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染花落浅梦里

逃避

轻染花落浅梦里 墨小凤 1549 2013-07-15 11:10:00

  地冥谷谷底洞内阴暗潮湿,四周点了几盏长明灯,在此刻,那火苗闪动得异常诡异、恐怖。是不是一只、两只水老鼠窜出来,令人心惊。

青鸾不知走了多久,这像是一个黑洞,无尽头。正想着,一只脚踏了个空,她心一颤,敏捷地攀住了峭壁,手触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忍住心里的恶心,翻身上了地面。一群黑压压的东西从她眼前飞过,是蝙蝠。

她运动灵力,让自己在黑暗中看得更清楚些。

“君家二小子,是你来了吗?”一个豪放的声音响起,即刻,洞中回声四起。

她一怔,这就是爹的声音?

“我不知早说过让你不要来了吗?”那声音忽地响起,又笑了,“也对,你何曾听过。不过,你倒是有很久没来看过我了,说起来我还算你半个师父呢,哈哈哈哈……”

寒月的武功有一半是他教的么?或许是血缘的原因,她听到这声音险些落下泪来。她飞身越过这深壑,到了另一岸,才发现他离她还是很远。

模糊地看到那是一个女人的身形,他奇怪:“不是他?除了那小子还有谁能进来这里?”

是啊,寒月怎么能进来这里?可能是因为他是地冥谷的殿下吧。“我是他的妻子……”她道,声音有些哽咽。

他一喜,“过来给你伯父我看看……”

她走近了,借着长明灯看见了她的爹,一头乱糟糟的长发,满脸的胡渣,她只觉鼻头一酸,心中闷闷的。

“阿五……”看见她的容颜,他震惊,喃喃唤道。

“阿五是我娘。”她忍不住,打转了许久的泪水滑落。

“那……那你是……”

她抹干泪水,露出倾城一笑,“我是你的女儿青鸾。”她伸出手想拥抱他,瞬间他头上却照射出一束金色的光芒,刺得她浑身疼痛难忍,她忍住痛,仍伸着手。救不了他,至少抱一抱他。

“傻孩子!快收手!”他收回惊喜,直觉不妙,喝止。

“啊——”她被那光芒打出来十丈远,一口鲜血喷薄而出,她立即原地打坐调息。

“想不到君家二小子还真成了我女婿,”他笑着,“当年在地冥谷你未出世时他就闹着长大了要娶你为妻呢!”

当年的事,她多多少少也听过不少,倒没想到君寒月……她不由笑了,唤了声“爹”。

他良久的沉默,待她调息好,她才发现他脸上两行泪水,是感动和高兴吧。她又道:“我有一个五岁大的儿子,君莫离,他很厉害,也很调皮,见了他,你一定会很喜欢,还有一个五岁大的女儿,取名君芷落。”

“五个月?”他这才看见她的肚子,笑了。

“以前的事我不问,爹,等鸾儿把一切事处理好后就救你出来,你一定要等鸾儿。”她承诺。

他脸上泛起一抹苦笑,“鸾儿都这么大了,过去很多年了吧……武将神也每日来看我,讲许多外面的事情,爹在这里……过得很好。”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他:“这么说……你不想出去?”她打量着这阴暗潮湿的山洞,不解。

“……”

“还是说,你在逃避?”她问。

“……”

“爹,娘在等你,一直都在等你,她等了你两万多年……你有什么要逃避?”

“鸾儿你不懂……”是啊!她一个孩子怎么会懂呢?犯了错理应受罚,可他没错,他在等,等着被发现他根本没错,等着被放出去,光明正大的带着阿五远走天涯,而现在他若出去了,带着阿五私奔?整日忍受被追赶的日子?不!他不要!“何况,这小小的地冥谷根本困不住我。”

她不懂?对啊!她不懂!她怎么会懂呢?她不懂的事太多了,然而,从来就没有人告诉过她为什么。她苦笑,转身,“爹,四年,你再考虑四年,四年后,鸾儿还会再来。”

他盯着女儿,不语。

临走时,她小声地问了一句:“爹你不是魔族吧……”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有回答。

四年,够了,够她把所有事情想明白,把所有思绪理清楚。四年,孩子也能长大了罢。

她一出地冥谷便隐了自己的气息,封住了体内的灵力,去广慈庵拜访了一下绿芜,便在青州雇了一辆马车,连夜南下。途径吴国时,从一个贼人手中就下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她叫萱萱,看着她便不由想起曾在另一个世界与她同甘共苦过的小伙伴。她给了她些银两,打发她走,她却不要,一直跟着她。她无奈,便只好留她在身边。二十天的奔波,才至大陆最南方的陈国离山脚下,于是便在这儿落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