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忘情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201 2013-07-15 11:10:00

  那个小太监没有骗她,次日晚上她已经坐在了楚国东宫的洞房内。她心如死灰。师父甚至没有来找她一下,看她一眼。果真,气她了么?

“阿染,我们生个孩子好么?”不知何时,面前已经立了一个人,熟悉的人声音,熟悉的味道,她一阵心惊,手止不住的颤抖。

他掀开盖头,捧住她的脸,她的泪水落在他手中,他心痛,她亦在心痛。她看着面前一身新衣的男子,放开紧咬的下唇,唤道:“师父……”

他低头吻着她的泪,舔净她唇上的血,道歉:“阿染,是我自私,自私地希望娶的是一个爱着我的你。”

“若我任性不肯肩负西凉重任,逃走呢?”她问。

“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追回来……”

“师父,我们生个孩子。”

“我叫寒月,阿染……”他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倾身上去。

红绡纱帐中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传出,两具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

她怀孕了,听了他的话没有伸张,谁也没说,在这尔虞我诈的宫廷,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一年后,他登基。她的肚子却一点变化也没有,但是她能感受到孩子的存在。楚太后让他纳妃,他拒绝,并将她带去大齐一个叫闲月居的地方,那里是他为她建造的世外桃源。他每天的时间都花在她身上,他说她怀着的是一个男孩。一年后,他们重回楚国,长公主绿芜出嫁梁国,他宣布她怀孕,她的肚子一点点明显起来。

她嫁给他三年,却在她生出了那个孩子之后,她看见了一副画。

画上是一个紫衫女子,那个女子跟她像,但是她肯定,她们绝不是同一个人。她跌跪在太后的永和宫内,失神。

“皇后,你不过是一个替身。”太后这么跟她说。

她抬头看她,用了多年未用的读心术。良久,大笑:“想不到竟是真的。你想借此打击我,让寒月纳妃?”

“没错。”太后压住心底的惊讶,她如传言真的会读心。

她仍笑着,“我偏不让你得逞,我要让他记住我一辈子。”

当她闯入他的政明殿,用剑指着他,举着那幅画问他“是谁”时,四周也有许多影卫举剑对着她,她顿觉可笑。

他一愣,答:“紫苏。”

她忽地想起三年前在河边初遇时,他紧紧抱着她,嘴里唤的也是“紫苏”,她第一年一直想问紫苏是谁的,不料竟淡忘了,如今竟是这样让她重新记起来的!

她问:“你爱我还是紫苏?”

他脸上的痛楚逃不过她的眼睛,答案了然,她不过一个替身。她挥剑冲出了王宫,穷尽毕生所学,运用轻功一天一夜一路北行,站在了忘川崖上。她这一身武艺皆来自他,她自废武功、内力,对着忘川底嘶吼发泄着,心在抽痛,让她窒息,这种心痛感太熟悉了。

忘川之水,之于忘情。

但是,忘川水怎能轻易找到?是否跳下这忘川,便能寻到?心痛至极,她纵身跳下悬崖。

上方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

她以为她会命丧于此,一个温暖的怀抱却牢牢接住了她,这样的怀抱,天下也就只有母亲会拥有吧。

“娘亲……”她唤,是娘亲吧。

“鸾儿……”一个女人这么唤她。

她睁开眼,这个女人跟她长得好像,她自小不像母妃也不像父王,她一直玩笑说自己是捡来的。还是说自己真的是捡来的,这才是自己的娘?

“你不该命丧此处……”女人脸上流露出悲悯的表情。

她只觉自己被白光笼罩,之后便不省人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