背着她飞了四天,到了她向往的塞外。草原的公主给了她一个阿瓦罕的名字,她很喜欢。她不知道,她的笑容有多让人动容,就像“阿瓦罕”一样干净清爽,让肮脏的人都能收到洗礼。

终于,他们成亲了。

——这就礼成了?

——一生一世一双人。

——与子偕老。

她怎么忍心离开他?

“不。浅儿她还活着。”他紧紧拥住怀中穿着新衣的妻子,“她醒来时看不见我定会着急的,所以我要一直陪在她身边。”他抱着她起身,往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远去。没有人拦住他。

看他的背影那般落寞,青鸾握紧了身后自己爱人的手。孤寂了万年的君兰卿仿佛只是为了与唐小浅的相遇,尽管只是一瞬间的相处,他们的爱却是直到天荒地老永不变的。青鸾眼眸沉了沉,地冥星石,她找不到,她第一次没有抓住机会去努力,因为她只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她想这一生好得也要想着自己,毕竟她并不是一个滥情无私的人。唐小浅,你是会回来的,我相信。她在心中默念。

一路走来几许尘埃,爱是谁来还谁的债

决定醒来躲开伤害,而命运的安排已无法更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